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內瓦表展】:五萬已經好好使

日內瓦表展給人感覺多以貴價表為主,沒有六位數字預算休想有著落,但細心尋覓,拿著大約五萬港元預算,仍然可以入手好表靚表,尤其今年大熱的銅表,可以慢慢揀。說IWC新表,人人都會想起那枚全黑型爆的Top Gun Ceratianium。沒錯,很漂亮,只是12萬港元售價不便宜。但不用失望,整個飛行員表系列還有不少價錢相宜之選。不是堅持非計時表不戴的話,同樣全黑造型的就有Top Gun Automatic,黑陶瓷殼黑圈黑面,直徑41mm,搭載新的自家32110自動機芯,具有三日鍊,足夠日常生活需要,定價四萬五千餘港元。它另有表耳相對幼一點的39mm Spitfire款式,用今年大熱銅殼配橄欖綠表盤,鈦金屬表底,售價便宜一點,約四萬港元;最親民的是鋼殼款,黑面配米黃指針及刻度,售約三萬六。即使很想戴計時功能的pilot watch,青銅殼配橄欖綠面的Spitfire計時表其實也很好看,直徑41mm,售約五萬港元,鋼殼配米黃指針則約四萬六。全線飛行員表都配有防磁軟鐵內殼。今年一片銅殼熱,而銅殼配卡其綠面可以說是最佳拍檔。當然那一抹綠如何取捨頗考工夫,深一點或淺半分效果可以差天共地。Montblanc就非常貼心,,1815全線青銅殼表配上不同綠調,任君選擇,也配合今年擁抱大自然的主題。計時和自動兩個款式,定價都在五萬港元之下。計時表是兩盤布局,配米色數字刻度及古老的教堂式指針,復古味道強烈;表殼直徑42mm,配自動機芯,約售四萬二港元;大三針款式略小一點,直徑40mm,大洋蔥表冠比計時款古典味更濃,而它的綠比計時款式略深一點,定價約二萬六。名士去年憑一枚Clifton Baumatic震撼表壇,自動機芯心臟用矽物料製作,不會受磁場、溫差及腐蝕影響,能大量減底摩擦所導致的動力流失;又重新設計發條鼓和發條游絲物料,幾管齊下令動力儲備量由平常約兩天大增至五天,最意外是COSC版定價只約二萬三港元,以一枚長動力腕表來說,可說是前所未見的親民。腕表受歡迎,自然再接再厲,白面以外新增了這款漸變藍面,吸睛度更高。身形大小和性能一切都沒變,唯獨內裡的BM 13機芯不再有矽游絲,廠房指用回傳統游絲可加快生產應付龐大需求,甚至價錢可再親民一點,例如COSC版售價可維持不變,非COSC藍面版價錢更低,去年接近二萬一,今年兩萬有找。對表迷來說還是那包,二萬元買到一枚五日鍊,怎說仍是性價比極高的實用daily watch。Zenith的復古飛行員表外觀很討好,難怪這幾年不斷有新款推出。銅殼和舊化處理鋼殼最有神來之筆,多了一點點風霜味道,配黑面又得,襯深藍深紅深綠都好看。過往只有計時款式直徑45mm,大三針自動型號是40mm,這回大三針的身形都跟計時款看齊,變成45mm,喜歡戴大型飛行員表的話,不一定只選計時表了。新表有兩款,仿舊鋼殼配黑面黑帶,青銅殼則配啞藍色面及同色皮帶,搭載Elite自動機芯,50小時動力儲備,售五萬餘元。卡地亞的Santos,不是經典飛行員表設計,但跟飛行有莫大關係,它是在1904年應飛行員Alberto Santos-Dumont要求所製作而成。今年他們新增了Santos Dumont的新款,就是按當年舊作設計,比現役Santos更方正,表冠位置沒有護肩設計,優雅味再激增,可惜搭載石英機芯,大型鋼殼款式售約二萬餘。最驚喜是在鏡頭外發現了鋼殼Santos新增了這枚漸變藍面款,要藍得徹底的話可襯同色帶,但藍面配鋼殼鏈帶其實已經很好看了,在今年排出倒海的藍表之中它仍是最classic優雅的一款,約售五萬二。

