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nith Chronomaster 創新章

Zenith El Primero計時機芯生於1969年,其時搭置於3款計時表之中,最為人熟悉的是A386圓殼款,去年A384復刻登場,推出A3818及Shadow等型號,呈現了過去少見的酒桶殼與色彩造型,餘下的A385亦於今年現身。現在以El Primero計時表為藍本設計的計時表都歸於Chronomaster系列,2021年除了有Chronomaster Revival A385作先鋒外,緊接還有新一代1/10秒計時表——Chronomaster Sport,把高頻計時表帶入運動領域。A384復刻計時表的出現,讓人重新認識Zenith高頻計時表的多面性,而今年A385登場,亦再次打破固有形象,原來,首個「煙燻色」表盤是由Zenith開始的。 新作Chronomaster Revival A385以「逆向工程」技術製作,銳意高度還原1969年的原有設計,不單重現37mm酒桶形外殼,也包括表殼組件,如表冠及圓柱狀計時按鈕;不過,為了保護表盤及提高抗刮能力,新作表鏡以弧形藍寶石水晶製,取代過去所用的阿加力玻璃,另外又改用透明底蓋,讓內裡的El Primero 400型自動機芯呈現人前。腕表沿用當年的啡色漸變表盤設計,由中央的淺啡色向外逐漸變深,至邊緣的深啡色襯托著測速計,營造光暈效果,這深淺色調經精心調配,與當年色調及漸變效果極為相近。另外,Revival A385的表盤帶有砂紋,也添了幾分復古味道,而銀白色副盤及紅色中置計時秒針也與昔日時計同出一轍。秉承復古主題,腕表備有兩款表帶相襯,一是「Ladder」不鏽鋼鏈帶,鏈節內含中空格子,是當年的特色設計,一是淺啡色小牛皮表帶,兩者呈現了不同的懷舊感。(小牛皮表帶款$62,500、鏈帶款$66,500)Zenith現在能成為高頻高精準腕表的代表品牌,不只建基於50多年前研製的El Primero高頻計時機芯,還包括以往推出過的1/10秒及1/100秒計時表,以及18Hz的超高頻Defy Inventor。今年推出近一代1/10秒的計時表Chronomaster Sport,不單有新機芯,還有全新運動風格造型。誠然,這並非Zenith首次推出1/10秒計時表,品牌早在十年前已推出過El Primero Striking 10th Limited Edition,近至2019年亦有Chronomaster 2,然而它們皆非運動類,前者是復刻造型,後者配鏤空表盤,這次則開宗名義是一款「運動表」。Chronomaster Sport借鏡了El Primero A386及Chronomaster De Luca腕表的設計,採用41mm不鏽鋼表殼,襯黑色陶瓷表圈,圈上刻有10秒刻度,有黑、白兩款表盤,皆襯上標誌性的藍色(60秒計時)、碳灰色(60分鐘計時)和淺灰色(小秒)三色副盤,當中計時盤指針連同中軸1/10秒計時指針皆飾有紅線作識別。腕表可選配不鏽鋼鏈帶或橡膠表帶。除了造型有別,機芯亦不同,絕非舊酒新瓶。新作搭置新版El Primero 3600機芯,5Hz擺頻,裝置藍色導柱輪計時系統,60小時動力儲備,擺陀換上鏤空Zenith五角星設計,這可透過藍寶石水晶表底清楚看到。或許規格上看不出差異,但表盤布局卻十分明顯,腕表的日期窗已由6:00移至4:30位置,副盤無需再因遷就日期窗而退至內盤,整個畫面更具氣勢。(橡膠表帶款$74,500、鏈帶款$78,400)

