揀搜好表大比併—左撇子專用表

據說,世界上大概有10%的人口是左撇子,你一生中總會認識幾個,不過社會上大部分的設施及工具均是針對右撇子設計。在腕表世界,左手腕表都是少數,而且它們誕生也不是為了左撇子。這類把表冠放左側的腕表大約於上世紀中出現,是為潛水員而設,因為他們的左手已戴上了深度計、指南針等潛水儀器,所以表廠才設計出這種戴在右手的腕表。不過,好表莫問出處,總之左手腕表對左撇子而言都是更方便的。目前巿面上為人所熟悉的左手表有三款,分別是Panerai Luminor Left-Handed 8 Days(PAM 796)、IWC Big Pilot's Watch Edition “Right-Hander”及Tudor Pelagos LHD,若要入手一枚,要算哪款好呢?坦白說,如果是外貌協會會員,只看樣子做選擇,哪款合眼緣就買哪款,那是最幸福的,因為煩惱最少,可惜選擇困難往往是因為款款看來也不錯,問題就來了。可幸Luminor Left-Handed 8 Days、Big Pilot's Watch Edition “Right-Hander”及Pelagos LHD的外形風格分別頗大,只要看清楚規格,已有助挑選。Luminor Left-Handed 8 Days屬簡約款,採用帶棱角的Luminor型表殼,寬44mm,以不鏽鋼製,加上表冠護橋,戴上手具分量。配黑色牛皮表帶,但要留意其表帶頗易刮花,如果介意表帶有明顯花痕,換上黑色橡膠帶會少一點心理壓力。放心,橡膠表帶是隨表附送的,無須額外購買。腕表防水深度為300米。Big Pilot's Watch Edition “Right-Hander”屬於飛行表系列,用上鑽石形大表冠,能輕易拉出調校時間及日期,使用起來十分順手。不過其不鏽鋼表殼直徑達46.2mm,厚15.6mm,這對用家有點要求,如果手腕纖細的人便與之無緣了。IWC特別指出其表鏡裝配穩固,可抵受驟降氣壓,又設有軟鐵內殼保護機芯免受磁場影響,這些都是肉眼看不到的優點,同時配合了其飛行表背景。腕表襯以飾有鉚釘的黑色小牛皮表帶。防水深度60米。Pelagos LHD是潛水表款,配單向旋轉陶瓷表圈,具500米防水效能,右殼側設有排氦氣閥門。腕表直徑42mm,尺寸而言不算小,但已是3款中最小的一個,加上其表冠屬常見造型,只配上兩個小型護肩作保護,看起來就沒那麼大,鈦金屬製的它戴起來也最無負擔。另外,其鈦金屬鏈帶配鋼摺扣,兼具表帶延展裝置,雖說這是配合潛水活動而設,但事實上,鏈帶要靠拆除鏈節調校長度,有時候鬆緊度沒那麼如意,這延展裝置也能當作微調之用。另外,Pelagos同樣附送多一條黑色橡膠表帶。這三款腕表都擁有具代表性的表盤設計,基本上一看就知道出自什麼品牌。我一直覺得這種不浮誇突兀,但又一望而知的標誌設計是十分討好的,能滿足了那種不想高調,但又想被發現的微妙心情。Big Pilot表殼碩大,表盤空間也特別充裕,具小三針、日期及動力儲備顯示。表盤呈岩灰色,飾有太陽放射紋,小秒盤及動力盤則用上黑色,分別於3:00及9:00位置,日期窗於6:00位置,刻度及指針是一貫的Pilot風格,並塗有夜光物料。Tudor早在七十年代已推出左手腕表,Pelagos參考了昔日設計,例如配搭大型幾何刻度及雪花指針,還以米色夜光帶來懷舊感。腕表具大三針及日期顯示功能,日期窗在3:00位置。日期以雙色數字交替顯示,雙數日期為紅色,單數為黑色,這種「輪盤」設計是Tudor潛水表的特色。Luminor配啞黑色表盤,三文治設計,是三款中唯一沒有日期顯示的,採用小三針佈局,小秒盤在3:00位,畫面清爽簡潔,這亦是Panerai刻意營造的效果,這腕表具有8天動力儲備顯示,但已被留在表背顯示。Pelagos採用MT5612-LHD自動機芯,具停秒功能,已取得COSC 認證,配矽游絲,4Hz擺頻,70小時動力儲備。一般機芯都不能在晚上至凌晨時間調校日期,但這款機芯則沒有這個調校限制。Luminor由P.5001手上鍊機芯驅動,具小三針及動力儲備顯示,其動力儲備長達8天,是3款中最長氣的。Big Pilot內置52010自動機芯,4Hz擺頻,配置比勒頓自動上鍊系統,系統以陶瓷組件打造,配上雙發條盒,可提供7天動力儲備。3款腕表中,只有Luminor配透視底蓋視窗,可以看到機芯模樣,另外兩款均配以密封式底蓋。若果真的要3選1,建議首先就尺碼作衡量,如果三個尺寸也能應付,就看看你喜歡簡約表盤如Luminor,或是豐富一點如Big Pilot,要有特色,Pelagos的雙色日曆甚具玩味。機芯方面,Luminor沒有日期,且為手上鍊款是有點失色,但它具8天動力儲備,一星期才上鍊一次,便變得可以接受了;Big Pilot及Pelagos同樣是自動機芯,具時間及日期顯示,但前者有7天動力,後者才70小時,相比下IWC最為全面,雖然70小時已經算不錯。 最後,不得不提價錢,三款中,Big Pilot最貴,約售$116,000,限量250枚;第二是Luminor,約售$52,500;Pelagos是最相宜的一個,約售$34,400。誠然,這3款作品正好處於3個價錢領域,對某些人而言,單是售價已經足夠讓他們做出決定,但這樣太沒趣味了,最少也當衡量這價錢換來了甚麼。至於左撇子究竟是否需要買一枚左手表?右撇子戴左手表又行不行?當然,這涉及個人習慣,沒甚麼必然的,而且腕表戴在腕上時,分別其實不大;但真正差別在於調校時間或上鍊之時,作為右撇子,每次調校左手表,我都忍不住要把腕表倒過來,讓表冠回到右邊作調校,那刻,我便明白了左撇子的無奈。

