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demars Piguet 古早金鋼計時

愛彼的文字功力,彷彿又進了一步,Code 11.59借助凌晨前的一分鐘,象徵準備邁向新一天新紀元;Master01又是甚麼意思?愛彼強調,不是Re-Edition,也非Re-produce,最深層的意義,是重塑經典,不是一板一眼都和元祖相同的純復刻版。藍本來自1943年的Ref. 1533,當年的規格,是36.5mm直徑,備有3個累計器,使用Valjoux手上鍊機芯,金鋼表殼。由1930年代之後的30年,愛彼計時表產量非常有限,大約僅得307枚,據聞Ref. 1533當年更只造了9枚,當中3枚為金鋼版本,順理成章成為二手市場搶手貨,在2018年的日內瓦Phillips拍賣會,金鋼版錄得$384,500瑞郎天價,或許,這也是牽動愛彼再重造的原因。新作直徑40mm,不鏽鋼殼配玫瑰金表圈,相較Code 11.59輕減1mm,但要是將兩者放在一起,後者看起來卻健碩不少。Master01和Code 11.59計時表同用一台自動計時機芯,前者名為Cal. 4409,拿掉了日期,擺陀是實金加上guilloche的,有別於後者採用鏤空擺陀的Cal. 4401。有趣的是,明明機芯不相伯仲,但Master01身軀卻比Code 11.59增厚達2mm,金鋼結構猶如一台厚實的圓鼓。說明是再重造,機芯變現代了,直徑變大了,可不能賣相也面目全非吧!香檳色表盤和玫瑰金表圈很有情侶感覺,累計器一如以往貼近分鐘環,不知道有沒有相距1.5米,但肯定和中央保持距離……值得留意的是,因為背後的機芯今時不同往日,3個累計器像移形換影了,30分鐘累計現在棲身9:00位置,刻度寫上紅字45,呼應當年掌舵人Jacques-Louis Audemars熱愛足球比賽萌生的設計。表盤12:00位置重現愛彼昔日標記,「Audemars Piguet & Co」下面增添了「Geneve」字樣,那是常規版Royal Oak或Code 11.59皆沒有的懷舊因子。令人欣喜的還有刻度設計,選用有截線的serif字體,帶有濃烈的古典韻味。無論淚滴形表耳,還是表冠和計時按鈕,均原汁原味,按鈕造型小巧,散發舊日製表的慣常風情。表冠刻意不設logo,亦是向經典致敬的手法。限量500枚的Master01,現貨已經開賣,定價$417,000,比Code 11.59玫瑰金計時表的$333,000更高,江詩丹頓的粉紅金牛角計時表,也沒比它貴上多少($429,000)。當然,如果是外貌協會的人,它尚算物有所值,又如果是精打細算一族,用41萬換來拍賣價300多萬的近似設計,划算極了。

Continue reading

鐘表界疫境自強系列──家居清潔腕表大法

抗疫時期,身邊一事一物都要盡量乾淨整潔,大家佩戴的腕表每日都暴露於空氣中,很容易便沾了污跡甚至病菌。 這裡我們為大家請來精工表的維修部師傅,以鋼表為例,教大家如何簡單地在家裡清潔腕表。事不宜遲,請準備好以下簡單的清潔用品,齊來把表帶擦擦擦一番。(Text:Ringo/Photo:Bowy/鳴謝:精工)準備工具: *消毒洗手液 *軟毛牙刷 *兩盤清水 *兩條乾毛巾Step 1:先將少許消毒洗手液放進清水中,搞勻;Step 2:檢查表冠有沒有打開,如有表冠鎖的款式要確保它已上鎖;Step 3:把表帶部分浸入水中,以牙刷輕刷,注意不要沾濕表頭部分;Step 4:將腕表放在乾毛巾上,再以牙刷慢慢地、順著打磨坑紋輕刷,裡裡外外清潔大約分半至兩分鐘;Step 5:放到另一盤清水洗滌,直至洗淨洗手液;Step 6:放到另一條乾毛巾,抺乾水分,之後打開表扣吹乾,避免水分殘留,完成。清潔金屬腕表注意事項: 1)不要把表頭放進水內清洗! 2)不要用熱風把腕表烘乾! 3)不要用任何化學清潔劑如火酒、消毒濕紙巾擦拭腕表任何部分! 4)就算是潛水表款,也不要直接把腕表放在水龍頭直接沖洗! 5)表頭只適宜用乾淨軟布抺擦。 6)建議每月清洗一次。PS:如是表帶款,也不要把皮帶放進水裡清洗,就算有汗跡及污跡也只適宜用乾淨軟布抺擦。如是橡膠表帶,不同牌子的成分有異,可先參看說明書,否則不建議使用任何化學清潔劑清洗,只能用乾淨軟布抺擦。