Continue reading

Carson英雄傳:Eric Giroud

上期跟大家介紹了Gerald Genta,我心目中20世紀最具影響力的腕表設計師,遺憾他已與世長辭,那麼要數21世紀的腕表設計師會是誰呢?就是這次的主角——Eric Giroud。Eric與Gerald Genta的最大分別是他至目前為止也沒有建立自己的品牌,因此一些腕表業外人士會對他的名字感到陌生,甚至完全沒有聽過。 究竟Eric有甚麼過人之處呢?讓我們先看看他的背景,Eric是設計師出身,參與過的項目種類繁多,包括傢俬、電子用品及各種日常生活用品,但早期的工作皆與腕表無關。直至一次偶然的機會,Eric收到一份腕表設計計劃書,這對當時的他來說是一個大挑戰,因為他過去沒有接觸過腕表設計,對此毫無概念;但樂於接受挑戰的他接受了這份工作,亦由此展開其腕表設計生涯。瑞士高級製表基金會 FHH首席華人教授及獨立表評人Eric開始腕表設計工作後,發現腕表世界有很多滿懷熱誠的人,充斥著很多不同的設計概念及夢想,讓他感到極具吸引力。自1997年出道至今,Eric設計過很多腕表作品,早期曾合作的品牌有Mido及Tissot,後期較為人熟悉的有Vacheron Constantin、MB&F及Harry Winston,著名作品有Harry Winston的Opus 9、Romain Jerome的Spacecraft、MB&F的LM Flying T及FOB Paris的Clous de Paris等。Clous de Paris並非高價腕表,所以Eric的作品並非身家雄厚的人才可以擁有。雖然剛提及的大多是獨立品牌或新興品牌,但其實Eric參與了很多傳統品牌的設計工作,但因為是商業秘密,恕我不能與大家分享。過去我曾跟Eric緊密合作,不妨借此機會跟大家分享。在2007年,國內腕表品牌上海牌找我當顧問,商討創作一款新表,因我與Eric相識之故,便招募了他與香港設計師李永銓一同參與設計。整個項目共創作了兩款陀飛輪腕表,其中一款採用了手上鍊機芯,當中的挑戰是腕表設計需要遷就機芯規格,故他們設計了很多款型,最後品牌選擇了比較簡潔的一款,元素亦能帶出國產特色,字釘及表盤設計都蘊藏故事。對腕表設計師而言,有否機芯限制會帶來完全不同的設計方向,如果存在限制,發揮空間會較小,例如一些計時機芯本來適用於36mm表殼,但現在要用於42mm腕表,無論是按鈕位置或副盤擺位,可供改動的自由度其實不多。也有一些品牌會讓Eric在完全沒有框架限制下進行創作,待他完成設計圖後,再跟工程人員商量如何製作機芯及表殼。所以有否機芯限制於Eric而言是一個重要考慮。Eric的腕表設計包含多種不同元素,而他本人不太喜歡花巧設計;不過,他的簡潔並不等同經典傳統,我們可見其創作的腕表造型都很新穎,想法前衞,例如MB&F腕表的形態佈局都跟傳統腕表相距甚遠。所以,我所指的不愛花巧是指作品設計會以較簡潔清晰的方法進行,例如LM101腕表。這些年來,Eric贏過很多設計獎項,作品不時登上GPHG的頒獎台,如2009年的Harry Winston Opus 9、2012年的MB&F Thunderbolt No 4、2013年的Delaneau Rondo 36、2016年的MB&F Legacy Machine Perpetual及2019年的MB&F Legacy Machine FlyingT,此外,2010年的Swarovski D:light及2015年MB&F HM6 Space Pirate watch都是Red Dot Design Award得主。從得獎名單可見Eric參與了很多MB&F的腕表設計,所以MB&F的成功除了Max居功至偉,設計師的努力也不可或缺。回說那款上海牌陀飛輪腕表,該腕表推出巿場時反應熱烈,我覺得著實是很值得收藏。雖然後來因品牌策略方向改變,未有與Eric繼續合作;不過,在那兩三年的合作過程中,我與Eric的交流變得密切,也讓我更深入了解他的工作思維,這亦令他成為我心目中最敬佩的21世紀腕表設計師,希望大家日後可多留意他的消息及產品。

Continue reading

John拆機芯:Richard Mille鏤通有理

資深鐘表收藏家、獨立製表師及維修師傅表殼:TZP陶瓷及TPT碳纖維 尺寸:50.23 x 42.7mm 機芯:RMUL2手上鍊 功能:時、分、秒、55小時動力儲備 防水:50米Richard Mille除了創新物料,還吸引在甚麼地方呢?今次John拆解RM 61-01 Yohan Blake,讓大家可以近距離看清楚這個品牌究竟有幾吸引,看機芯鏤通的原因究竟在哪。 RM 61-01 Yohan Blake是Richard Mille在2014年為Yohan Blake這位全球第二快的牙買加短跑運動員而設計的腕表。由於任何多餘的重量對這位跑手來講都是負擔,所以腕表講求輕巧,除了表殼以黑色TZP陶瓷製作,搭載的RMUL2手上鍊機芯亦以高度鏤通的姿態示人,基板和搭橋更一律以鈦金屬製,並經PVD和Titalyt處理來提升剛性。RMUL2只有時、分、秒顯示,不過結構卻極其複雜,鏤通機芯看似脆弱,實則如建築骨架一樣牽涉很深奧的力學原理,通過搭橋將能量集中和轉移,能提供比傳統機芯更強的防震能力,好讓Yohan Blake這位飛人在比賽時都可佩戴腕表。對了,Yohan Blake習慣右手戴表,所以表殼左右不平衡的設計是為防止表冠會撞擊手背。 雖說跑步並不如打高爾夫球般會在球桿撞擊高球時帶來極大的反震,但想象一下,當Yohan Blake雙手在高速反覆擺動時,會產生出幾大離心力呢?1G?2G?放心,RM 61-01的抗衝擊力其實高達5000G呢。除了機芯結構獨特值得細味,John還表示,給他拆過的腕表無數,就只有Richard Mille會在螺絲加入俗稱戒指的墊圈,看得出品牌對表殼和機芯的安裝牢固程度比一般要求高,對整枚腕表在受到衝擊時的能量分散也極有幫助。 另外John還特別拆出整個擒縱系統給大家看,除了比較少見的黑色擒縱叉,還有那個帶有環紋裝飾、很閃亮的四臂十字形平衡擺輪。要留意的是,平衡擺輪的外圍有一處被刻意挖走,作用是為調整重量分布。原來擺輪在出廠時,其重量分布是完美平衡的,但在安裝擺輪軸心後便會出現不同程度的偏差。因此表匠需要在較重的一邊挖走些少物料來減重,從而修復平衡擺輪的重量分布。 John拿出另一個平衡擺輪來比較,可看到其邊緣帶有7個不同大小且分布不勻的凹孔,這除了顯示擺輪本身的質量問題之外,亦代表表匠需前後鑽了7次孔才完成擺輪平衡的修復,對比Richard Mille的擺輪上只有一處劃痕,除了證明這位表匠的手藝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外,也引證Richard Mille表匠非一般的上乘手藝。John表示,初學製表的話,花一整天來調整擺輪重量分布並不出奇,更甚者,在擺輪上鑽上二、三十個孔都未搞得好呢。為了減輕腕表的重量,螺絲也採用鈦金屬製造,並以不鏽鋼墊圈來增加鎖緊表殼的強度。拆開底蓋後,就能更清晰看到RMUL2手上鍊機芯的全貌。高度鏤通的RMUL2機芯以鈦金屬製造,表面經PVD及Titalyt處理,重量只有4.4克。想鬥贏RMUL2機芯的輕巧,其他品牌要出動直徑更細的超薄機芯才可。RMUL2機芯的擒縱系統採用了四臂十字形平衡擺輪和黑色擒縱叉。表匠在修復平衡擺輪的重量分布上有一流手藝和經驗,比另一擺輪需要鑽多個凹孔無論技術和美觀度都強得多。機芯夾板和搭橋經過噴砂修飾後才以PVD處理來黑化,在光線反射下,層次極之豐富迷人。機芯製作一絲不苟,連雙發條鼓和傳動齒輪都裝飾得極之漂亮,還經鑽孔來進一步偷輕。

