Hublot透明綠魔

「色」時務者為俊傑,這位俊傑的名字叫Hublot,別人只能夠在表盤耍一些變色伎倆,Hublot提升至外部層面,表殼用藍寶石水晶或陶瓷,塑造一個童話彩色世界,小孩子會喜歡,童心未泯的大孩子更加歡喜若狂。 屈指一數,Hublot藍寶石水晶表殼目前已有黑白雙煞,又有紅黃藍三重奏,而且紅色可以調配不同pantone,有的酒紅,有的艷紅,製表「晶」神所向披靡了。第六種藍寶石水晶殼出籠,一身時尚透明綠。綠色表殼只在Hublot身上出現過兩次,一次是綠色陶瓷,另一次是這枚綠色藍寶石水晶。但正確來說,它不是一般藍寶石水晶,而是一種簡稱為SAXEM的創新物料,名字由Sapphire Aluminium oXide藍寶石氧化鋁和Earth Mineral稀土組成,破天荒首次應用於腕表業,主要成分包括藍寶石水晶的基本元表氧化鋁,以及稀土裡的鉈、鈥及鉻等,合成物比綠寶石堅硬,又比普通藍寶石閃爍得多,像戴了一顆巨型寶石在腕上⋯⋯ 生產藍寶石水晶表殼,萬變不離其宗,以往藍色是在氧化鋁中注入鈦和鐵,紅色加一點鉻,黃色加入的是銅,這次綠色添加成分多一點,包括鉈、鈥和鉻,合理懷疑,七色藍寶石水晶在他們工偏坊已萬事俱備,只欠選好日子排程推出的東風。Big Bang MP-11面世於2018年,備有3D碳纖維和透明藍寶石水晶兩個款式,第三號作品同樣來自非一般物料陣營。腕表只設時分顯示,以及14天動力儲備顯示,在表盤下半部分印上「Day Power Reserve」,旁邊以滾筒展示動存日數,看到14天便大可安心不怕動力將盡了。 Hublot長動力款式起源於50日鍊的MP-05 La Ferrari,後來再有40日鍊MP-07,這次更貼近大眾習慣,免除附加工具上鍊的麻煩,直接旋扭表冠便可。14日鍊竅門在7個垂直排列的發條鼓,但別誤會它厚過石頭,機芯只厚10.92mm,沒有犧牲可戴性。要將垂直發條鼓動力傳遞至指針,品牌研發了90度蝸桿螺旋式齒輪組,連繫縱向與橫向。順帶一提,HUB9011手上鍊機芯採用矽製擒縱,貫徹品牌前衛理念。表殼:SAXEM藍寶石水晶 尺寸:45mm 機芯:HUB9011手上鍊 功能:時、分、14天動力儲備顯示 表帶:橡膠表帶 防水:30米 數量:20枚 年份:2019 售價:$953,300

