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壇動向

Jaquet Droz Whistling Machine 好看又好聽

未介紹Jaquet Droz的Whistling Machine前,不如先重溫一下品牌的Automaton厲害發展史,亦即是他們的威水史。

品牌的創辦人Pierre Jaquet Droz,1721年出生於瑞士La Chaux-de-Fonds的一個富裕家庭,他除了是機械天才,也是前衛的珠寶時計名家,還懂得寫作詩詞。他在1738年入讀大學時全力投身鐘表製造,以他當時精細手藝及天馬行空概念,被喻為十八世紀的鐘表天才,後世人形容他跟發明陀飛輪的寶璣大師(Abraham-Louis Breguet)齊名。

除了鐘表,Pierre Jaquet Droz還醉心製作極盡複雜的機械人偶(Mechanical Figurine)。話說十八世紀期間,有一股熱潮是以機械去模仿人體或動物的動態,不少工匠都在這項目上鑽研,Jaquet Droz跟大學時認識的一班醫學界朋友,一起研製用於截肢患者的人造肢體,之後便啟發製作複雜精密的自動機械人偶,題材包括狗、鳥、花、噴泉、溪流等等。

首個為人津津樂道的作品是在1775年問世的L’Ecrivian(作家),由六百塊機械組件合成的自動機械人偶,外觀是一位小童坐在書桌前寫字,「他」可在平滑的白紙上編寫多至四十個字母或符號的文字。其後,他更將自己畢生專研數學和機械所獲得的知識傳授給他的兒子Henri Louis以及徒弟 Jean-Frederic Leschot,三人合力再製作La Musicienne(音樂家)及Le Dessinateur(製圖家),這三件藝術傑作贏得世界各地的拜訪者慕名而來,就連當時法國國王路易十六和瑪麗王后也曾到來參觀。1825年,這三件傑作展示在巴黎世界博覽會上,之後更巡展整個歐洲,現時則永久地陳列在納沙泰爾藝術歷史博物館內。

說回腕表,也說回雀鳥。

Pierre Jaquet Droz於汝拉山谷成長,自小與大自然環抱,一年四季受盡鳥鳴洗禮,所以長大後的機械創作與雀鳥密不可分,例如最初將報時裝置收納鳥籠之中,後來縮小至袋表或座鐘。這個雀鳥精神,日後再在腕表中展現出來,很早期品牌已在表盤採用琺瑯彩繪雀鳥圖案,2011年推出過立體雀鳥雕刻,再到2012年更打造出終極強化版──機械雀鳥玩偶三問表The Bird Repeater。每當啟動報時機制後,伴隨著三問打簧聲的,是一個個不同的機械玩偶場景,例如山雀低頭哺育雛鳥、山雀振翅準備高飛、雛鳥破殼而出、瀑布流水潺潺等。

再到2013年,更厲害,懂得「聞歌起舞」的The Charming Bird誕生,「聞歌」是指以機械活動推動內裡活塞裝置,產生空氣流動,繼而流入一個類似口哨的裝置,最後模仿出猶如雀鳥的柔和鳴叫聲;「起舞」則包括色彩絢爛的活潑小雀能夠做出轉身、撲翅、扭頭搖尾等動作。兩年後的改良版,品牌加入更多磁力部分以減少機械碰撞聲音、改良零件塗層以減少內部摩擦、調校及改良活塞裝置以增加聲量及改善音質,亦即是今天介紹這座Whistling Machine的參考原點。

這座Automata Collection的Whistling Machine,早兩年於Baselworld亮相,今天首次來到香港,於海港城專門店跟大家鳴叫見面。就如剛才所說,它的設計靈感源遠流長,包括1790年的活動雀鳥裝置Snuffbox with Singing and Animated Bird,以及2015年的The Charming Bird腕表。

把它造成一座250 x 130 x 266mm的裝置,更能欣賞清楚內裡的零件轉動及活塞動作,只要在背後把發條上鏈,一連串的機械活動便會上演,過程中會聽到美妙悅耳的雀鳥聲,也會看到由人手漆上的雀鳥在拍翼活動,歷時長達2分鐘之久。

不要以後2分鐘時間很長,要欣賞清楚每個零件的靈巧活動,察看活塞裝置如果「吹奏」出鳥兒啾啾叫聲,包你要上它兩三次發條呢。(限量8座,$766,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