Continue reading

【日內瓦表展對對碰】Cartier vs Ulysse Nardin

卡地亞的Santos系列鏤空款式,今年首度在羅馬數字表橋和指針上全飾以超級夜光物料,以此含蓄呼應1903年Santos-Dumont執行夜間飛行的事蹟。強勁的熒亮綠光在ADLC黑化鋼殼襯托下更顯突出,錯綜複雜的鏤空格局令腕表到了午夜恍如化身一張發光蜘蛛網,又神秘又有型。雅典表的Skeleton X採用圓內有方的設計,圓形表殼內,最當眼的莫過於中央中空的長方框表橋,加上上下四個分支形成“X"佈局,另外大面積的鏤空得以充分透視出配置了特寬矽製擺輪的全新手上鍊 UN-371機芯。此表共有鈦金、DLC鈦金、玫瑰金和Carbonium碳金四個版本。

Continue reading

Pre-SIHH總動員參見

Panerai的專業潛水系列Submersible,今年會推出色彩新口味,首度新增藍色陶瓷表圈款式。以往的Submersible腕表若配有陶瓷表圈,通常只以黑色示人,連帶表盤也是以黑色相襯,今回這款Submersible計時新作,不但擁有鮮明的藍色表圈,就連配搭的帶顆粒狀的淺灰色表盤亦是前所未見,因此整枚作品出來的感覺,無論新鮮感和搶眼度都比原有款式提升了不少。除了表圈部分,計時指針和橡膠表帶亦是以不同深淺的藍色呈現,令作品倍添海洋氣息。表殼直徑是Panerai經典的大尺寸47mm,其鈦金屬物料可確保腕表輕便易戴。這款新作更是Panerai與法國自由潛水健將Guillaume Nery首度聯名推出的特別版,這位新任Panerai形象大使,曾兩度奪得世界自由潛水冠軍並打破四項世界紀錄,因此品牌特別在腕表背面鐫刻了他的深潛風姿,並注上他的簽名和手寫的「126m」,來紀念他個人深海下潛的最深紀錄。IWC最經典的飛行員計時表在九十年代面世,它的鋼版Ref. 3706固然吸引,黑色陶瓷版更令表迷醉心不已,九十年代推出時無聲無色,大家都只知鋼殼款存在,不為意原來還有黑色陶瓷版Ref. 3706。據資深收藏家所說其產量甚少,不足二千枚。今天黑陶瓷Pilot’s Chronograph仍是最有型的黑色計時表之一。但說到黑得最徹底,則是這枚即將推出的Top Gun Ceratanium。第一次將黑陶瓷引用到整枚表所有部份,表殼表圈表底之外還有表冠、按鈕和表扣。那個黑色Ceratanium物料也是他們新研製的,用陶瓷及鈦金屬混合而成,有陶瓷的堅硬防刮,又有鈦金屬的輕盈堅韌。表殼物料用啞面打磨,主要讓飛行員佩戴時不用擔心反光,對一般人來說,就是既親膚又有型。腕表直徑44mm,內有軟鐵防磁內殼,搭載79230自動機芯,具追針計時功能,還有實用的日期和星期顯示。 去年11月,愛彼於杜拜表展中曾展示過這三款迷彩版的Royal Oak Offshore Chronograph腕表,並宣布會在今年的SIHH正式推出。這三款計時腕表分別配以啡、藍、綠色陶瓷表圈,加上同色系的「Mega Tapisserie」超大格紋裝飾表盤,以及同色系迷彩橡膠表帶,比起品牌以往的ROO更具新鮮感。腕表直徑為44mm,是品牌表迷一向喜歡的大尺碼,當中藍色及綠色版本採用不鏽鋼表殼,而啡色陶瓷款更是首次配搭玫瑰金外殼,讓表圈顯現得更為出色。腕表搭載的是3126/3840自動機芯,具有50小時動力儲備。除了迷彩橡膠表帶外,品牌另外還附有淨色橡膠表帶,方更大家替換。