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壇動向

Hublot,是刺青,也是建築藝術

如果Hublot和請來合作的這位Maxime Plescia-Buchi不再於表壇或刺青界打滾,也可能是一位最頂尖的建築師,看看腕表構圖,簡直將和諧平衡四個字寫在臉上。

Hublot可能是表壇中最喜歡和別人打交道的品牌,上至意想得到的賽車足球高爾夫球運動代表,下至意料之外的柔道撲克牌雕塑家等,假如品牌要為每一個代言單位推出特別版,即使每月一枚,也要等上數年。2015年開始,Hublot和刺青工作室Sang Bleu創辦人Maxime Plescia-Buchi結盟,第一枚結晶品於2016年面世,有云慢工出細貨,第二枚闊別了3年才誕生。

第一代Sang Bleu表盤上結集了多個方形,交織成八邊形圖案;新一代沿用幾何圖案美學,兩個累計副盤呈六邊形,呼應表殼輪廓設計。表盤中央只有一根指針,是末端為三角形的計時秒針,那麼如何解讀時針和分針呢?全靠兩個修長的菱形,白色三角形尖端較大的指示小時,較小的顯示分鐘,兩支指針不斷轉動時,便會構成千變萬化的幾何圖案,設計饒富心思。

腕表備有King Gold或鈦金屬款式選擇,分別限產100枚或200枚,搭載HUB1240 Unico自動機芯,動力儲備可達72小時。

Hublot__7
Hublot
Big Bang Sang Bleu II

表殼:King Gold
尺寸:45mm
機芯:HUB1240.MXM Unico自動
功能:時、分、飛返計時、日期
表帶:橡膠表帶
防水:100米
限量:100枚
年份:2019
售價:$356,700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