Continue reading

鐘表界疫境自強系列──Timothy Leung

唇跟齒,向來是鐘表品牌跟鐘表雜誌的關係。唇亡齒寒,如鐘表市道不濟,營運鐘表雜誌也肯定舉步維艱……始創於1999年的《名錶論壇》,是香港鐘表雜誌最歷史悠久的翹楚,究竟在疫情肆虐的環境下,營運總監Timothy如何把雜誌好好「營運」下去?沒新表可寫? 早在疫情初期,雜誌管理層已下達指令,同事們可以home office,也可以自由時間返工放工,總之最後能如期交稿如期出版便是了。Tim哥笑言自己是上一代人,習慣了每天上班:「我會避免最繁忙時間乘車,有時朝早7時便回到辦工室了。公司也對同事很好,例如投資了NAS網絡儲存,方便大家用家中電腦遙距工作。」 同事們沒躲懶,倒是擔心不夠題材。「今年的表展不是取消就是延期了,新表資訊銳減,就算我們是雙月刊也煩惱著內容的豐富度。我現時找牌子,第一件事已不是傾生意,而是問他們何時才有新表到港?暫時只有IWC及Piaget有新表preview,其餘九成牌子也說等通知。事實上,品牌如要從瑞士帶新表來,首先要隔離14天,已經是一大問題。」 採訪當日,消息傳來Rolex及PP都因疫情影響而要關廠,市場再掀起一陣恐慌,Tim哥認為,關閉十天八天,應不是太大問題:「今年新貨應該只是剛剛研發好,尚未或正準備生產。現在停廠會影響舊型號的出量貨,不過現時環球市道不好,讓市場消化一下舊貨也不壞。相信十天生產量對品牌整年的生意影響不大,我們關心的,反而是十日後如何呢?」不節流唯有開源 Tim哥在疫情期間不斷跟品牌保持聯絡,牌子紛紛表明暫時不會再作新投資,cut budget是基本,有些甚至會freeze半年,雜誌賣出封面、封面內雙頁、封底廣告已算不俗:「公司表示盡量不會節流,唯有多從開源方面著手,例如我們新拓展了一個二手表買賣平台。無論是實體或網上店,二手表買賣坊間的確已有不少,但市況有點雜亂無章,我們覺得可以做得更好一點……既然我們本身有不少人脈,認識不少collectors、潛在買家、愛表人士、維修師傅……等等,倒不如自己也試試做,希望二手腕表交易能更年輕化、系統化、信心化。現階段是網上形式,客人可相約在中環鑑別貨品,不排除日後會做實體店舖。」如疫情延續下去 直至寫稿當前,新型肺災沒有冷卻跡象,疫情延續下去,Tim哥會作何打算?「宏觀點看,每當世界有嚴重事故發生,之後都會出現汰弱留強情況,現實是近年來鐘表出貨量太多、資訊也太多,如果時代要經歷一次洗牌過程,也是不能避免的。我們辦雜誌的也一樣,如果我們實力不夠,要被市場淘汰,也只好認命了。」 《名錶論壇》當然不會認命,Tim哥表示,雜誌正好趁這段時間upgrade:「既然現階段call生意難,我們便趁機會把雜誌增值好了。幸好我們的同事很年輕,他們都有變革的心態及魄力,於是落力把擁有二十年歷史的雜誌年輕化,我們找來設計師Joe Kwan(同時是香港腕表品牌Anicorn的負責人)協力,把版面重新設計;現在無論在書本尺寸、layout簡潔度,都給人更modern更年輕的感覺。我們相信,當市況終有一天逆轉,機會一定是留給有準備的人。」