今年江詩丹頓以代表品牌最高工藝的Les Cabinotiers閣樓工匠系列新表為2019年打響頭炮,大曬品牌在超複雜功能方面的開發能力,和世界頂級的雕刻工藝。叫得Grand Complication,當然擁有多於一項的複雜功能,而這枚超複雜腕表則總共擁有15項複雜功能,包括三問報時、陀飛輪、萬年曆、時間等式、日出和日落時間、星空圖、季節指示、星座顯示、月齡、月相、二至點、恒星時和恒星分、報時裝置力矩顯示,以及動力儲備顯示等。由於功能眾多,所以表面表底都有十分豐富的資訊顯示,加上47mm紅金表殼帶有手工精心雕刻的鳳凰浮雕圖案,其功能之豐富、雕工之精細,目不暇給。大家都會接受,Pre-SIHH只是小試牛刀,最厲害的款式還是會留給日內瓦。積家也不例外,到時自會嚇你一跳,現在他們用上一把雕刻刀和機刻刀,做了一枚很不錯的預展作品,以超薄月相表為藍本,輪廓大致和上一代相若,仍然是39mm表殼,仍然很薄,白金殼只厚10mm左右,比例大小剛好。若然只是從上一代銀面、灰面換上藍面,它沒甚麼值得介紹,但它表盤以guilloche和雕刻修飾便有趣了,表面先以guilloche刻出放射紋理,再塗上藍色琺瑯釉彩,是第一重若高若低的層次;然後品牌再改良了月相盤外緣的日曆刻度,數字經由雕刻而成,再豐富了立體效果,心思值得嘉許。作為造型腕表(shaped watch)的表表者,卡地亞的酒桶系列Tonneau更是早於1906年就問世,僅比品牌史上首枚腕表Santos遲兩年出世,而來到2019,此歷史悠久的表款將強勢回歸。市面常見的酒桶形表,外形大多較闊身同碩大,相比之下,卡地亞Tonneau系列的「酒量」明顯小巧得多,其對比強烈的長寬比例,賦予腕表修長優雅的身段,或許少了大型酒桶腕表那份豪邁霸氣,但意態卻更醉人。目前卡地亞已公佈了兩款全新型號Tonneau,包括兩針款式及圖中的雙時區款式。後者設計借鑒自停產已久的CPCP系列的一款舊作,利用其頎長身形之便,在表盤上下劃分出均等區域來展示兩地時間。為實現此顯示方式,舊作動用了兩個機芯,如今新作只用上單一機芯,通過在機芯12點和6點來安裝齒輪組,令兩個地區的時間可同時雙雙呈現。表盤的鏤空處理,令人可欣賞到機芯的垂直佈局,另外若仔細觀察,更可發現部分機芯零件為適應表殼弧度而做了拱形處理。此款新作會發行玫瑰金和鉑金兩版本,各編號限量100枚,另外亦有限量20枚的鑲鑽鉑金版本。Lange 1銀禧大壽,朗格為Lange 1推出250枚周年紀念版,輪廓依然,只是粉飾了一抹藍調。當年被認為離經叛道的不對稱格局,今天早已成為大眾喜愛的模階,紀念版當然不會貿然改動,偏心式時分盤、大日曆、動力儲備顯示等繼續在陣,但表面換上全藍班,不是朗格有過的藍面或藍針,而是指針、刻度、日期、品牌標記統統改用藍色,一新耳目。元祖Lange 1採用L901.0機芯,後來在2015年轉用L121.1機芯,改良為瞬跳大日曆,午夜時分變成欣賞朗格的良辰美景。這次紀念版規格上如出一轍,但擺輪夾板呼應主題換成藍色雕刻。如果要選紀念版和元祖版本的最大分野,應該是紀念版增設了表底揭蓋,上面雕刻了1873年的朗格表廠外貌,旁邊刻上兩位沒有他們朗格不一定能重生的名字:Walter Lange和Gunter Blumlein,向當年鞠躬盡瘁把朗格帶回現代表壇的兩位重要人物致敬。與林寶堅尼達成合作夥伴後,Roger Dubuis來年將推出雙方聯乘的第二款作品。新作以Lamborghini Huracan超跑為創作靈感,跑車的V10 引擎,彷如被微縮重組在全新製作的新機芯RD630之內。