Continue reading

Omega Speedmaster 38mm 金殼款登場

Omega Speedmaster 38mm於今年推出了金殼款,是系列的首次,回想系列在2017年初推出時,是以不鏽鋼表殼配Sedna金或黃金表圈,其後幾年亦只推出不鏽鋼款,至今年才宣佈黃金款及Sedna金款的登場,兩者還另有鑽石表圈款可選,讓系列更為圓滿。Omega Speedmaster 38mm黃金款及Sedna金款可說是過去雙色金鋼款的延伸,配色亦相近,如黃金款延續了金錄配色,黃金表圈襯綠色鋁金屬測速計刻度圈及綠色皮革表帶,指針亦是雙色配搭,時分指針及小秒針為黃金色,而計時用的中軸計時秒針及累計盤指針則呈綠色,在銀乳白色表盤襯托下,顏色的對比更見鮮明。Sedna金款以Speedmaster 38mm “Cappuccino”為創作基礎,配上啡色鋁金屬測速計刻度圈及灰啡色皮革表帶,但未有沿用其高對比的主副盤設計,而是統一採用淺啡色調,配玫瑰金色刻度及指針,讓腕表多了幾分優雅。兩款腕表配均用3330同軸機芯,52小時動力儲備,具小三針、日期及計時功能,作倒品字佈局,3:00及6:00位置是30分鐘及12小時累計盤連日期窗,9:00位為小秒盤。為了突顯這女裝款與傳統Speedmaster款的分別,此作的副盤及日期窗都是呈橢圓形的。(黃金款及Sedna金款$127,500、金殼鑽石款$154,500)