Continue reading

遊山玩表

當Gucci也聯乘North Face,無可否認,山系精神已經無孔不入。 要成就一副山系total look,衣服、背囊甚至行山杖之外,腕表亦不能掉以輕心。 怎樣才是一枚符合山系形象的腕表?要有灰或啡的earth tone?要防撞防水能耐高?還是要有實用功能如指南針或溫度計? 以下5枚表,都很適合陪伴大家,去跳板石或犀牛石、千島湖或白千層樹林打卡時佩戴。 山系之神 Montblanc Montblanc 1858 Geosphere Meissner Limited Edition 萬寶龍自2018年推出Montblanc 1858之後,數年間確立了鮮明的山系腕表形象。事實上,品牌本身的設計因子,就是與崇山峻嶺密不可分,Montblanc的名字源自白朗峰,六角星標誌象徵山頂上的白雪,山系概念比很多人都早。三年前問世的Geosphere,配備南北半球兩個旋轉盤,並標誌著世界七大峰的位置。為甚麼特別點出這七個山峰呢?原來這就是意大利探險家Reinhold Messner的攻頂清單,難度在登山者心目中最高。Reinhold Messner是攀山界的殿堂人物,世上首位獨自攀登珠穆朗瑪峰,也曾創下不使用氧氣輔助而登頂珠穆朗瑪峰的紀錄。在2020年,Montblanc向這位冒險大神致敬,推出262枚的Geosphere特別版,紀念Messner畢生合共攀登26,200英尺的紀錄。青銅表殼的直徑為42mm,漸變藍色表盤採用冷光時標及指針,方便暗黑環境下讀時。陶瓷表圈設有四大方位及箭咀符號,行山時可作指南針之用,表盤的兩個旋轉盤,則可讓用家讀取世界各地時間。腕表內藏MB 29.25自動機芯,約有42小時動力儲備。($48,400) 山系無敵 Breitling Endurance Pro 本質上,Endurance Pro超越至更高層次,何止攀山,還可涉水,鐵人耐力賽都沒問題,行山時佩戴,綽綽有餘了。一表之主,當然是表殼,功能再強,沒有最強body,也是中看不中用。Endurance Pro的44mm表殼,採用了2016年面世的Breitlight物料,字面的意義,就是「Breitling」製造的「light」輕盈材質,相比出名夠輕的鈦金屬,更輕盈3.3倍,並擁有抗磁和抗刮等特性,戶外運動可以安寢無憂了。外表硬朗,內在也不相伯仲,腕表採用SuperQuartz超級石英機芯,每年誤差大概只有十數秒,最適合講求掌握時間的山步行。機芯並配備兩種針對行山遠足的功能,不是說普通的計時,而是表盤外沿的脈搏計刻度,方便用家運動時注意個人心率;另一項是表圈的羅盤方位基點,可雙向旋轉,化身指南針使用。腕表備有白、藍、黃、紅、橙色五個版本選擇,配襯相應色調的橡膠表帶,也可另購Outerknown Econyl紗線NATO表帶。($22,000) 山系之巔 Favre-Leuba Raider Bivouac 9000 無論你去到大帽山的雷達站,還是西高山的日期牌,手上的Favre-Leuba,都可以準確告訴你身處的高度,因為,腕表可以測量海拔高達9,000米。Favre-Leuba創立於1737年,上世紀中期,熱衷生產上天下海的工具表,深度計和高度計,都是品牌的拿手好戲。追溯至1962年,品牌創作可顯示氣壓測高和氣壓的Bivouac機械表,當時顯示的極限為海拔3,000米。2017年,Bivouac進化至Bivouac 9000,成為世上第一款可量度9,000米高度的機械表。一般大帽山鳳凰山大東山的地方,依靠表盤中央的紅色指針顯示便可以了,表圈劃分30格代表3,000米;將來要挑戰珠穆朗瑪峰,3,000米以上的高度便要從3:00位置副盤顯示,紅色雙頭指針可指示氣壓及高度。腕表的直徑雖大,但以質輕的鈦金屬製成,減低行山時的手腕負擔。內裡的FL311手上鍊機芯,配備65小時動力儲備,你不是吳俊霆三日內挑戰100個山峰,足夠周末行山之旅了。($59,800) 山系升格 Ball Watch Engineer Hydrocarbon Spacemaster Orbital II 這枚Ball Watch腕表,是向太空飛行員Brian Binnie致敬的作品,Brian可以駕駛太空飛船穿越100公里的高度(等同100,000米),多高的山脈,都是小兒科而已。腕表渾身強悍氛圍,鈦金屬表殼直徑45mm,最重要是全方位防震,千方百計保護上鍊擺陀,以免戶外活動時受到意外撞擊,震盪從擺陀入侵機芯,一邊廂腕表搭載名為Amortiser的防震系統,以保護環包裹著機芯,消弭側向撞擊腕表的震盪;另一邊廂加設擺陀上鎖裝置,表背配備猶如螺旋槳的上鎖開關,預計進行活動前,可旋扭裝置鎖緊擺陀,直至撞擊危機解除之後,便可回復正常上鍊擺陀狀態。腕表經過測試,從5.2米高處墮下機芯運作如常,行山時即使意外碰撞也問題不大。作為「升」級山系腕表,還配備常見的實用功能,包括表圈上的羅盤方位,要知道身處何方,可將時針對準太陽,然後將表圈「S」標記扭向時針與12:00的中間點,那就是正南方的方向。腕表當然也不缺品牌耍家的自體發光微型氣燈,在光線不足情況下,更能清楚讀取時間和計時資訊。 山系心聲 Casio G-Shock GBD-H1000-7A9 行山少不免大幅度動作,刮花表殼便大事不妙了。G-Shock外殼以堅固見稱,先天性上就是山系最佳裝備,如今加上多項針對戶外活動的功能,山系人都會愛不釋手。腕表的尺寸為63 x 55mm,以樹脂及不鏽鋼製成,體型壯健,重量卻可以接受,僅約110克。腕表最特別的地方是擁有五大傳感器(sensor),顯示五大運動相關的數據:光學傳感器可檢測皮膚下的血流量從而計算心率、磁力傳感器可作指南針之用告訴大家正確方位、壓力傳感器可測量出氣壓和海拔高度、溫度傳感器當然可報上實際溫度,而加速度傳感器則可計算步數和前進距離。腕表更可與智能手機連接,在應用程式管理數據記錄,例如已燃燒的卡路里,或已進行的行程,十分適合追求健康的山系人。腕表同時備有GPS功能,可得知準確位置,電量方面不用擔心,除了太陽能,也可透過USB充電。($3,680)