Continue reading

鐘表界疫境自強系列──Helena Hui

對於Trinity公關公司而言,面對疫情持續升溫,雖然困難重重,但同時機遇處處。與各大鐘表品牌並肩作戰十多年的Helena,一直保持信念、寵辱不驚:「人生不易,今次是很好的時機,讓我們可以檢視本身的business model,從而開發出新的idea,或許更有助長遠發展。」訪問Helena是一件非常愉快的事,因為能從她身上感受到強大的正能量,而且她很愛笑,其笑聲能感染到所有人。作為一位跟不少鐘表品牌合作的公關公司老闆,Helena本身是一位非常有掌控力的人,「我未做PR之前是一個很有planning的人,喜歡掌握一切,才能安心,但成為了公關之後,才發現一切都是如此難以掌握。」過往經常出現的突發事情,將她鍛鍊成為一位更出色的PR。「從中我學會了『人生不一定要跟plan去做』,要放過自己。」 面對今次突如其來的疫症,Helena表示公司自農曆年後便一直處於work from home的狀態,但同事們一直都有積極工作,「我們試過要臨時見面開會,各個同事從家中四方八面匯聚在一起,開完會後又馬上四散。」對於這個情景她感到欣慰的同時,亦認為是非常適合現時環境的工作模式,「雖然大家都在家中,但同事們仍會九點開始辦工,和在公司時一樣。」由於現在不適合舉辦任何大型活動,從二月至今,Trinity只為兩個品牌舉辦過活動,規模及人數都盡量控制得宜,「我都很明白大家都會有擔心,擔心不夠口罩、擔心感染風險,所以我們都做了很多防疫措施,例如安排一個較大的空間舉行活動、保持社交距離,讓大家分時段出席,避免太多人聚集;活動中照樣提供飲品及點心,但點心會用獨立玻璃罩蓋著,確保衞生。」讓大家安心之後,才用更多時間及空間去觀賞腕表。 「活動的確是少了很多,但我們除了舉辦活動之外,還可以做其他工作來幫助各個品牌增加曝光率。」Helena笑言,同事們現在不止單向傳送press release給各個傳媒,還會積極向媒體推介公司負責的各個鐘表品牌產品,讓大家可以拍攝產品,這樣同樣有助推廣工作。「大家都知道今年瑞士各大鐘表展都已取消,新作的推出時間亦有所改變,在如此情況下我們更應該『與時並進』。」 Helena的「與時並進」並非只是一個口號,一向「八足咁多爪」的她,直言正好藉這段時間去開發一些新的idea。「之前一直都很忙,每個星期活動不斷,現在反而多了時間去審視自己並開創新路向,我們要有長遠的發展路線。」親身經歷過沙士,Helena坦言香港人當年為疫症付出過沉重代價,故此今次疫情初至,便馬上懂得如何應對,但另一方面由於social media盛行,更容易產生恐慌,她相信經此一役,未來香港人會更加成熟。「香港人一向不靠人,一直在錯誤中學習,正如我最喜愛的一句名言:"What doesn't kill you makes you stronger."」她強調在疫情肆虐下,香港人一定不能獨善其身,「做人不可以自私,要互相合作,要自救更要救人,有多的口罩要分享給有需要的人,如此才能更有效、更全面地對抗疫症。」 在今次肺炎一疫中,香港人學懂了口罩型號、衞生標準、洗手20秒之外,亦充分學習了許多以往未曾經歷過的事情,Helena表示在與時並進的同時,還要「盡力做好每一件事」。 隨著公德心、公眾衞生的提升,社會自然會逐漸復甦,「在最初的一個月,香港人可以不上班、不上學,集中對抗疫情,但在各項措施有效實施之下,各項商業活動亦會慢慢回復正常。」她堅信在「疫境」過後,大家會懂得更冷靜、理智地去消費,從而步入理智型消費,「今次是一個很好的時機,讓大家學會反思何謂『想要』、何謂『需要』,當理智型消費模式出現,生意自然會回復正常。」