腕表採用開放式表盤設計,以V10 引擎的「引擎室拉桿」為藍本的X 形橋板頓成視覺焦點,並將機芯劃分成上、中、下三大部分。上部可見配置了12度傾斜擺輪的擒總系統,中部左右兩側重現了Huracán超跑的六邊形進氣格柵,而通常位於機芯上部的發條盒,這次則被安排在下方出現,並且一次過打孖上,為腕表提供60 小時動能儲備。當然,Lamborghini Huracan跑車對此表的美學影響遠不止這些,例如腕表的灰色鈦金屬表殼與黃色細節的結合,則來自林寶堅尼來年新版跑車的配色,新款表冠形如跑車的車輪螺母,機芯的鏤空橋板造型則參考自車上的雙桶式「燃料箱」及多材質「擾流板」,另外背面可見的上鏈擺陀,則與Huracan車輪的輪輞設計同出一轍。新作僅推出88枚。獨立製表品牌H. Moser & Cie.,一向有自己一套簡約優雅美學,旗下的Pioneer系列,算是品牌中最具運動風格的款式,因此2017年品牌首次推出的不鏽鋼表款,亦是誕生自該系列(這亦自然令到Pioneer成為品牌最為入門級的系列)。最新發佈的Pioneer陀飛輪,同樣採用不鏽鋼表殼,42.8mm直徑結合10.8mm厚度,加上陀飛輪表少見的120米防水性能,令它即使作為日用表佩戴來返工做gym都無問題。腕表採用品牌標誌性的藍色煙燻表盤,時分針和圓點刻度均帶有夜光塗層,簡潔的表盤設計,更襯托出飛行陀飛輪的奪目搶眼。此陀飛輪配有品牌自主研發的雙層游絲,其成對組合的結構,可將單層游絲常出現的摩擦效應大為降低,從而加倍提升腕表精準度。另外值得一提,亨利慕時採用的陀飛輪為可換式模組機制,可獨立於機芯來組裝和調整,因此腕表他日若進行保養維修,亦會比一般陀飛輪腕表更為方便。在六十年代流行的Panda熊貓面在近兩年復甦,Montblanc即將也會為TimeWalker Chronograph推出兩款採用黑面襯白色小盤的Reverse Panda湊熱鬧,除了搭載自家機芯的43mm Manufacture Chronograph有反轉熊貓面外,計時小盤採用垂直排列的Chronograph Auto都一樣有,表殼更由43mm縮小至41mm,有更濃烈的vintage feel,分別約售4,990歐元和5,450歐元。繼今年的孔雀石及青金石表盤後,伯爵來年再度運用天然材質,替其Altiplano超薄陀飛輪腕表換上全新面貌。今回打造表盤的物料,是近年在表壇愈見流行的隕石,這些來自星星的碎片,穿越光年最終墜落於地球之上,而當中只有極少數碎片才會幸運被人獲取。隕石需經過一系列酸浴步驟,才能再現隕石原本如緞帶似的不規則晶體結構。這種被稱之為「魏德曼花紋」的晶體結構,在每塊隕石碎片上不盡相同,因此令出來的製成品變得獨一無二。隕石通常呈灰色或褐色,伯爵這次特別替隕石表盤電鍍上色,令作品展現出迷人的深邃藍調。表盤的偏心設計,令時分盤與陀飛輪形成代表幸運的「8」字形態,由鈦金屬製作的陀飛輪框架僅重0.2克,「飄浮」於僅4.6mm厚的機芯內更顯空靈美態。玫瑰金表殼直徑41mm,表圈鑲嵌一圈圓鑽。限量28枚。2017年重出江湖的Laureato,短短兩年間已發展成芝柏表中最「當打當紮」的系列,從最入門三針款,到進階的計時款及鏤空款,再到高階的陀飛輪型號,目前已在系列內一應俱全。表展前率先曝光的新家族成員,有這款Laureato萬年曆。不鏽鋼表殼和鏈帶結合藍色巴黎釘紋表盤是Laureato的常見配搭,今回配上複雜的萬年曆機芯,仍維持在42mm直徑和11.84mm厚度的規格,用來作為日用表佩戴可說相當合適。