Continue reading

五萬以下:小複雜功能腕表

三針日曆表屬基礎款,亦被視為入門表,想要多一點功能的話,大都會選擇計時表,然而機械表世界可供選擇的功能表還有很多,如全曆、月相、GMT、世界時等小複雜款,一般人未有留意,或是因為「價錢」,以為它們都屬貴價款,但實情是可以比一枚計時表還相宜。大家不妨多選擇不同類型,享受更多腕表的樂趣。這是經典的全曆設計,同時備有日、月、星期及月相顯示,一般會用到的日子資訊都包羅其中,有人只把月相顯示視為裝飾,但也可用作農曆參考,滿月之時大約就是「十五」了。鋼殼藍面是近年主流配搭,Arceau Grand Lune也走上此道,然而它還是走出了自己的味道。腕表的鴛鴦表耳是Arceau系列標誌設計,仿馬鐙而製,與品牌背景相呼應,襯藍色鱷魚皮帶。藍色表盤外圈是放射紋,內盤是同心圓紋,多層次的藍調使畫面更豐富。日期盤設於6:00位置,內裡還有月相窗,以星星點綴更為浪漫;星期及月份皆以視窗顯示,以英文簡寫清楚標明。整個表盤顯示的資訊不少,但閱讀起來沒有困難,加上用色和諧,看起來自然順眼。腕表直徑43mm,由自動機芯驅動。(HK$49,800)以功能表款計算,除計時款外,可顯示兩地時間的GMT款可能最受歡迎,不少品牌都有推出相關款式。Ball Roadmaster Pilot GMT採用了典型的多時區顯示方式,首先以大三針及日期顯示本地時間及日子,再加入一支24小時制指針顯示家鄉時間,配搭印有24小時刻度的旋轉表圈後,還可額外多報一個時區,達到三地時間顯示。腕表更設有快速調校時區功能,透過左側的兩顆按鈕操控時針,以一小時為單位直接往前或退後,無需轉動分針,並以表冠調校日期,時間校正十分方便。腕表採用40mm鈦金屬表殼,紅黑雙色陶瓷表圈,藍色表盤鑲有微型氣燈光刻度,已通過瑞士天文台認證。(限量1,000枚,HK$22,500)GMT功能還可以與其他功能組合出現,Hamilton Converter Auto GMT便是一例。腕表不單配上24小時指針顯示第二時區,還加入了雙向旋轉滑尺表圈,透過轉動表圈對應表盤邊緣的刻度尺,便可進行多樣換算,包括航行速度、距離及時間計算,距離及重量的單位兌換,以及進行乘除換算。旋轉滑尺是十分精密的功能換算表,初接觸時要花點時間學習及理解其運作,明白後便會由衷佩服構思這換算表的人。由於腕表設有旋轉滑尺,故尺碼較大,直徑達44mm。表殼以不鏽鋼製,配藍色表圈及表盤,有鏈帶及皮帶款可選。(皮帶款HK$11,400、鏈帶款HK$12,050)Baume & Mercier走affordable luxury路線,品牌旗下特別多價錢相宜的多功能表款,去年的Clifton Baumatic Day-Date Moon-Phase便備受注目,在我們之前的「五萬好表」專題中亦曾介紹,在此不再多贅。Clifton系列以外,品牌還有其他選擇,例如Hampton Large Dual Time Zone,它同樣是一款雙時區腕表,不過它以額外副盤顯示第二時區,設於6:00位置,由於指針為12小時制,故盤內多還有日夜顯示窗標示他鄉日夜,此外,表盤12:00位置還有大日曆顯示,讓日子顯示更加清楚。Hampton屬長形表款,尺碼為48 x 31mm,比較適合手腕粗大的人。(HK$31,200)在腕表世界還有一種比較少見,但又十分特別的功能,那就是「世界時」,顧名思義,就是能讓你一次過看到世界多個時區的時間。據載,首個世界時機芯生於1935年,由Louis Cottier發明,巧妙地利用一個城巿圈(對應24個時區)配24小時刻度圈報出全球時間。這個聰明的設計很快便受到大牌青睞,Vacheron Constantin首先與Louis Cottier合作推出懷表款,而Patek Philippe則在1937年推出首枚世界時腕表。事實上,現在製作世界時腕表的都以大牌居多,定價自然較高,但偶然也有一些中階品牌會推出此類作品,如去年的Montblanc Star Legacy Orbis Terrarum。 腕表採用不鏽鋼表殼,直徑43mm,表盤為雙層設計,底層是雙色24小時轉盤,面層是鏤空地圖,邊緣設有對應24個時區的城巿圈,兩者重叠後,各時區的時間及日夜一目了然,表主還可利用8:00位置的按鈕快速轉換時區。雖然腕表定價略高於五萬,但表盤設計具心思,使用亦方便,故這仍然是一個具吸引力的定價。(HK$52,900)