Continue reading

七彩陶瓷繽紛樂

史上第一枚陶瓷表誕生於1986年,由Rado製作的Integral精密陶瓷系列,當年僅有黑色版本;2000年Chanel亦推出了全黑的J12陶瓷腕表,2003年更有全白款式。但近年各大品牌都加入陶瓷大軍之餘,色澤上更是愈來愈豐富,特別如鮮紅、軍綠、粉紅、沙漠等色系都在今年陸續登場,看得人心花怒放。Richard Mille RM16-01 Reglisse Richard Mille今年以糖果為主題,設計出共10款的Bonbon系列。糖果本身鮮艷的顏色和多變的造型,成為了今次腕表系列的一大看點,10款Bonbon系列分為Sweets和Fruits兩大主題,每款各限量30枚。Sweets當中包括了這枚按歐洲傳統香草糖果作為主角的RM 16-01 Reglisse。 品牌一向擅長掌控不同的材質和顏色,今次的腕表便採用了胭脂粉和黄色TZP複合陶瓷製成的粉紅色外殼,這種低密度材料擁有卓越的防刮性(1400维氏硬度)和极低的導热性。TZP陶瓷含有95%的釔稳定鋯化合物,具備清晰的纹理。腕表尺寸為50.2 x 38mm,搭載RM16-01自動機芯,7:00位置有垂直式瞬跳日期窗。(約$1,107,000)IWC Pilot's Watch Chronograph Top Gun Edition "Mojave Desert" 此枚腕表最受矚目的並非是那深棕色的表盤,而是表壇首其的沙色陶瓷外殼,再配上同色的指針時標,以及尼龍表帶,將大家瞬間帶入沙漠之中。事實上腕表的創作靈感正是來自沙漠,並且特別指定是美國海軍莫哈韋沙漠航空武器基地,將此表配以沙漠迷彩的軍服,肯定能與大自然融為一體。限量500枚。(約$66,600)Hublot Classic Fusion Aerofusion Chronograph Orlinski Red Ceramic 及 Classic Fusion Aerofusion Chronograph Orlinski Green Ceramic 品牌早在16年前已開始鑽研陶瓷材質,這種低致敏性、不朽不鏽的物,非常適合應用於腕表之中。去年品牌於Classic Fusion系列中一口氣推出藍黑兩色表盤的三款時計,以高科技陶瓷表殼配以品牌改革過的氧化鋯陶瓷表鏈,形成一個All Ceramic家族。 今年品牌繼續開創新意,首先是品牌研發部門以及冶金與材質實驗前後耗費四年,在材質以及生產過程上經過層層突破(藉由仔細調控壓力與温度,在不損耗顏料的前提下讓陶瓷結燒成型), 最終製造出這款更為堅硬(從原本的維氏硬度1,200 HV2提升到維氏硬度1,500 HV2)的紅色陶瓷腕表:Classic Fusion Aerofusion Chronograph Orlinski Red Ceramic(限量200枚,約$181,900)。 其次是近年大熱的軍綠色款,腕表同樣是與Orlinski合作,擁有多幅面的立體造型,這亦是品牌首次製作綠色陶瓷外殼,配以磨砂處理襯綠色橡膠加鱷魚皮帶,很有軍表的味道。腕表限量100枚。(約$145,400)Rado True Thinline Les Couleurs Le Corbusier Rado最著重對表殼材質的鑽研,尤其在陶瓷方面更是領先許多製表品牌,早於1998年,品牌便以等離子滲碳方式,使陶瓷表殼產生如金屬般的亮光,出現不易磨損的等離子高科技陶瓷。在製作陶瓷腕表色彩上可說是超前了許多品牌,然而Rado仍然積極裝備自身,今年與Le Corbusier 基金會旗下瑞士色彩研究機構Les Couleurs™聯袂推出最新全高科技陶瓷腕表系列:True Thinline Les Couleurs Le Corbusier。Le Corbusier研究出獨家專利的63種色彩,分為九大種類,Roda便按此作了9款不同色彩的陶瓷腕表,各限量999枚。今次的色彩肯定是表壇首見,從淺粉紅、橙紅、蝦肉、綻藍、青綠、淺灰等,各有不同姿彩。腕表直徑39mm,石英機芯。(約$14,900)