市面不少萬年曆腕表,其各項曆法顯示通常會安排在表盤上的三個副盤之內,這款Laureato萬年曆雖同樣採用「三眼」設計,但不對稱的表盤佈局,卻令它比起同類型表款多了一份跳脫個性。2:00位置的最大副盤為月份顯示,旁邊較小的圓盤為星期顯示;6:00位置的最小副盤是閏年顯示,下面設有一個可顯示連續三個月份的弧形窗口,當前月份由改成了紅色的5:00時標來指示。另外乍看之下,這樣一款格局新鮮的萬年曆,會否更似一張趣怪鬼臉正向你咧嘴一笑呢?於2014年誕生的Horological Machine N°6,今年步上了HM2、HM3及HM4的後塵,迎來最終篇章。今次與前年的Legacy Machine N°1 Final Edition一樣採用最普及的不鏽鋼作為外殼,過去四年來這枚腕表從太空海盜船到未來外星船艦都與外太空有關,故此品牌選用了藍色作為主要用色,原因是星體的顏色由溫度決定,溫度最高的星體因高輻射頻率而呈現亮藍色,故此球體形小時與分鐘上的數字經過了藍色夜光塗層處理;表底藍寶石水晶下的鉑金擺陀亦是PVD成藍色。腕表內搭載的機芯由品牌與David Candaux Horlogerie Creative一同研發,立體的自動機芯共有475枚零件、耗時三年研發,除了那兩個能垂直旋轉的球體小時及分鐘外,位處中央的飛行陀飛輪更是品牌首枚飛行陀飛輪,並且具有伸縮式防護罩裝置。整枚腕表採用了10塊藍寶石水晶,包括安裝在時分、渦輪及陀飛輪的9塊球型鏡面,以及一塊透明底蓋,使這艘太空船能隨時觀賞太空景象。去年Parmigiani為慶祝品牌首款腕表誕生20周年,推出Toric Chronometre將該款腕表來個重新演繹。事隔年多,品牌再次推出這款紀念腕表,在表盤上新增如松果一樣的手工機刻螺旋圖紋,展現品牌高超的手工技藝。表盤上的螺旋圖紋就如松果上的鱗片型布局一樣,是基於黃金比例設計而成,在中心部份能夠看到斐波那契(Fibonacci)螺旋曲線,展現出在自然界中無處不在的和諧和平衡。這兩年大表潮流不再,新表尺碼已開始有所縮減。繼9月的全新44mm潛水表後,雅典再將表殼縮細一點,推出尺碼較中性的42mm大三針潛水表,設計源自品牌1964年推出的Diver Le Locle潛水表,造型復古,採用內凹單向旋轉表圈、懷舊米色刻度、不反光啞面噴砂表盤,日期設於6:00位置,表盤格局左右平衡。與傳統潛水表不同,雅典不在6:00位置標示腕表的300米防水深度,而是印上品牌誕生地Le Locle的地理坐標,有趣兼新鮮,備有黑和藍兩色表盤,各襯以同色表圈。藍面襯藍色織帶,黑面則襯小牛皮帶。另有不鏽鋼鏈帶款式,以及雅典首次推出、材質較厚的不鏽鋼米蘭織帶,舒適度較一般米蘭帶高。繼為女士而設的兩款Cape Cod珠寶表,愛馬仕的另一新作是Arceau 的兩針日期款式。Arceau誕生於1978年,由服務愛馬仕超過半世紀的設計師Henri d’Origny創作,其最大特色,來自圓形表殼配襯形狀有如馬鐙且上下不對稱的表耳,另外表盤上的數字時符亦設計跳脫,有如馬匹的跳躍步伐。新作Arceau 78的亮點落在質感獨特的炭灰色表盤之上,其有如瀝青般的微粒紋理,令作品在優雅基調上滲入一絲粗獷味道,與之匹配的啞光微粒噴砂表圈則進一步提升腕表格調。小時刻度和指針選用了奶白色而非純白呈現,再結合棕色的小牛皮表帶,賦予作品淡淡的懷舊氛圍。直徑40mm的腕表不只適合男士,相信女生們也會被這款有型有格的作品所吸引。