Continue reading

ROGER DUBUIS Excalibur Diabolus in Machina

過去兩年,Roger Dubuis都有推出三問腕表,包括Excalibur Millesime及Excalibur Spider Unique Series,都是只限量生產一枚的三問陀飛輪腕表,今年品牌再接再厲,推出Excalibur Diabolus in Machina,同樣只製作一枚。以孤品形式誕生,代表了這枚新作的複雜性。腕表表殼以CarTech Micro-Melt BioDur CCM鈷鉻鉬合金製作。這物料表面明亮光鮮,具高硬度及高抗磨損度,常用於航天科技,Roger Dubuis是首個以此製作腕表的品牌,成功創作出Excalibur Quatuor Carbon及Excalibur Millesime。有趣的是,採用此物料的腕表都會以藍色相襯,Excalibur Diabolus in Machina亦不例外,除了藍色小牛皮表帶外,機芯夾板、刻度框架及時標均呈藍色。新作採用開放式表盤設計,可看到內裡的RD107三問陀飛輪機芯,但白色及藍色的時標不規則地拉長延伸,形狀及長短不一,又像是要把機芯遮蓋,是過去未見的全新造型。陀飛輪設於5:00位置,頂端設有小秒針,化身成一個華麗的小秒盤。它的右上方是功能顯示器,顯示了表冠正處於「上鍊」還是「時間設定」模式,如果你試過不斷拉按表冠尋找所需的設定檔位,就明白這顯示器的可愛。另外,當按下左殼側的三問按鈕後,除了聽到報時聲,還會看到機芯11:00位置的透明圓盤轉動,顯示目前正在報出的是時、刻,還是分。機芯還有「all or nothing」保護裝置,如果不完全按下按鈕,是無法啟動報時的。最後,要解釋一下為何說它敲出「惡魔之聲」。這是因為Roger Dubuis的三問報時系統採用了C調和降G調,它們相隔了三個全音,這種「三全音」音程的聲響會令人感到緊張及不安,故被稱為「魔鬼音程」,過去教會的音樂甚至會刻意避免使用;不過,在今天已沒有這種忌諱,這次應用於三問表中,反而成為其中一個話題了。($4,495,000)

Continue reading

CARTIER Pasha de Cartier Skeleton Flying Tourbillon

今年Cartier推出新一代Pasha腕表,微調了設計,備有兩個尺寸:35mm及41mm,以基礎報時款為主,不鏽鋼及貴金屬殼也包括在內。除此以外,系列還備有兩款鏤空作品,一個是兩針報時,一個備有陀飛輪系統,若論話題性,當然是後者。Cartier曾於2011年推出Pasha鏤空陀飛輪腕表,但無論是2011年還是2020年款,又或是Cartier任何一個系列的鏤空腕表,都是貫徹著相同的設計理念,把機芯與表盤合而為一,夾板設計成時標及刻度,在大幅鏤空機芯的情況下,無須額外加入刻度框架仍可方便用家閱時。與此同時,無論搭配甚麼殼型,機芯刻度夾板也能完美配合,與系列特色相呼應。新款Pasha鏤空陀飛輪腕表內置9466 MC手上鍊機芯,夾板3:00、9:00及12:00位置的時標為阿拉伯數字,其他呈棒狀,中央還有一個方形刻度圈,在刻度框架之間能看到零部件的運作。新款Pasha還加入了圓形刻度圈圍繞陀飛輪,讓陀飛輪C字橫橋增添秒針功能。新作直徑41mm,備有玫瑰金及白金鑽石款,前者的鏈形表冠飾有凸圓形藍寶石,後者於表圈、刻度夾板及鏈形表冠鑲飾鑽石,更見奢華。腕表配灰色或黑色鱷魚皮表帶,透過新增的QuickSwitch系統可輕鬆裝拆替換。(玫瑰金款$735,000、白金鑽石款$1,060,000)

Continue reading

BAUME & MERCIER Baumatic Day-Date Moon-Phase

我們說一枚腕表不能錯過,可能因為它很美,又或是很獨特,也可能是很複雜,但實際上,你很可能擁有不了,只是,我們希望你不要忽略這樣的一枚好表誕生,它們是品牌花了不少努力才得到的成果。不過,好表也不一定複雜難求,例如這枚Baume & Mercier雙曆月相表,其性價比極高,是伸手可及的作品。Baumatic Day-Date Moon-Phase表殼直徑42mm,外形圓潤,兩邊側線柔順自然,表面經拋光處理,側旁以拉砂打磨。表盤空間開闊,每項資訊各安其所,清清楚楚,楔形時標配Alpha形指針及幼長秒針報時;6:00及12:00位置設有資訊圓盤,上方是星期,下方是日期及月相,3:00及9:00位置分別是品牌標誌、「Baumatic」及「5 DAYS」字樣,整個畫面平衡勻稱。新作的月相顯示以氣泡式窗口展示,其他作品都會把下方掩蓋,只留下上半圓的月牙窗,但它卻用上煙燻灰色水晶玻璃,欲蓋彌彰,一對月亮徐徐轉動的畫面甚是優美。腕表配灰色漸變表盤,淺灰色調由中央往外逐漸變深,自帶光影效果。腕表內置新款Baumatic機芯,以Baumatic BM14自動機芯為基礎,加入雙曆月相功能模組。機芯延續Baumatic的特色,包括5天長動力儲備,高抗磁效能及高精準度,擺頻為4Hz,擺陀及夾板經日內瓦波紋及魚鱗紋修飾,可說是一枚高規格機芯了。讓這枚腕表具吸引力的不單是外形及機芯,更重要是你用多少錢才可把它收入囊中,腕表備有玫瑰金款及不鏽鋼款,後者定價才三萬多,性價比之高實在不好懷疑。(不鏽鋼款$34,300、玫瑰金款$92,000)