Continue reading

Hublot,是刺青,也是建築藝術

如果Hublot和請來合作的這位Maxime Plescia-Buchi不再於表壇或刺青界打滾,也可能是一位最頂尖的建築師,看看腕表構圖,簡直將和諧平衡四個字寫在臉上。Hublot可能是表壇中最喜歡和別人打交道的品牌,上至意想得到的賽車足球高爾夫球運動代表,下至意料之外的柔道撲克牌雕塑家等,假如品牌要為每一個代言單位推出特別版,即使每月一枚,也要等上數年。2015年開始,Hublot和刺青工作室Sang Bleu創辦人Maxime Plescia-Buchi結盟,第一枚結晶品於2016年面世,有云慢工出細貨,第二枚闊別了3年才誕生。第一代Sang Bleu表盤上結集了多個方形,交織成八邊形圖案;新一代沿用幾何圖案美學,兩個累計副盤呈六邊形,呼應表殼輪廓設計。表盤中央只有一根指針,是末端為三角形的計時秒針,那麼如何解讀時針和分針呢?全靠兩個修長的菱形,白色三角形尖端較大的指示小時,較小的顯示分鐘,兩支指針不斷轉動時,便會構成千變萬化的幾何圖案,設計饒富心思。腕表備有King Gold或鈦金屬款式選擇,分別限產100枚或200枚,搭載HUB1240 Unico自動機芯,動力儲備可達72小時。表殼:King Gold 尺寸:45mm 機芯:HUB1240.MXM Unico自動 功能:時、分、飛返計時、日期 表帶:橡膠表帶 防水:100米 限量:100枚 年份:2019 售價:$356,700