Continue reading

世上不會有第二枚同樣的Cabestan

從這個月開始,資深收藏家George Tong 會分享他的獨立表匠作品收藏。有可能,你會看過同一位表匠的手筆;但卻不可能,找到第二枚一模一樣的設計,因為送到George 手上的,只會是獨一無二的度身訂造出品。 眼前的Cabestan WTV,「W」解作Winch,即是使用絞轆上鍊的意思;「TV」不是電視,「T」是Tourbillon 陀飛輪,「V」是Vertical 垂直, 這兩年看到F.P. Journe 或Cyrus 推出垂直陀飛輪, 但Cabestan 足足走前了10 年。除了陀飛輪, 齒輪和芝麻鏈也是垂直安裝,技術含量極高。George於2008 年預訂,翌年便已收貨,但其實腕表概念早於2003 年已經萌芽。資深腕表收藏家「設計師Jean-Francois Ruchonnet 在2003 年已構思了腕表,但一直未能落實, 直至找來曾創作Harry Winston Opus 3 的Vianney Halter 出山相助,腕表雛形漸見曙光。去到2007 年,原本負責Gyrotourbillon 的團隊離開了積家,其中包括我認識的Eric Coudray,用了半年時間便替Cabestan 完成了prototype,並在表展期間邀請我親身觀賞腕表,為了支持老朋友,當然義不容辭訂了一枚。」George 的藏品很多都是限量第一枚,不少品牌主動預留「1」號版本給他考慮,那次Cabestan沒有這樣做, 因為交到George 手上的款式, 是比No. 1 更高層次的tailor made 獨家款式。「原本WTV 採用密封表底,但商討過後,他們替我換上透明表背,並加添了月相顯示。他們更特地走到山上搜集打磨專用的樹枝,製作了8 塊拋光月亮,讓我挑選當中最好的兩塊,裝進月相轉盤,人性化效果和機器代工的有所不同。」獨一無二的身份,還可從時間滾筒看出端倪。「本身是黑底藍字的時間顯示,他們改成藍底白字,原本銀色的芝麻鏈,亦被鍍上藍色。最初取得腕表之後,發現假如小時滾筒身處12:00 至1:00 之間,比較容易混淆時間,於是便趁著把腕表拿回廠檢修之時,請他們改良顯示機制,變成現在接近即跳的模式,無論是12:30 或12:45,指標永遠對準『12』,閱讀時間相對清晰。」放眼如今表壇,形狀千奇百怪的表鏡,已經難不到獨立製表匠,但那可是10 年前的製成品,當然不能用如今生產表鏡的技術水平衡量。「WTV 的表鏡並非用藍寶石水晶製成,當時根本很難找到合適的生產商,即使僥倖找到,別人或許不會為稀少的產量而勉強接下訂單。最後皇天不負有心人,Cabestan 尋覓到一家合作夥伴,生產特別為WTV 而設的Pyrex 耐熱玻璃表鏡,硬度比藍寶石水晶稍遜,但打磨比較容易,易讀性完全沒有影響。」令George 感到慨嘆的是,WTV 之後Cabestan 創作過數枚腕表,例如三軸陀飛輪,但因為Eric Coudray 已離任,失去了靈魂人物,品牌也三度轉手,目前處於一個不太理想的狀態,投資者希望盡快取得回報,表匠卻深信慢工出細貨,這可能就是獨立製表匠普遍需要面對的問題。