Continue reading

Hamilton PSR 重現初代跳字表

提到電子跳字表,很多人腦海裡首先會出現某日本品牌,然而全球首款電子跳字表其實是美國出品,創作者是Hamilton,腕表名為Pulsar,於1970年在美國紐約首度登場。數算起來,2020年正好是其50周年,難怪今年會看到這款久違了的跳字表的復刻版——Hamilton PSR。在70年代,腕表由傳統走針換作跳字顯示是極為破格的,屏幕以虛擬的數字顯示當下時間,沒有了實質的指針滑動,視覺上也沒有了「前後的時間」,更沒有擒縱擺輪的滴答聲,這種「冷漠」使其科技感、前衞感更為強烈。這在今天當然沒甚稀奇,但其時是科技正高速發展,才剛登月的太空時代,人類對未來充滿幻想。而Pulsar用上前衛的枕形表殼和鍊帶,黑色屏幕襯托著鮮紅的數字時間,並且以電池驅動,與那個時代的氛圍多麼相襯。Pulsar在1970年初次露面後,至1972年正式問世,取名為P1,其時腕表才發行400枚,連「貓王」皮禮士利也有一枚。翌年Pulsar P2推出,表殼線條變得圓潤,晶片模組亦經過改良,很多名人明星為之著迷,如Elton John、Giovanni Agnelli和美國總統Gerald Ford等,連007年也曾佩戴。今年新推出的Hamilton PSR看上去跟P2十分相似,同樣是寬闊的枕形表殼,尺碼同為40.8mm x 34.7mm,右側設有按鈕,但右下角的「Pulsar」字樣已換上「HAMILTON」。黑色屏幕的輪廓與表殼相對應,當然少不了紅色「數碼圓點」數字顯時,那是腕表的靈魂所在。雖說PSR的設計已由「前衞」變成「復古」,但並不減其魅力,反正現在復刻表更受歡迎。話分兩頭,差了半世紀,屏幕技術當然有所長進,其時P2採用的是LED屏幕,而Hamilton PSR則換上混合型顯示,結合了LCD及OLED技術,時間顯示不含背部照明,耗能極低。Hamilton PSR共有兩款設計,分別是不鏽鋼款及黃金PVD不鏽鋼款,前者為常規款,售$6,100,後者是限量版,只生產1,970枚,定價$8,150。表殼:不鏽鋼 尺寸:40.8mm x 34.7mm 機芯:數碼石英 功能:時、分 表帶:鏈帶 防水:100米 約售:$6,100表殼:黃金PVD不鏽鋼 尺寸:40.8mm x 34.7mm 機芯:數碼石英 功能:時、分 表帶:鏈帶 防水:100米 限量:1,970枚 售價:$ 8,150

Continue reading

Breguet 機刻之藍

雖然Time to Move表展無奈取消,但腕表還是一早準備好了,不能在3月飛往蘇黎世,但依然可在我們網站欣賞Swatch Group新品,繼Jaquet Droz少量流出之後,寶璣也發表兩枚Classique新表,一枚是日期、星期和月相號,另一枚是日期、月相和動力儲顯示型號。 Classique 7337 其實兩款腕表都是從原有款式fine tune而成,其中一個重點,是將guilloche機刻雕花紋理變成藍色,味道跟先前的銀色表盤截然不同。Classique 7337表盤格局非常有趣,一個特大的偏心式時分盤座落6:00位置,12:00位置則是月相和月齡顯示,旁邊再有兩個別緻的小窗,左邊顯示星期,右邊指出日期,Classique造型是典雅的,但7337五官卻跳脫過人。Classique 7337的藍本,源自1812年寶璣所創作的3833號打簧懷表,只不過是小秒針盤由左邊遷移至4:30位置。寶璣堪稱機刻雕花之王並非浪得虛名,一片藍海之下,蘊藏3款不同guilloche,包括時分盤外緣的圓形麥穗紋、小秒盤內的棋盤格紋,以及表盤中央的巴黎釘紋,全部均由寶璣的機刻雕花大師操刀,以人手操作的雕花車床完成。腕表採用39mm白金表殼,搭載超薄502.3 QSE1自動機芯,厚度僅有3.65mm,連上鍊擺陀也以機刻雕花向表盤互相呼應。機芯更採用矽製游絲,動力儲備達45小時。 Classique 7137 另一款機刻藍神,是顯示盤呈倒三角形排列的Classique 7137,布局沒7337那麼鬼馬,但機刻雕花紋理更旗幟鮮明,位於10:30位置的動力儲備顯示盤,以籃紋裝飾;棲身6:00位置的日曆盤,綴以棋盤格紋;至於範圍較大的主表盤,則用上巴黎釘紋,像三雄鼎立各據三分一江山。腕表同樣搭載39mm白金表殼,內藏502.3 DR1自動機芯,3.65mm的厚度和7337型號不相伯仲,動力儲備亦是45小時。和7337型號的出身相同,腕表同樣取材自型號為Perpetual 5的古董懷表。表殼:白金 尺寸:39mm 機芯:502.3 QSE1自動 功能:時、分、小秒、月相、日期、星期 表帶:鱷魚皮帶 防水:30米 售價:$332,800 年份:2020表殼:白金 尺寸:39mm 機芯:502.3 DR1自動 功能:時、分、月相、日期、動力儲備顯示 表帶:鱷魚皮帶 防水:30米 售價:$309,000 年份:2020