Continue reading

鐘表界疫境自強系列──George J. von Burg III

「用最好的心情,擁抱最壞的事情」,在訪問Claro團隊的時候,他們讓我想起了這句話。疫情之下,社會氣氛灰沉,Claro於愚人節發文,戲稱推出一款以抗疫為主題的腕表,旨在跟大家開個玩笑,發放正能量,怎料反應大好,意外地為品牌帶來機遇。Claro董事總經理George J. von Burg III是瑞士人,家族四代皆從事製表業,1967年移師香港發展,Claro正是由他爺爺一手創立。「Claro於1961年成立,在六十年代末盛極一時,曾銷售過百萬枚腕表,至七十年代漸走下坡,故公司把重心放回製表業務,主力設計及生產腕表。Claro雖未有停擺,但只在特定的巿場銷售。」George說。鑑於疫情嚴峻,各地封城兼停工,使George的製表業務大幅下滑,但同時卻為Claro帶來契機。George說:「近年我們有意復興Claro,礙於資源有限,只能緩步發展,集中在網上銷售。近來人人留家避疫,改於網上購物,這反而使我們的腕表銷售數字上升。我相信這段期間所有網購公司的銷售額均會有所增長。疫情就像一個警示,點出網上銷售的重要性。」製表業務放緩,也讓George的團隊有更多時間思考Claro的發展可能,抗疫表Power of Resilience正是醞釀於疫症蔓延時。電子商務市場數碼營銷經理Kon Chan表示,最初只是想借腕表提醒大家留意社交隔離及戴口罩,由構思、設計至發佈只花了三個星期,怎料反應熱烈,他們跟George商量後,便決定弄假成真,於Kickstarter進行眾籌,讓更多人可以擁有這枚腕表。由於Claro的原有型號款式並不適合,品牌設計經理Jacky Chan便重新構思了這個充滿幽默感及玩味的設計:表盤左方的半圓蓋子以口罩為靈感演變而來,獨立的同心三圓盤象徵社交距離,表盤文字「WHO KNOWS」和「PRC」,以及中央的病毒轉盤更是充滿戲謔意味。雖然創作原意是開玩笑,但Jacky的設計倒是認真可行,加上公司有豐富的製表經驗,故在決定推出腕表後,整個團隊也能快速應對。然而,故事也不是一帆風順,策劃經理Kim Kaur指出Kickstarter要求實物樣辦作審批之用,但其時不少廠房因防疫而停工關閉,結果整個計劃被拖遲了一個月。無可否認的是,Claro已因為這項目提高了知名度,促使品牌改變一貫的保守策略,正考慮作更積極的發展。這是疫境下一個小型腕表品牌的故事,Claro遇上了「危」與「機」這對雙生兒,也憑著小型品牌特有的彈性和膽識走在兩者之間,甚至勇敢地跳出框框,尋找新的機遇。「Power of Resilience腕表的誕生不是出於商業決定,而是創意的體現。」George說:「它不單是用於報時,更是一種情感連繫,代表著對未來的希望。」 最後,我希望Claro,以及鐘表界的每位,也能在逆境中化危為機。