Continue reading

2019 SIHH舉行前夕:回顧5年來20件大事

未至於滄海桑田,但表壇5年來的發展也算千變萬化;今年未出發去日內瓦前,不如看看我們為大家準備的「2014-2018 SIHH大事回顧」,且看看這5年來日內瓦表展發生過甚麼大事、出現過甚麼顯赫一時的腕表⋯⋯1)Jerome走馬上任Montblanc 積家經過Jerome Lambert勵精圖治後,發展一日何止千里,2014年這位強勢CEO加盟到Montblanc,大家都期待他又會帶來甚麼新策略及改革。結果就在那年,Montblanc推出了不用十萬元的鋼版萬年曆Meisterstuck Heritage perpetual Calendar,就算紅金也只需16萬,向表壇投下一投深海炸彈,也正式開展品牌高中低價全方位積極包抄及發展的序章。回想當年,Hugh Jackman來到現場助拳打氣呢。2)機芯機殼分不開 Piaget向來是薄表專家,這年品牌的首舉是把 機芯及機殼融為一體,Altiplano 38mm 900P不再存在獨立機芯,因為它已跟表殼融為3.65mm的一體,成功登上當年全球最薄自動腕表寶座。3)積家挑剔三問 那年代JLC的Gyrotourbillon飲譽表壇複雜領域,誰不知這年品牌以一枚簡潔清新、好聽又好看的超複雜作嚇大家一跳。Master Ultra Thin Minute Repeater Flying Tourbillon是一枚獲7項專利的超薄三問陀飛輪腕表;它採用全新擺輪游絲,陀飛輪沒搭橋遮擋視線,好看;它的表盤鏤空了時刻位置,看到鉑金擺陀之餘也能三問聲更清脆嘹亮,好聽!4)匯率亂竄 出前往表展前,新聞報道說瑞朗短短期間暴升30%,這消息無不震撼整個鐘表界。對我們傳統來說實質影響不大,但對訂貨舖家來說就如千年難題。幸好不消一陣子匯率又回落20%,才不致對瑞士鐘表市場帶來太大動蕩;不過當年好些牌子已迫不得意在歐洲地區提高定價。5)最活潑最閃耀鑽石 還記得當年第一次見到Cartier Ballon Bleu De Cartier Serti Vibrant 的表盤,那百多粒鑽石一齊彈彈跳的情景,是多麼興奮及驚訝。卡地亞想到把鑽石逐粒鑽到表盤,隨著佩戴者腕表郁動而閃耀,實在前無古人,閃爍至今。6)密室聽三問 愛彼在展館設立了一間acoustic lab,專誠向賓客介紹這枚Royal Oak Concept RD#1腕表的故事及背後原理。品牌以8年找來樂器製作師、音學學院顧問、音響工程師重新釐定音波標準,三問的音質及音量都非同凡響,沒有繞樑三日,也至少悠揚了30呎。7)金星小王子 小王子在IWC家族裡是點石成金的寵兒。這年推出的Pilot watch Double Chronograph Edition “Le Petit Prince”追針計時表,表盤中間真的有7粒星星孔,當中只有一粒會呈現金星,有如小王子每晚去不同星球探望不同朋友般有趣新奇。8)獨立品牌強勢加盟 鐘表市道持續冷卻,Richemont宣布Watches&Wonders每兩年才舉行一次,這一年的表展亦尤其寒冷,長期維持攝氏-3度至-8度。2016年會展沒有了Ralph Lauren,卻首次引入獨立品牌,且有9位成員之多,包括:H. Moser、MB&F、Christophe Claret、Urwerk、De Bethune、Hautlence、HYT、Kari Voutilainen及Laurent Ferrier。9)「永恒」機芯 為慶祝品牌誕生20周年,Parmigiani宣布推出以「月」為計算動力儲存單位的Senfine全新擒縱概念機芯,新設計的power reserve為40天。