Continue reading

Breitling & Bentley 同行17載 Mulliner限量版致意

為慶祝與Bentley合作17週年,Breitling新推出了Premier Bentley Mulliner限量腕表,而它亦非孤獨登場,同行的還有限量車款Bentley Continental GT Convertible Mulliner敞篷版車型,從兩者之名,也能猜出當中有所關連。熟悉Bentley的人應該都知道Mulliner,但對一般人而言可能還是有點陌生。Mulliner是一個歷史悠久的製車工坊,起源自十六世紀中,成名於十八世紀,與Bentley的合作始於1923年,至1959年成為Bentley的一份子,負責製造車身。由馬車時代表走到汽車時代,Mulliner不但沒有被淘汰,現在更成為了高端與質素的代表,去年Bentley的Continental GT Number 9 Edition by Mulliner百年限量紀念車型正是出自Mulliner之手,而文初提到的Continental GT Convertible Mulliner亦不例外。回說這枚最新推出Breitling Premier Bentley Mulliner,其設計取材自Continental GT Convertible Mulliner,紅、藍、白三色配搭與車廂配色相符,且帶點點英倫風,呼應著Bentley及Mulliner的英國背景。不鏽鋼表殼直徑42mm,襯藍色鱷魚皮帶,讓人聯想起跑車內的藍色皮革內飾。左殼側鑲有一塊刻有「BENTLEY」字樣的牌子,不要誤會牌上的圓紋是借鏡機芯修飾,實際上是源自Bentley老爺車的旋轉引擎花紋儀錶板。腕表銀色表盤與Continental GT Convertible Mulliner的儀錶盤鐘表一脈相承,有趣是腕表的時標刻度與儀錶盤鐘表正好成了反差,前者只於3:00、6:00、9:00及12:00位設棒狀刻度,其他都是阿拉伯數字時標,而後者則相反,只於那四個位方設置數字時標。新作為計時款,內表圈印有測速計,3:00及9:00位置加入了藍色雙副盤,分別顯示30分鐘累計及小秒。表盤中央印有一圈紅色密分秒數圈,遠看有點像裝飾線,此外,測速計上的「TACHYMETER」字樣及計時秒針皆為紅色,這些同樣是仿照車廂的紅色飾線設計。翻轉到表背,除了可看到「MULLINER EDITION – BREITLING – ONE OF 1000」字樣,還可看到內置的Breitling 01自製機芯。機芯備有70小時動力儲備,並且經COSC認證。Breitling Premier Bentley Mulliner僅限量生產1,000枚,售價為$66,000。表殼:不鏽鋼 直徑:42mm 機芯:Breitling 01自動 功能:時、分、小秒、計時、70小時動力儲備 表帶:鱷魚皮帶 防水:100米 數量:1,000枚 約售:$66,000