Continue reading

鐘表界疫境自強系列──Carson Chan

轉瞬新冠肺炎持續已近半年,香港疫情似有衰減之勢,巿民開始出街聚會,彷彿脫罩的日子就在可待之期。然而這段經歷豈是輕易能忘,期間各種變動所遺下的影響更是難料,往後日子要怎樣走下去,更是值得深思。Carson Chan,著名獨立表評人兼瑞士高級製表基金會(FHH)首席華人教授,指出大眾的心態及行為模式已經有所改變,要關心的已不單是表展能否舉行、零售是否低迷,「高端製表業必須審視未來的發展路向,方可持續下去。」Carson說。因為疫情,原定於日內瓦舉行的Watches & Wonders取消,取而代之是首個網上版的Watches & Wonders。相信不少人曾幻想有天表展會搬到互聯網,齊齊online睇新表,只是沒想過會在毫無預警下突然發生,實際上,它亦不過是一個急就章,難及昔日表展的精彩。「疫情最先在亞洲出現,至2月出現爆發潮,FHH大概只有6至8星期去決定取消表展並移師網上,網上表展籌組時間太短,的確有很多改進空間,尤其是虛擬技術方面。」對於約1/3參展品牌未有於網上表展中展示新作,Carson解釋除了時間倉促之故,也因為一些品牌調整了發佈策略,個別品牌表廠停運,亦導致生產線無法配合於4月發佈新品;但整體而言,Carson表示大部分品牌還是很高興推出了這個網上平台。要論疫情對表壇的最大影響,我們曾經以為是今年無表展,但原來真正的影響是我們根本無法預計明年的表展會如何發生。Rolex、Tudor、Patek Philippe、Chopard、Chanel及LVMH集團已先後宣佈退出Baselworld,改與FHH合作,定於明年4月在日內瓦作新表發佈,但究竟一眾重量級品牌的發佈會與Watches & Wonders是聯手、合併還是並行?至今是個謎團。 「Baselworld的問題非一朝一夕,疫情如催化劑般激化了一眾品牌與Baselworld之間的矛盾,繼而導致聯合退展。這些品牌與FHH合作絕非預謀,更不是FHH作主動,最後會如何合作,只能說甚麼也有可能。」Carson笑言現在唯一肯定的是展覽會場很大,定能容納更多品牌。另外,Carson特別指出Watches & Wonders是高端腕表展,要成為參展商也得符合「HH」(Haute Horlogerie)之名,而Baselworld不單是腕表展,也是珠寶展,所以兩個表展的定位完全不同。Carson相信這次變動會使Baselworld的表展模式轉變,並同時指出Watches & Wonders亦將有別於SIHH的B to B模式,改行B to C,更有利於參展品牌分配資源,接觸多元客戶,對收藏家而言也是好事。疫情期間,人與人的距離拉遠,生活及消費模式改變,相比商業影響,Carson更在意人們對高端腕表的心態轉變。「機械腕表經歷了由實用品轉化為奢侈品的過程,現在已被視作配飾,沒有奢侈品是不會影響人的生活。」Carson續指出很多年輕人對高端腕表興趣缺缺,無法理解其價值,疫情將加固這些想法,所以高端腕表必須認清其角色所在。 「名畫的價值從來不在於所用顏料或尺寸,而是背後的故事以及畫面所表達的感受;高端腕表也該如名畫一樣,焦點不要放在功能規格,而是強調其工藝及故事。」而最令Carson感嘆的是,「腕表製表師的技術極其精湛,但有些品牌卻無法把腕表的技術性及精神傳遞至旗下的銷售員及公關,更無法讓傳媒及用家知道,很多時候,買的賣時,也不了解腕表的價值所在。」高端機械腕表定價動輒五、六位數字,經常有人問:那究竟有甚麼價值?有甚麼用途?Carson坦言是沒有用的,但買一輛700匹馬力的超跑同樣沒有實用,「當一個人提出這個問題,就代表他根本不明白。」Carson認為選購一件高端奢侈品,相當於認同其背後理念,但人要具相關的知識才能真正理解。 「要學會欣賞高端腕表,你不需要懂得製表,但要多看多接觸以培養眼光,不要追求保值,要了解究竟所買為何。品牌也應該多看重腕表的工藝價值,並想方法有效地把背後故事及意義傳遞開去。」Carson相信疫情使發展步伐倒退,現在是腕表品牌重新思考路向的好時候:「說不定這是blessing in the sky。」