請看清楚,是「Senfine」,不是「Selfie」,是有永恒之意的。10)瑞士版「Spring Drive」 把石英與機械機芯的好處合二為一,既可自動上鏈不用電池,又有超級準繩度,這是日本精工Spring Drive的意念及技術。這年伯爵也帶來異曲同功的700P機芯,以呼應1976年的全球最薄石英機芯7P誕生40周年,搭載於Emperador Coussin XL 700P腕表內。11)三十路大軍 儘管外間市場仍未復甦,但SIHH場館氣溫仍保持熾熱,這年新加入的成員有芝柏GP及雅典Ulysee Nardin,加上獨立表匠增至13個單位,令總品牌升上30個。12)「鋼」臨天下 鋼表這期是大熱,不多不少是因為市道不濟,造鋼表能把成本降低,因而把定價調低,最終能多做生意。傳統高端品牌也「紓尊鋼貴」投入這大軍,包括引來巨大話題的伯爵,Piaget Polo S在2016年中登場,17年SIHH推出更酷的黑面表,三針款售7萬,計時款賣10萬,延續熱賣之勢。13)半世紀免抺油保證 50年不用抺油,是表壇最強的信心保證,Panerai的Lab-ID Luminor 1950 Carbotect 3 Days PAM700看來是搶話題之作。但想深一層,這其實牽涉大量零件的重新設計及改造,材質也煥然一新。P.3001/C手上鍊機芯可是千錘百煉之作。14)幽默芝士表 芝士造表?人人都以為H. Moser的Swiss MAD能吃一口。經TRX硬化的瑞士出產芝士,當然不能吃,腕表名字除了暗示了「瘋狂」,也幽了Swiss Made的一默。腕表的定價是1081291瑞郎,呼應了瑞士獨立日1291年8月10日,當然瞬間售罄了。15)數碼化表展 表展也與時並進,2017變化尤其大。數碼是不能逆轉大勢,social media大舉進佔表館,傳媒瘋狂寫post發帖、品牌不斷叫大家加hashtag,場內出場不少VR及數碼小遊戲,更甚是品牌開始嘗試請來KOL及bloggers來測試反應。16)再添五將 日內瓦表展繼續擴軍,這年連Hermes也宣布加入,連同不斷加盟的獨立品牌,令SIHH總陣型增添至35品牌。 17)快換表帶潮 一個品牌帶不起熱潮,但由江詩丹頓的Overseas、卡地亞的Santos、Panera的Luminor Duo、名士的Clifton Baumatic齊齊合力,就把輕易換表帶潮瞬間帶起。當中要特別highlight的是Cartier Santos de Cartier,它同時帶來QuickSwitch換表帶及SmartLink調節鏈帶的方便,的確要豎起拇指一讚。18)超薄盟主再出手 超薄領域近年暫領風騷的是Baselworld的Bvlgari,2018年伯爵再顯霸主本色,先以Altiplano Ultimate 910P的4.3mm奪回全球最薄自動表寶座(可惜兩個月後又給Bvlgari搶回),再以2mm前無古人之勢,贏得全球最纖薄手上鍊腕表的皇位,策封名稱為Piaget Altiplano Ultimate Concept。19)最細最輕巧Panerai 自從推出了Due款式,愈趨纖薄的Panerai已有慢慢向亞洲顧客,甚至女士埋手之勢。這年品牌帶來史無前例的38mm「微小」尺寸,當中一款Luminor Due 38mm PAM755成功俘擄不少女士芳心。20)5位數買江詩丹頓 10萬元以下買江詩丹頓?以前是想也不用想。但多得「市道不景」,品牌推出了FiftySix全新系列,當中一款三針鋼版只售9萬5,惹來市場一陣不短的熱話。