Continue reading

情迷SPEEDMASTER For the Love of Speedmaster

對大部份收藏愛好者來說,收藏總是會上癮的,每當鎖定目標就會想盡辦法去搜尋,務必擴大自己的藏品數目,試問誰會甘願一生只擁有一兩件珍品!收藏吸引之處,並不單單在於擁有,而是搜尋過程中的追求體驗,遠勝筆墨所能形容。從另一角度看,收藏有如「狩獵」,擁有是次要,過程才是收藏重點。 以我個人為例,人棄我取一直是我的習慣,基於一個極簡單的理由——價值。爭取一些大眾偏好的東西,必然相對地需要提高花費,尤其是今天互聯網資訊製造了開放式價格,各類炒價的透明度極高,與其多付不合理價錢購買,倒不如尋找一些價格合理,而且性價比高的手表作為收藏目標。以勞力士為例,它確實是好表,但往往要用炒價購買就是我不沾手的主要原因。香港鐘表品牌 H.I.D主理人以我鍾情的Omega Speedmaster計時腕表為例,自從八十年代我擁有第一枚父母送贈的Speedmaster Professional Moonwatch之後,便一直對這個系列情有獨鍾。喜歡原因主要是它獨特、剛柔並重的外殼線條,以及實用的計時功能。它的表殼自六十年代中旬以來沒有改變過(這是腕表史上從未有過的),可見這系列的設計有多代表性。此外861手上鍊機芯與美國太空總署的淵源,以及321和861機芯的演變過程,也是相當有趣的歷史資訊。 在過去半世紀中,系列演變出Mark II、III、IV、V等多個不同款式。若要以它作為收藏目標的話,夠膽說趣味性一定比其他任何品牌系列更高。最瘋狂的時期,曾同時擁有28款不同的Speedmaster,當時滿以為距離集齊全套不遠了,但看畢一本約1998年出版的日本Speedmaster特集,才發現假如鎖定1957至1990年為限,在這本書內出現的Speedmaster已多達近50枚,最後不得不打消收藏整套Speedmaster的目標。 收藏Speedmaster大致可分成三大類別:歷史背景、罕有程度和獨特設計,歷史告訴我們,世上首枚Speedmaster腕表(編號CK-2915)於1957年誕生,歷史價值絕對佔首位。據知當年產量不多,至今存世的更少之又少。今年剛巧是Speedmaster Professional Moonwatch登月五十周年,加上近年六十年代製的Speedmaster(不論是Cal.321或861機芯)都已漲價不少,一枚普通69年登月版Speedmaster十多年前還是萬多元,今天已漲至數萬,321機芯的早期版本狀態好的更加要十萬以上,不論歷史、價值還是質素,我對它的評價依然甚高,絕對值得收藏。以下便是9款我認為值得收藏的Speedmaster型號及其相關資料:第一代Speedmaster計時腕表,配備俗稱箭咀針的巨型指針,全銀色布局,Speedmaster英文字樣刻在底蓋邊緣,海馬雕刻圖案則設在中央位置。 跟第一代相約,第二代產品改用了柳葉型指針,底蓋Speedmaster英文字樣及海馬雕刻圖案一併刻在中央位置,不鏽鋼外圈改用了黑色設計。 最後一期採用細尺碼39mm外殼的第三代Speedmaster腕表。跟第二代的主要分別在指針設計及表面字體等,當年於太空總署進行首次測試的便是這款。首批限量式生產的Speedmaster,採用黃金外殼配金色表面,小時刻度首次採用金屬凸字式設計。產量為1,024枚,首39枚贈送予美國正副總統及有份參與太空計劃的太空人,每一枚手表的底蓋均刻有獨立編號(1-39號)及擁有者名字。而「首枚登月腕表」字句更以橫向模式刻印於底蓋(有別於普通版本以圓圈模式編排)。相信是最罕有的一枚,屬1972年專門為太空總署特別測試而設的款式,從未在市面出售。曾經在外地見過一枚真身,擁有者亦不諱言從不太正途的方式購入。腕表特別採用白色表面及貌似穿梭機計時的時分針設計。為紀念歐米茄成立125周年而生產的Speedmaster 125腕表,限量2,000枚,屬於Speedmaster史上採用最獨特編排的款式。雖只是一枚電子Speedmaster,但亦大有來頭。這台1255機芯建基於寶路華專利音叉設計上,內附高頻率震動裝置,令指針運行較機械式暢順,運轉時會發出高頻音率。1980年代初專為德國市場而設的款式,採用861機芯,但「Professional」字樣卻從沒在其它表面出現。底蓋中央位置刻有海馬圖案。售價多年來表現平穩,可能與表帶及外殼設計欠質感有關。屬少有品種。首次為Speedmaster引入月相顯示功能,限量2,000枚,今天已成為當炒貨色。