Continue reading

Baselworld 2019 這八枚一定要識

在巴塞爾表展裡,焦點往往是勞力士。其實勞力士以外,今年有不少新表也造得不錯,並非單純換換殼,變變色,是有誠意的新功能新設計。Bvlgari的纖薄工程年年有驚喜,好像任何類型腕表到他們手上都輕易衝破纖薄極限。紀錄已經很多了,有最薄三問表,最薄陀飛輪,最薄自動表,新鮮出爐是這枚最薄計時表,機芯厚度只有3.3mm,裝成腕表的厚度亦僅6.9mm,基本上一枚三針表厚度在7mm內已經很薄的了,而它竟然是一枚計時表,還要是自動上鍊,再附送GMT功能,有55小時動力儲備。它破的紀綠亦非由3.38mm減至3.3mm之類的數字遊戲,之前的最薄計時表紀錄保持者Piaget,機芯和腕表厚度分別是4.65mm及8.24mm,而且機芯是手上鍊,不用兼顧擺陀,所以Octo自動計時表這次的纖薄度是一個大躍進。新表依然是由八角形Octo演繹,直徑42mm,啞面打磨鈦金屬殼結構層層疊疊,兩個計持按鈕和GMT製很自然混合當中,即使腕表纖薄,戴起來沒有單薄感覺,這一點很難得,定價16,500瑞郎。百達翡麗這枚新作可說是巴塞爾表展裡最矚目的一枚,是他們第一次造鋼殻的非運動表,功能也是全新的,第一次造full calendar,更首度送上weekly calendar周數顯示,連帶面貌都是耳目一新,只有一個日曆窗,其餘一律用圓環標示,復古氛圍濃烈,40mm鋼殻則是現代身形,黑白對比鮮明,搭載新的26-330自動機芯。「新」物料新機芯新功能,定價25萬港元,看得出有誠意開拓新市場。Grand Seiko今年意外地造了一枚手工極精緻的三針鉑金表,售61萬港元。不計之前他們與日產合作那枚度身訂造售價二千萬日圓的GT-R50計時表,這應是Grand Seiko有史以來最貴的一枚。它的矜貴,在於它表殼表盤一身雪花紋理,是出自廠房內專做手工雕刻專製造複雜如Credor大自鳴表的Micro Artist Studio,由內裡資深表匠參考廠房外雪山景象親手雕刻而成。美不勝收的不只外表,內裡全新的9R02 Spring Drive手上鍊機芯也是由Micro Artist Studio研製,單一發條鼓內有兩條發條,並有名為Torque Return System的新設計,能夠提供84小時動力,比同樣是今年新造的9R31三日鍊機芯更長氣多十幾小時。手上鍊機芯用大夾板結構,有藍鋼和紅寶石組成的星羅棋布陣,有鏤空星形圖案發條鼓,有漂亮打磨,還有動力儲備顯示。鉑金殼直徑38.5mm,厚9.8mm,很優雅的尺碼,限量30枚。61萬定價的確不便宜,但背後是人手工藝的極致演繹。它另有非雕刻版「純」鉑金殼非限量款式,售價約46萬。TAG HEUER的Autavia早兩年重生,早已預期不會偶一為之,會成為常規款式,只是想不到它竟然換上全新形象,由計時表變成三針表,基本上你可以忘記以前Autavia的模樣,當它是全新款式,尤其它背後具備先進科技,配備前所未見的碳游絲。這條游絲經過四、五年時間開發,有極多優點:又輕又硬,密度低而且防磁,防撞性能甚至比矽游絲更優勝,並有很好的等時性,可提升準確度。年初出現時用於Carrera陀飛輪身上,事隔兩個多月,它已登陸在價錢貼地的大三針型號裡,對喜歡嘗試新事物的表迷來說,這是一件開心事。新表款式眾多,有銅殼或不鏽鋼殼,有陶瓷圈或鋼圈,表面有啡有藍有灰,一共七款。當中最搶眼的必然是近年大熱的銅殼款,漸變綠色面配黑陶瓷圈,漸變棕色面配棕色陶瓷圈,但後者屬限量版。表殼直徑42mm,搭載天文台級別Calibre 5自動機芯,售價由兩萬千餘至三萬餘元港元。寶齊萊近幾年的計時表造得不錯,鋼殼Manero Flyback外形和用色都討好,唯接近七萬元定價不容易競爭。今年見到這枚白面配兩個黑色sub-dial的熊貓,以為又是換換顏色而已,原來是相當大突破。定價再貼地一點,五萬餘元,減幅不算小;但再仔細看,原來不只是計時表,還有大日曆,還有年曆功能,相比之前的計時表,可說是突然超值。跟他們本身的計時表比較,長方造型計時按鈕好像不及圓形典雅,但鋼殼尺碼輕輕減少兩毫米至41mm,對亞洲人來說會更容易戴得好看。印象中計時加年曆這個功能組合並不多,有的話,鋼殼款式定價最少也八、九萬,現在不用六萬,可以說是靚仔親民。Tudor不似預期,主打新作並非全地球都因為一幅相而誤會他們會重新推出的Submariner,而是送上一枚重未見過的新設計。P01取材自他們六十年代為美軍研製要能夠鎖緊表圈的一枚prototype,所以在這枚新表上,會發現它有一個比尋常大的表耳連接表帶部份,它其實是一塊小型蓋,負責鎖實表圈,打開它表圈才能轉動。留意12:00位置那部份才能揭開,6:00位置的部份是固定的,用來平衡整個設計而已。表冠在4:00位置,兩邊護肩造型不規則,形成一個獨特表殻形狀。感覺跟現有Black Bay型號大不同,但不重複以前嘗試新路線,值得加分。磨砂鋼殻直徑42mm,內裡是有近三日鍊的COSC級別MT5612自動機芯,定價約3,750瑞郎。不是看見表面清楚印著1000ft,怎樣都不相信它是防水度達300米的運動表。向來設計簡約文青到不得了的Nomos,想不到第一次造sports watch也力保形象。說明是運動表,又防水300米,表鏡需要加厚,表身自然比Nomos一向的設計大和厚,直徑達42mm,是他們有史以來最大一枚。指針和刻度有加強的夜光塗層,配襯的鏈帶也是特別新造的,鏈節由纖幼長條形組成,戴起來很貼合手腕。機芯自然是他們近年主打的自家製作DUW系列。防水達300米,明顯足夠深潛,但它並沒有潛水表圈,是否帶它深潛要自己衡量需要,但至少,現在文青也可以下海。腕表有一款白面兩款黑面共三款選擇,定價三萬餘港元。Hublot不是第一年跟法拉利合作,他們為法拉利也推出過好幾個不同款式,單是今年也有兩款特別版,Big Bang Ferrari 90th Anniversary款式其中一枚用水晶殼配陶瓷碳纖維表圈,頗有新鮮感,但更大的新奇新鮮度反而來自Classic Fusion。這系列的風頭一向不及Big Bang,但今次Ferrari有份參與設計,替它換過一身裝束,立即脫胎換骨一樣。外貌充滿賽車元素是必然的了,表圈以至表底彷彿見到賽車輪圈的身影,亦有GT跑車的曲線,最特別是表殼和表圈是分開的,兩者之間由幾度搭撟和螺絲連接,細節和線條的豐富度可以說是大躍進,Classi Fusion不再甘於classic,變成跟Big Bang一樣前衛時尚,也看到法拉利在跑車以外的範疇一樣能使出渾身解數。直徑45mm的表殼有鈦金屬(限量1,000枚)、3D碳纖維與King Gold(各限量500枚)三個選擇,搭載自家的Unico三日鍊飛返計時機芯,鈦金屬版售16萬餘港元。