Continue reading

一到十,回望2018

2018年已成為歷史,但以下十件大事,我們仍會深印腦海。在纖薄競賽裡,Piaget於2018年絕對要風得風、要薄得薄,Altiplano Ultimate 910P憑藉4.3mm的厚度,刷新全球最薄自動表記錄;繼而又有Altiplano Ultimate Concept概念表,身厚只有2mm,表殼同樣輕得出奇,假若將來正式投產,戴表務必謹慎一點,給大風吹走可慘了……一位是曾帶領Blancpain、Omega、Hublolt等品牌攀上高峰的Jean-Claude Biver,今年GPHG特地向他頒發評審大獎,可見這位年中從LVMH鐘表部總裁位置退下來的一代巨人如何貢獻良多;另一位是永遠的Panerai之父Angelo Bonati,不是他,Panerai不可能有今天的成就,廿年功勳無悔榮休。2018年表壇最震撼的消息,分階段流出卻又千絲萬縷,年中Swatch Group宣布旗下品牌翌年全面撒出Baselworld,漣漪效應下部分獨立品牌也拉隊離場。但原來年底才是高潮,不光Audemars PIguet和Richard Mille鐵定2020年告別SIHH,Baselworld和SIHH也一同發表聲明,2020年兩展將會故劍重逢,緊接於4月30日至5月5日內舉行,三月Baselworld或許成為歷史了。男裝表最理想的尺碼是多少?過往最多人向40mm投下心水一票,2018年可見微妙down size轉向,首先由Tudor發功,Black Bay Fifty-Eight從系列慣常的41mm減磅至39mm;然後Breitling和Panerai兩大壯男火上加油,一起推出38mm新表,經常說細表早晚回歸,這次三大品牌合謀衝破了第一道心理關口。只計鐘表界,GMT三個字很大機會排在2018年熱門搜尋榜之首,最夢寐以求的勞力士紅藍圈、最高性價比的帝舵Black Bay GMT已經搶盡收視,還有Tag Heuer的自家機芯藍黑圈GMT、百達翡麗Ref. 5524玫瑰金殼啡面新款、Grand Seiko藍陶瓷Hi-Beat GMT等幫上一把,沒一個功能夠它陣容鼎盛。以前,只有F.P. Journe打開二手表回收方便之門,又或江詩丹頓自行復修舊表再賣之舉;一個2018年,局面完全扭轉,愛彼、百年靈最早放風自家經營二手表買賣、H. Moser & Cie.和MB&F開始在網站推行pre-owned watch計劃、Richemont集團更直接收購英國二手腕表交易網站Watchfinder,二手市場驟變兵家必爭之地。眼見藍寶石水晶表殼色澤愈益花枝招展,陶瓷派不能坐井觀天了,黑陶瓷白陶瓷再沒絕對吸睛的魔力,唯有「色」者生存,Hublot造了世上唯一的鮮紅色陶瓷表殼,Rado設計出表殼連鏈帶同樣翠綠的款式,Grand Seiko亦不甘後人創造品牌首枚藍色陶瓷腕表,這樣才夠實力和sapphire爭一日之長短。2018年是快拆表帶發展非常成熟的一年,最應該感謝的是卡地亞,Santos de Cartier改頭換面也換帶,可以忘記輔助工具了,自己動手更換鏈帶或皮帶,還可調節鏈帶長短,真正做到換帶不求人。當然,也要感激Panerai、Vacheron Constantin、Hublot、Tag Heuer等品牌群策群力奠定這股風潮。年度身價最貴的拍賣腕表,落入配上鏈帶的勞力士Ref. 6265身上,成交價為593萬瑞郎(約4,750萬港幣),成為史上第二貴的勞力士腕表,敗給Paul Newman本尊的Paul Newman Daytona很正常的……此外,朗格和Omega也各自刷新個人拍賣記錄,原屬貓王Elvis Presley的小三針Omega以1,450萬成交,向Walter Lange致敬的1815 “Homage to Walter Lange”則拍得680萬高價。線上和實體大戰持續,Omega第二度網上開賣Speedy Tuesday款式,咸蛋超人保衛地球也捍衛了極速售罄的招牌;Hublot一方面推出只限Bitcoin交易的腕表,也開設嶄新digital boutique,可和銷售顧問直接視象對話然後網上下單,不用費時失事前往專門店;名士副線Baume同樣不設實體店,奢侈品online shopping漸漸成型。

Continue reading

【Pre-SIHH 2019: Cartier 酒桶回歸】

酒桶形表殼,論熱門程度雖然不及圓形或方形表款,但環顧表壇,你會發現生產酒桶表的品牌其實又並不算少,風格亦從古典到前衛不一而足,可見其可塑性絕對不低。作為造型腕表(shaped watch)的表表者,卡地亞的酒桶系列Tonneau更是早於1906年就問世,僅比品牌史上首枚腕表Santos遲兩年出世,而來到2019,此歷史悠久的表款將強勢回歸。市面常見的酒桶形表,外形大多較闊身同碩大,相比之下,卡地亞Tonneau系列的「酒量」明顯小巧得多,其對比強烈的長寬比例,賦予腕表修長優雅的身段,或許少了大型酒桶腕表那份豪邁霸氣,但意態卻更醉人。目前卡地亞已公佈了兩款全新型號Tonneau,包括兩針款式及圖中的雙時區款式。後者設計借鑒自停產已久的CPCP系列的一款舊作,利用其頎長身形之便,在表盤上下劃分出均等區域來展示兩地時間。為實現此顯示方式,舊作動用了兩個機芯,如今新作只用上單一機芯,通過在機芯12點和6點來安裝齒輪組,令兩個地區的時間可同時雙雙呈現。表盤的鏤空處理,令人可欣賞到機芯的垂直佈局,另外若仔細觀察,更可發現部分機芯零件為適應表殼弧度而做了拱形處理。此款新作會發行玫瑰金和鉑金兩版本,各編號限量100枚,另外亦有限量20枚的鑲鑽鉑金版本。表殼:鉑金 / 玫瑰金 直徑:37.8 X 24mm(厚7.9mm) 機芯:9919 MC手上鍊 功能:時、分、兩地時間 動力儲備:60小時 限量:100枚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