Continue reading

Zenith 的羅密歐與朱麗葉

Zenith是少數與雪茄品牌合作的腕表品牌,而且不是一個,而是一個接一個,最先是Cohiba,後來是Trinidad,今年則是Romeo y Julieta(羅密歐與朱麗葉)。未知你會否萌生一種「一腳踏三船」的感覺,但如果你了解這三個品牌其實同屬Habanos雪茄集團,那就明白真正結盟的其實是Zenith及Habanos了。最新推出的Zenith「Romeo y Julieta」腕表以對裝形式登場,男、女裝款分別名為Romeo和Julieta。「Romeo y Julieta」於1875年誕生,一個雪茄品牌以愛情故事為名,只因當年雪茄卷製師深受這個故事感動,而Zenith把Romeo y Julieta紀念表做成情侶表,也正好延續這份浪漫情懷,以Elite Moonphase腕表為藍本,更是要呼應二人於深夜告白的經典畫面。表盤的月相視窗一改慣常設計,沒有了雙氣泡,換上兩個圓形小窗,同時顯示南、北半球的月亮盈虧,窗內的銀色月亮分別刻有羅密歐及朱麗葉的頭像,二人相視對望,可會令你想起朱麗葉在窗邊往下望向羅密歐的一幕。Zenith Elite Moonphase Romeo以藍色為主調,採用40.5mm不鏽鋼表殼,配藍色鱷魚皮表帶,藍色表盤飾有放射紋,襯托著棒狀時標,9:00位置為小秒盤,6:00位是新設計的雙窗月相盤。Elite Moonphase Julieta就像Romeo的縮小版,相同的設計佈局,但換上一身紅衣,不鏽鋼表殼直徑只有36mm,表圈鑲有鑽石。兩者均內置Elite 692型自動機芯,4Hz擺頻,具48小時動力儲備。這對Zenith Elite Moonphase Romeo y Julieta腕表其實是為紀念Romeo y Julieta成立145周年而生,故備有特製套盒包裝,只限量發售145對。表殼:不鏽鋼 尺寸:40.5mm 機芯:Elite 692型自動 功能:時、分、小秒、月相顯示 表帶:鱷魚皮帶 防水:50米 限量:145枚 售價:待詢表殼:不鏽鋼 尺寸:36mm 機芯:Elite 692型自動 功能:時、分、小秒、月相顯示 表帶:鱷魚皮帶 防水:50米 限量:145枚 售價:待詢

Continue reading

碳殼飛輪Louis Vuitton

Louis Vuitton稱得上表壇獨行俠,腕表只在專門店發售、日內瓦設有自家表廠,過往也幾乎不參加任何表展,就算在巴塞爾表展期間,也只是隔「河」觀火,在萊茵河上或古堡大宅舉行獨立發布會。近年品牌比較打開心扉了,2018年開始連續兩年成為Watches & Wonders Miami的一員,本性有點變得合群的跡象,但專造陀飛輪的決心,卻從一而終長年不變。早在2016年,Louis Vuitton已發表過鏤通飛行陀飛輪,那一年,我們有幸造訪他們位於日內瓦的La Fabrique du Temps廠房,見識由Enrico Barbazini和Michel Navas所創立的複雜機芯堡壘。兩位大師師承Gerald Genta,亦曾効力Patek Philippe和Franck Muller,履歷表非常好看。於2004年,再拍住上建立BNB Concept,當年聽到BNB Concept這個名字,便會意味到那是獨樹一幟的複雜設計,名字極其響亮。可能外國人的思維比較相近,MB&F代表Max Busser及朋友,BNB Concept亦是結合Barbazini和Navas兩位姓氏的第一位個字母。及後BNB Concept拆夥,兩位生死之交再於2007年另起爐灶,創建La Fabrique du Temps,做出成績之後,獲Louis Vuitton垂青於2011年全面收購,直至2014年,便全體遷往日內瓦作為製表橋頭堡。進駐日內瓦的目的,是為了生產首枚日內瓦印記的鏤空陀飛輪,機芯集中垂直排列,上面是時分盤,下面是V形搭橋的陀飛輪,兩旁卻是一片海闊天空,通透形象相當吸引。自此,陀飛輪彷彿成為Louis Vuitton的拿手好戲,有過Escale Spin Time Central Tourbillon Blue中置陀飛輪,有過Tambour Moon Flying Tourbillon Poincon de Geneve飛行陀飛輪,有過Tambour Moon Mysterious Flying Tourbillon神秘陀飛輪,有過Voyager Minute Repeater Flying Tourbillon三問陀飛輪,和趣意盎然的旋轉骰仔Spin Time,堪稱品牌兩大技術印象。最新2020年的陀飛輪,同樣是鏤通設計,但結構錯綜複雜得多,像面罩的NAC處理基板,「LV」兩個大字融合得天衣無縫,呼應周邊的斜紋或橫紋,造型別出心裁。9:00位置的陀飛輪置身品牌Monogram花卉圖案的框架之內,每分鐘旋轉一圈,即使又是飛行陀飛輪又是鏤通結構,絲毫沒犧牲動力水平,和2016年那一枚看齊,具備80小時動力儲備。以往Louis Vuitton陀飛輪不是鉑金也是貴金屬表殼,這次拿出不少的勇氣,改用專利CarboStratum碳纖維表殼,以100多層碳纖維片疊製而成,表面呈現不規則波浪飾紋,為腕表添上獨特魅力。表殼上下兩端再會加上鈦金屬表耳,連接格調陽光的橡膠表帶。要留意的是,46mm表殼並非純粹的圓形,而是參照Mobius Strip的扭曲概念,表殼稍稍拉長,正面看是圓形,側面看卻帶有獨特的弧線,和碳纖維波浪紋都有點隨性的線條美。表殼:CarboStratum碳纖維 尺寸:46mm 機芯:LV108手上鍊 功能:時、分、陀飛輪、80小動力儲備 表帶:橡膠表帶 防水:30米 年份:2020 約售:$2,000,000