Continue reading

對話Jean-Claude Biver

去年鐘表界最令人意外的新聞,相信除了是Swatch集團決定退出2019 Baselworld表展外,莫過於Jean-Claude Biver宣佈退位LVMH集團鐘表部門總裁一職。不過,馳騁表壇超過四十年的Biver先生,又怎會這麼輕易就捨得完全丟低他喜愛又擅長的工作?早前藉著Hublot Watch Academy活動,Biver先生專程來港並與傳媒見面,而筆者與他的訪問,就正從他的「退休生活」說起。卸下LVMH集團鐘表部門總監職務後,你會否再參與三大品牌(Hublot、Tag Heuer和Tag Heuer)的決策工作? 退位後,我的重心會轉到「人」而非「品牌」之上。品牌的業績表現我將不再負責,這樣我就可以騰出更多時間,將我在這個行業多年的知識與經驗傳授開去。 去年有眾多品牌宣佈退出表展,你對此的看法是? 對大品牌來說,表展的重要性確實日漸式微。現在各大品牌在全球都有自己的分部,可與每個市場作日常緊密聯繫,相比之下,像表展這般要經銷商長途跋涉飛去瑞士的做法現在看來已有點不合時宜。加上在科技和網絡的幫助下,世界變得愈來愈細,所以,如果表展日後還是沿用舊一套的做法,大品牌大概就會不再需要它。當然,對於銷售網絡還未發展起來的小品牌,表展還是有它的作用在。Hublot去年的最大話題,除了擔任世界盃官方計時外,就是推出了一款僅供bitcoin購買的腕表,與此同時,表壇其他品牌如歐米茄和愛彼亦紛紛開創出令人耳目一新的銷售手法。你如何去看這些有別以往的全新銷售模式? 這只是開始而已。在如今的數碼世代,二十年前的銷售方法看來就像來自石器時代。世界無時無刻在變,正如十年前我到訪中國內地,當時他們認為奢華腕表就應該是纖薄的經典款式,而非運動型的計時表,所以Hublot當時在中國幾乎是沒人買的。但現在中國的年輕消費者,對奢侈腕表的定義已經大大改變。 昨日令人留戀,是因為都是些已經發生了的事情,而未來的魅力,則在於它的未知性,不過未知某程度亦會帶來不安全感。我從來都是被未來所吸引而多於從前,所以當時我就替Hublot想到“fusion”這個概念,將傳統和未來連結起來。如今有些品牌仍只顧留守傳統,就是因為害怕伴隨變化而來的不確定性。就像現在我接受訪問的這間半島酒店套房,裡面所有物件都是如此歷史久遠,當然半島保持這樣的傳統風格下去完全沒問題,但香港有一間半島就夠。從Blancpain、Omega到Hublot、Tag Heuer和Zenith,每個經你手打理過的品牌都有如脫胎換骨,對此你的秘訣是什麼? 我的能力,在於可以把握到品牌的「根」,誇張點說,我可以和創立品牌的先輩對話,即使該品牌可能已有二百五十年歷史。通過和品牌對話,我可以深入了解先輩們當初是如何建立品牌,品牌DNA和優勢在哪,後來失敗或衰落的原因又是什麼。我從來不會把我個人品味加諸在品牌之上,因為品牌是不屬於我個人的,而且品牌的壽命遠遠要比我長。有句話我常常掛在口邊,就是不要造一枚在你眼中看起來不錯的腕表,而是你應該帶上放大鏡,仔細去看該腕表是否能令品牌看上去不錯。正如Karl Lagerfeld,他一生服務過不同時尚品牌,但他替每個品牌設計出來的作品都是不一樣的,這是他將自身融入到品牌裡面的結果。我的角色跟他類似,都是將品牌想要傳遞的東西詮釋出來而已,這種做法有別於一般商業思維,而是出於對品牌的熱誠和尊重。別人常常覺得我是老大,是boss,其實品牌才是最大的boss。去年GPHG將評審團特別獎頒予給你,對此有何感受? 哈哈,希望他們不會當這個獎是老人獎才頒給我吧,我還不覺得自己很老呢。當然,看到同行都替我獲得這個獎而高興,我自己也十分開心。另外這個獎項也算是我對我太太的一個謝意。我職業生涯做的每個決定,都是從一連串自我懷疑開始,直至落實決定前,我都是不斷跟這些懷疑搏鬥,感謝太太在我懷疑過程中所給予我的支持。 你覺得表壇少了你以後,會不會少了很多新刺激? 一點也不呢。可能有人會懷念我的處事作風,或者短期內還未找到人接我棒,但我相信大概除了上帝之外,這個世上沒有人是不能被取代的。 未來在表壇還有什麼特別的事情想做?例如創立一個屬於自己的腕表品牌? 是的,我這 44年來製作的「食譜」,都是用來滿足品牌和消費者,大概未來某天,我也該做一回只服務自己的廚師,所有事情都自己話事。