Continue reading

告別2020,編輯部最念念不忘的十大揀搜好表

2020是令人難忘的一年。受疫情打擊,表壇也難以獨善其身,大型表展被迫破天荒取消,但無礙新表推出,不少好表靚表仍排隊陸續出現。來到年底,是時候總結一下,究竟今年最愛是誰? 順道祝願來年一切更好。Stay strong and healthy with a nice watch. Ringo's picks A. LANGE & SöHNE 1815 Thin Honeygold "Homage to F. A. Lange" 自己在30歲時仍是混混噩噩,人家30歲已經獨當一面,並且挑起德國製表偉業的大樑,惠澤一個城市、一個國家,甚至遠流至整個世界鐘表業。 他是Ferdinand Adolph Lange,30歲時就在德國設立首家懷表工坊,為薩克森的製表業打開第一片天。朗格這枚1815 Thin Honeygold "Homage to F. A. Lange"就是為了紀念製表工坊成立175年而來。 材質是特別柔和溫婉的Honeygold 18K蜂蜜金,同步推出的還有追針計時及萬年曆款式,但還是認為它襯簡約設計最耐看。腕表簡約得連秒針也省掉,大家的目光很自然便注視在雙層白色琺瑯表盤上,配合傳統火車軌分鐘刻度,沒花沒巧便成為心中最愛之一。優雅氣度總不可能又大又厚,1815 Thin Honeygold表殼直徑38mm,纖薄身軀只有6.3mm。 纖薄,從此不再是品牌Saxonia系列的專利名詞。(限量175枚,HK$272,000)OMEGA Speedmaster “Silver Snoopy Award” 50th Anniversary 令香港叫苦連天的2020年,有能力苦中一點甜的品牌,大概只有Rolex、Patek、AP;如論表款,也只有勞力士的七彩OP、Tudor的Black Bay Navy Blue,以及Omega的第三代Snoopy,有本事掀起搶購呼聲。 有了第一、二代的炒價及超高拍賣價支持,第三代自然叫人引頸以待。結果第三代Snoopy Speedmaster不設限量已叫人驚訝,更令表迷意料不到的,是表背竟然有兩個活動裝置,藍色的地球會跟隨秒針同步轉動,更有趣是Snoopy乘坐的太空船由月球右下方升起,一直飛向左上方,精采程度尤如當年Apollo 13在太空漫遊。又得意又貼題,很值得頒個創意獎給設計師。 很諷刺但又意料得到的,是沒有限量的腕表由發布的一刻開始已成為搶購目標,外國網站旋即出現炒價,香港方面,waiting list當然長如水蛇春……(HK$80,100) Douglas' picks GRAND SEIKO Heritage Collection Hi-Beat 36000 SBGH281G Grand Seiko六十大壽,鋒芒無人能及。年初,已被SBGH281G深深吸引;年末,近似的SLGH003上場,魚與熊掌,放棄誰都不容易。真的要狠心下抉擇,維持原判,SBGH281G贏了半個叮噹馬頭。同樣吸睛的藍面紅針金標記,同樣適中的40mm鋼殼,同樣走GS招牌的高頻機芯模式。 SLGH003優勝之處,在於裝載新一代9SA5機芯,厚度纖薄不少,換上無卡度游絲,動存亦由55小時提升至80小時。但SBGH281G更可圈可點的是它的精緻,表殼輪廓銳利一點,長形刻度修身一點,三角尖形時針也更有瀟灑的格調,畢竟,腕表不能忽略觀賞性,SBGH281G的五官,還是較具魅力。(HK$46,800)LM101 MB&F X H. Moser 獨立表匠可愛的地方,是不向現實低頭,是沒門戶之見,是永遠看得人心花怒放。2020年,環境一片蕭條,卻澆不熄創作那團火,MB&F和H. Moser兩大獨立製表單位世紀聯乘,你出屠龍刀,我出倚天劍,結合辨識度極高的絕世混血兒。 表面的懸浮式平衡擺輪,一看便知是MB&F的看家本領,有別於標準版的LM101,腕表改用了H. Moser姊妹公司Precision Engineering AG所生產的雙游絲。水藍色的表面(另外還有電光藍、宇宙綠、煙燻紅選擇),也很難不聯想到H. Moser的身份,而且,MB&F為了配合H. Moser的設計哲學,刪除了時分和動力儲備顯示的小盤,直接在表面裝置指針,完美演繹簡約就是美的真諦。。(HK$477,000) Steve Ong's picks FERDINAND BERTHOUD Ref. FB 2RE.1 Ferdinand Berthoud是近年新晉獨立製表品牌,產量和款式向來貴精不貴多,一出道就奪得GPHG最高榮譽金針獎的第一枚作品FB 1,機械構造複雜精緻,造工亦一絲不苟,不過還未覺得心動,直至這一枚FB 2RE,個人認為美不可方物。整枚表的設計靈感來自昔日準確度超高的柱體船鐘。表面是兩層式的琺瑯面,配羅馬數字拱形表鏡,露氣迫人;背面的機芯設計比表面還精采,合金夾板用帶粒狀紋理的霜金效果裝飾,上面是發條鼓和芝麻鏈裝置,下方是直線式排列的大擺輪和擒縱系統,跟看The Queen’s Gambit一樣,不需要知道它如何運作都會被它的布置和美感吸引著。(HK$1,590,000)H. MOSER & CIE. X MB&F Endeavour Cylindrical...

Continue reading

5枚史上最貴勞力士 有甚麼共通點?