Continue reading

Rolex Submariner歷代變化逐個捉

各方面都吹得熱烘烘,Rolex今年勢必推出新款Submariner。過去幾年無論Daytona還是GMT-Master II或多或少都有向vintage款取經,Submariner真的出新款,又會欽點哪些經典元素?不妨先看看過去60多年Submariner每一代有甚麼變化,看看有甚麼啟示。第一枚Submariner Ref. 6204在五十年代誕生,當時正值勞力士在斯文表款以外開拓運動表的年代,因為有點試驗性質,所以很多細節跟往後以至今天的Submariner已大不同。其防水性能是100米,但未在表盤列明,只印有Submariner一字;仍用斯文修長的pencil hand,沒有表冠護肩,表圈首15分鐘也沒有細分格。6204主要有兩種表款,一款是split logo,"Osyter”與 “Perpetual”兩字分得特別開(如上圖),另一款就是平常距離。黑色表盤有啞面和honeycomb紋理兩種。一年後勞力士很快又推出了Ref. 6205,它的6mm表冠比6204的5.3mm微微增大,但仍算是細表冠。這型號主要又分成兩款,一款名為clean dial,6:00位置沒有任何字體,仍沿用修長指針;但同時他們又為Submariner換上Benz針,秒針圓點夜光亦變大了並稍移向上(設計沿用至今),在6:00位置有"Submariner"字樣,少部分款式在"Submariner"字體下會出現一條横線。1955年出現的6200有King Sub的稱號,主要是直徑達8mm兼旁邊印有Brevet字樣的表冠比前輩6204和6205大得多,表殼亦較厚身寬大;它同時有漂亮又少見的Explorer 369表盤,防水性能也是較高的200米,是大表冠款式中最受歡迎的一款,2019年更在Phillips日內瓦拍賣會上創下596,000瑞郎的6200新高價。它有分大logo和小logo兩種款式,前者沒有"Submariner一字"。Ref. 6536/1在6:00位置開始出現兩行字,列明防水100米,Benz針亦變得較短小。在短短一兩年的生產期就有三個不同款式,最初表圈仍沒有15分鐘細刻度(hask marks),後來出現12:00紅色三角形,並將分針上的夜光點縮小了;到最後期,表圈首15分鐘再加入細刻度,但這時一樣會出現沒有紅三角但表圈有hash mark的設計,款式開始愈來愈複雜。6538這個型號名未必人人熟悉,但說占士邦表就無人不識。6538因Sean Connery在1962年的Dr. No中曾戴著亮相而聲名大噪。它是第一款擁有天文台級的Submariner,按6:00位置的字體可分成兩大類,分別是有齊200m=660ft/Submariner/Oficially Certified/Chronometer的四行字款式,以及沒有天文台級別而只有頭兩行字的設計。它依舊有8mm大表冠,大分鐘格和紅色三角表圈,外觀與大表冠前輩十分相似,而生產年期較長,由1956至1959年。來到5512,Submariner開始蛻變成現代Submariner的模樣,它跟前輩最大的分別是表冠旁多出一個護肩,鋼殼也增大至接近40mm,防水效能是200米,表盤下方四行字之中,天文台表的描述變成Superlative Chronometer, Officially Certified。 