Continue reading

【日內瓦表展對對碰】Hublot vs IWC

自從陶瓷和藍寶石水晶表殼的出現,腕表世界並非金銀獨大,也再不是非黑即白,色譜逐漸進駐各大品牌,紅藍綠「已經」很一般了,最新革命是黃色藍寶石水晶和沙漠灰色陶瓷表殼。Hublot Spirit of Big Bang Yellow Sapphire 42mm Hublot是表壇調色專家,無論在藍寶石水晶或陶瓷兩大範疇,皆有過人的成就,去年創製紅色陶瓷,今年則破天荒誕下黃色藍寶石水晶表殼,繼透明、煙熏黑、藍、粉紅或紅色之後,又一次調配出sapphire新品種。同樣地sapphire本身是透明的,品牌混合了銅和氧化鋁元素,才會出現這種黃色色澤。上次紅色sapphire落戶Big Bang系列,這趟黃色sapphire選擇於Spirit of Big Bang進行首映,42mm表殼內藏HUB4700自動計時機芯,限量100枚。(圖右) IWC Pilot’s Watch Chronograph Top Gun Edition “Mojave Desert” 全黑陶瓷Top Gun,可能是今年最多人一見鍾情的IWC飛行表;一旦大家把目光移開一點,便會發現Top Gun陣營別有洞天,首創沙色陶瓷表殼,將軍事和沙漠主題連繫得天衣無縫。腕表以美國海軍莫哈韋沙漠航空武器基地為靈感,沙色陶瓷表殼、棕色表盤加上米色尼龍表帶,跟沙漠環境及飛行員制服融為一體,飛行表表面素來講求低調隱秘,此表做足200分。腕表搭載品牌自製Cal. 69380自動機芯,配備計時功能,表殼內部更有軟鐵保護內殼確保防磁功效。(圖左)