受疫情影響,腕表市場陰霾滿布,但腕表拍賣卻氣氛熱鬧,更創出不少紀錄。長期熱門的勞力士自然有份創出新價,今年全球最貴勞力士排行榜已重新執位。位列天價頭五名的Rolex有相當多共通點,首先絕大部份是Daytona,當中自然以Paul Newman為主;即使不是Daytona,也是今天已成絕響的全曆月相複雜表。這些款式又都是背景顯赫,一度是名人巨星甚至皇族珍藏,數量都是極稀有,不是unique piece,最多也只有兩三枚,要等它們下一次再出現,跟買六合彩差不多,全看彩數。而這5枚全球身價最高的勞力士,無獨有偶都是在Phillips拍賣會上成交。 No. 5 ROLEX Ref. 6263, The Legend 黃金Daytona身價一般都不及鋼殼版,但凡事總有例外,罕有並配備靚表盤的話就能創造奇跡。黃金Paul Newman在拍賣會都算常見,但採用旋入式表冠的黃金6263 Paul Newman則是極稀客,這枚就是現時所知的第三枚,有一塊很迷人的檸檬黃色面,2017年5月在Phillips日內瓦出拍,以大約372萬瑞郎(約2,900萬港元)成交,比最高估價高出一倍,當時一度創造出最貴Daytona的紀錄。 No. 4 ROLEX Ref. 6062 "Bao Dai" 五十年代36mm的6062本身已是Rolex極罕的款式,這枚更是罕中之罕,背景顯赫,是昔日越南末代皇帝Bao Dai的珍藏,在世上現存的三枚黑面配鑽石刻度的6062之中,只有這枚用鑽石標示雙數的小時,勞力士的皇冠標誌亦因此要稍向下移,Rolex Oyster Perpetual三字更被遷至雙窗之下,絕對是只此一枚的設計。同樣在2017年5月在Phillips日內瓦出拍,以連佣5,066,000瑞郎成交(當時約3,950萬港元),刷新了當時史上最貴勞力士表的紀錄。 No. 3 ROLEX Ref. 6263 "Big Red" 排第三位這枚Ref. 6263 "Big Red",成交價5,475,000美元(即約4,200萬港元)的紀錄剛新鮮熱辣在2020年12月Phillips紐約拍賣會上創出。此表大有來頭,是勞力士迷都會認識的Paul Newman的個人珍藏,也是其愛妻於1983年結婚25周年送給他的禮物,底蓋刻有叮囑他小心駕車的「Drive slowly Joanne」字樣。此表是他當年常戴的腕表之一,並出現在不少照片裡。 No. 2 ROLEX Ref. 6265 "The Unicorn" Ref. 6265 鋼圈款Daytona,一般來說風頭不及黑圈,而這枚亦非Daytona款式,但一樣身價非凡,2018年5月在Phillips日內瓦拍賣會上以5,937,500瑞郎成交(當時約4,750萬港元)。超高價背後來自它的表殼是前所未見的白金,並配了一條來自Oyster Date的白金鏈帶,味道非一般6265所能及。背後主人也非同凡向,是著名勞力士收藏家John Goldberger,幾年前他接受傳媒訪問時這枚絕密珍藏才得以曝光,大家才驚覺Daytona除了鋼殼和黃金殼,原來還製作過白金殼。 No. 1 ROLEX Ref. 6239 Paul Newman's Daytona 排第一位這枚Daytona,應該無人不識。小表盤上有方格刻度的設計為甚麼叫Paul Newman,全因為被他一戴而紅;而這枚Paul Newman正正就是Paul Newman自己擁有的珍藏,是否特別有意思?除了名人效應,此表也是獨一無二,底蓋刻有”Drive Carefully Me”字樣,雖然當年Paul Newman戴著它出現不同場合,但保存狀況仍不錯,原汁原味無經重新打磨,2017年的成交價是震驚表壇的1,780萬美元,即接近1.4億港元,這個史上最貴勞力士的寶座,至今仍坐得非常穩。

Continue reading

Bvlgari Aluminium 延續鋁表經典

近年看著Bvlgari的Octo新表不斷破紀錄,聲勢浩大,搶盡Bvlgari Bvlgari系列的風頭,今年Bvlgari Bvlgari終於出手,而且聰明地沒有走上與Octo相同的路線,以年輕造型、相宜價錢為賣點,推出新作Bvlgari Aluminium。現在看來,Octo腕表充滿突破,Bvlgari Aluminium則帶復古韻味,因它復刻了1998年的同名腕表;但換個角度看,Bvlgari Aluminium在面世之時也是具前瞻性的時計。物料mix & match在今天是常態,Bvlgari早在20多年前已有此想法,並破格地以鋁表殼配橡膠表圈,營造黑白配色,其時的宣傳力度一點都不弱,腕表廣告曾登上意大利航空747大型噴射客機的機身。2020年再度登場,縱然Bvlgari Aluminium外形上還原度甚高,但沒有半點老態,加上一些與時並進的小改動後,仍然充滿活力。鋁合金表殼增大至40mm,表耳設計隨之更改,搭配黑色橡膠表圈,刻有具代表性的「BVLGARI BVLGARI」字樣,黑白配色表盤,以紅色點綴指針,橡膠表帶沿用元祖做法,加入鋁金屬鏈節,成為腕表特色之一。另外也有看不到的更新,就是物料升級,包括提高了鋁合金的抗磨性,以及改善黑色橡膠表圈的品質,讓腕表在耐用度有所提升。過去腕表內置石英機芯,2020年新版則換上機械機芯,備有兩種功能選擇,一是配B77自動機芯的大三針日曆款,具白色及黑色兩款表盤;一是由B130自動機芯驅動的計時款,採用黑白配的熊貓盤設計。腕表的定價最為吸引,才不過兩三萬元,競爭力十足。除了常規版外,還有Aluminum Tricolore特別版,屬大三針款,換上藍色橡膠表圈及表帶。那是代表意大利的色彩,意味了腕表的相關意念。它是Bvlgari與意大利空軍Aeronautica Militare的聯手創作,而系列首50枚獨家編號腕表所得的收入,將全數捐贈予Aeronautica Militare推行的「Un dono dal cielo」籌款項目,用於支持3家意大利兒童醫院的運作。(大三針款$21,900、計時款$31,600、特別版3,050歐元)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