由於5512的生產期由1959至1980長達20年,期間勞力士仍不斷改變不同細節並換不同機芯,所以款式變化可以說是多如繁星,單是表冠設計就已經有最初期的方形、鷹嘴形、直尖形到最普遍的圓形;以表盤計又有早期的金字面(gilt dial)和後期的啞面(matt dial)之分:而因為表盤不同,6:00位置水深字數亦有meter first和feet first的分別,更有較大顆夜光刻度Maxi Dial的版本,可謂琳瑯滿目。5513跟5512的編號很相近,實質兩者外觀也幾乎沒分別,5512有的細節和特色5513也齊備,兩者最大不同是機芯級數。後三年面世的5513並非天文台表,表盤下方因而只有防水深度和Submariner兩行字而已。它跟5512一樣有很多不同款式,也跟6538一樣曾在占士邦電影裡亮相,時維1973年由Roger Moore主演的《Live and Let Die》。接近七十年代,Submariner又出現了一次頗大轉變:加入放大鏡日曆窗,更接近現代Submariner的模樣。經過十多年不斷進化,Submariner的設計和路向已大致成熟,1680的變化遠較上一代5512和5513小,主要分兩大派:早期的紅字Submariner(俗稱單紅)和後期普遍的全白字體,其中只生產至1973年的單紅會複雜少少,有說多達六、七個不同款式。另外,Rolex也替1680推出黃金殼版本,正式將工具表提升至luxury watch的層次。1680生產了大約十年後,勞力士推出性能再上一層樓的Ref. 16800,表鏡由膠鏡換成更堅硬的藍寶石水晶,防水度由200米升至300米,鋁圈改為單向旋轉,可更安全計算潛水時間;機芯亦換上3035型號,日期可快速調校(quick-set)。早期表盤仍是matt dial,後期轉為光面和金屬框刻度,可以說正式蛻變成現代Submariner。在尾段大約1987年,曾出現過轉用904L鋼的168000,生產期不足一年,便退下迎接新一代16610。經過極短期的168000,現代版Submariner已成型,用904L鋼殼的16610在外觀上與1680沒有太大分別,最主要是換上新一代3135機芯,夜光改用現代LuminLova上陣,並在表圈內圍刻上serial number和品牌名稱。其中最矚目的必然是綠圈的Submariner 50周年款式(16610LV),到今天身價仍在十萬港元以上,尤其早期出現過俗稱平頭4「Flat 4」款式,身價比2005年後的所謂尖頭4價更高。來到116610的現役款式,編號前面多加1字,代表它身上有新一代的3135機芯,更表明它配備Cerachrom陶質字圈,尺碼則仍保持40mm。它跟上一代一樣有黑圈和綠圈(116600LV)兩個款式,但綠圈更進一步配一個綠面,比之前的黑圈綠面更搶眼,市價一樣超過十萬元。新裝Submariner大家已習慣了有放大鏡日期的設計,但舊裝Submariner都是沒有日期的。九十年代勞力士就推出了呼應舊款沒日期的Submariner Ref. 14060 ,同樣40mm大小,沒有maxi dial,味道更純粹,有舊裝Submariner神韻但又配備水晶鏡和防水300米的現代性能。1999年14060換上3135機芯,變成Ref. 14060M,然後在2012年再跟隨大隊換上陶瓷圈變成114060。自此之後,Submariner一直未有新動作,事隔8年,今年至少跟大隊換上32xx新機芯的機會極大,會同時再有甚麼改款,拭目以待。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