Continue reading

一到十,回望2018

2018年已成為歷史,但以下十件大事,我們仍會深印腦海。在纖薄競賽裡,Piaget於2018年絕對要風得風、要薄得薄,Altiplano Ultimate 910P憑藉4.3mm的厚度,刷新全球最薄自動表記錄;繼而又有Altiplano Ultimate Concept概念表,身厚只有2mm,表殼同樣輕得出奇,假若將來正式投產,戴表務必謹慎一點,給大風吹走可慘了……一位是曾帶領Blancpain、Omega、Hublolt等品牌攀上高峰的Jean-Claude Biver,今年GPHG特地向他頒發評審大獎,可見這位年中從LVMH鐘表部總裁位置退下來的一代巨人如何貢獻良多;另一位是永遠的Panerai之父Angelo Bonati,不是他,Panerai不可能有今天的成就,廿年功勳無悔榮休。2018年表壇最震撼的消息,分階段流出卻又千絲萬縷,年中Swatch Group宣布旗下品牌翌年全面撒出Baselworld,漣漪效應下部分獨立品牌也拉隊離場。但原來年底才是高潮,不光Audemars PIguet和Richard Mille鐵定2020年告別SIHH,Baselworld和SIHH也一同發表聲明,2020年兩展將會故劍重逢,緊接於4月30日至5月5日內舉行,三月Baselworld或許成為歷史了。男裝表最理想的尺碼是多少?過往最多人向40mm投下心水一票,2018年可見微妙down size轉向,首先由Tudor發功,Black Bay Fifty-Eight從系列慣常的41mm減磅至39mm;然後Breitling和Panerai兩大壯男火上加油,一起推出38mm新表,經常說細表早晚回歸,這次三大品牌合謀衝破了第一道心理關口。只計鐘表界,GMT三個字很大機會排在2018年熱門搜尋榜之首,最夢寐以求的勞力士紅藍圈、最高性價比的帝舵Black Bay GMT已經搶盡收視,還有Tag Heuer的自家機芯藍黑圈GMT、百達翡麗Ref. 5524玫瑰金殼啡面新款、Grand Seiko藍陶瓷Hi-Beat GMT等幫上一把,沒一個功能夠它陣容鼎盛。以前,只有F.P. Journe打開二手表回收方便之門,又或江詩丹頓自行復修舊表再賣之舉;一個2018年,局面完全扭轉,愛彼、百年靈最早放風自家經營二手表買賣、H. Moser & Cie.和MB&F開始在網站推行pre-owned watch計劃、Richemont集團更直接收購英國二手腕表交易網站Watchfinder,二手市場驟變兵家必爭之地。眼見藍寶石水晶表殼色澤愈益花枝招展,陶瓷派不能坐井觀天了,黑陶瓷白陶瓷再沒絕對吸睛的魔力,唯有「色」者生存,Hublot造了世上唯一的鮮紅色陶瓷表殼,Rado設計出表殼連鏈帶同樣翠綠的款式,Grand Seiko亦不甘後人創造品牌首枚藍色陶瓷腕表,這樣才夠實力和sapphire爭一日之長短。2018年是快拆表帶發展非常成熟的一年,最應該感謝的是卡地亞,Santos de Cartier改頭換面也換帶,可以忘記輔助工具了,自己動手更換鏈帶或皮帶,還可調節鏈帶長短,真正做到換帶不求人。當然,也要感激Panerai、Vacheron Constantin、Hublot、Tag Heuer等品牌群策群力奠定這股風潮。年度身價最貴的拍賣腕表,落入配上鏈帶的勞力士Ref. 6265身上,成交價為593萬瑞郎(約4,750萬港幣),成為史上第二貴的勞力士腕表,敗給Paul Newman本尊的Paul Newman Daytona很正常的……此外,朗格和Omega也各自刷新個人拍賣記錄,原屬貓王Elvis Presley的小三針Omega以1,450萬成交,向Walter Lange致敬的1815 “Homage to Walter Lange”則拍得680萬高價。線上和實體大戰持續,Omega第二度網上開賣Speedy Tuesday款式,咸蛋超人保衛地球也捍衛了極速售罄的招牌;Hublot一方面推出只限Bitcoin交易的腕表,也開設嶄新digital boutique,可和銷售顧問直接視象對話然後網上下單,不用費時失事前往專門店;名士副線Baume同樣不設實體店,奢侈品online shopping漸漸成型。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