Continue reading

Rado 綠表軍團

今年Rado新作甚多,一大特色是對綠色甚為看重,目前所見的每個系列均有綠色款登場,銅殼、鋼殼、陶瓷殼、方殼、圓殼,各形各色,把它們聚在一起,就如一支綠色軍團,既有相同的元素,也有各自的精彩。Captain Cook是Rado近幾年推出的腕表系列,正好填補了品牌過去未見的復古運動表類,巿場反應也不錯。今年系列新增了銅殼款,42mm表殼以青銅製,經拉絲打磨,青銅表圈配上綠色陶瓷刻度圈,配上盒形藍寶石水晶表鏡,增加復古味道。為免青銅氧化時弄污手腕,底蓋為鈦金屬物料,蓋上刻有3個海馬印章,屬系列特色之一。綠色表盤飾有太陽放射紋,金色刻度及指針塗上微黃的Super Luminova 夜光塗層,同樣是為了帶出懷舊色彩。3:00位置為日期窗,白底紅字亦見特色。搭襯綠色皮革表帶,統一了整體色調。Captain Cook綠表不是今年才有,在去年已經推出過鋼殼綠色款。不鏽鋼表殼直徑42mm,配綠色陶瓷表圈,綠色漸變表盤襯托白色刻度及指針,其時配搭五珠鏈帶,今年則推出了新鏈帶款,表殼及表盤等造型不變,但改配三排式鏈帶。另外,防水深度亦由200米增加至300米。 兩款Captain Cook均由自動機芯驅動,動力儲存長達80小時。價錢方面,鋼殼款售$14,100,銅殼款貴數千元,定價$19,300。喜歡方殼的可選True Square系列,寬38毫米,厚9.6mm,中性尺寸男女皆宜。表盤佈局簡約明晰,綠色表盤飾有太陽放射紋,棒狀時標配巴頓式指針報時,時標之間印有刻度幼線,3:00位置是矩形日期窗,12:00及6: 00位印有品牌標誌及「AUTOMATIC」,表盤所需元素不多不少,編排恰到好處。表殼及鏈帶以等離子高科技陶瓷製,呈銀灰色調,有輕盈、耐磨損的特質。腕表定價 $15,600。一眾綠表之中,有兩款我頗為喜歡,一是True Secret綠色款,不是因為它在12:00位置設了圓窗透視擺輪運作,而是因為它的綠色表盤用上漸變綠設計,以鏤空窗為中心向外色調漫漫變深,但盤上沒有任何刻度,只見「RADO」及「SMISS MADE」字樣在3:00位及6:00位,使人可以很純粹地欣賞機械與這塊綠盤,結果反而更吸引眼球。腕表採用40mm拋光等離子高科技陶瓷表殼及鏈帶,內置具80小時動力儲存的ETA C07自動機芯。腕表定價$14,900。我喜歡的另一款是造型懷舊的Golden Horse Automatic,其設計藍本是1957年的腕表原型,與True Secret是兩類不同風格的作品。這時不妨說一點歷史,Rado在1917年誕生之時本為機芯供應商,至1950年代才開始生產自己的腕表,首個系列就是Golden Horse,所以它十分具代表性,這些年來也有過不少演變。去年Rado更新了Golden Horse系列,把腕表回復到1957年的原型概念,如用上37mm拋光不鏽鋼表殼,弧形表盤,棒狀刻度配太子妃式指針,白底紅字的日期顯示也是當年設計,少不得的是6:00位的雙海馬標誌。 系列去年推出了三款限量版時計,配紅色、黑色或藍色表盤,而今年則新增了綠色表盤款,飾有太陽放射紋,色調同樣是由內向外逐漸變深,要留意Rado綠表雖多,但都不是採用同一種綠,而Golden Horse的綠色是近似綠寶石。雖然它的尺碼只有37mm,但在男士腕上也不會顯得嬌氣,只會有古典感。新作同樣是限量版,只生產1,957枚,售 $13,400。表殼:青銅 尺寸:42mm 機芯:ETA C07自動,80小時動力儲備 功能:時、分、秒、日期 表帶:皮革表帶 防水:300米 約售:$19,300表殼:不鏽鋼 尺寸:42mm 機芯:ETA C07.611自動,80小時動力儲備 功能:時、分、秒、日期 表帶:鏈帶 防水:300米 約售:$14,100表殼:等離子高科技陶瓷 尺寸:寬38mm 機芯:自動,80小時動力儲備 功能:時、分、秒、日期 表帶:等離子高科技陶瓷鏈帶 防水:50米 約售:$15,600表殼:等離子高科技陶瓷 尺寸:40mm 機芯:ETA C07自動,80小時動力儲備 功能:時、分、秒 表帶:等離子高科技陶瓷鏈帶 防水:50米 約售:$14,900表殼:不鏽鋼 尺寸:37mm 機芯:自動,80小時動力儲備 功能:時、分、秒、日期 表帶:鏈帶 防水:50米 數量:1,957枚 約售:$13,400

Continue reading

鐘表界疫境自強系列──Anthony Tsang

各行各業之中,最能反映巿道的就是零售業,其興衰代表著經濟狀況,也是社會信心的指標。近幾個月疫情肆虐,零售界大受打擊,奢侈品零售更是首當其衝。東方表行紥根香港59年,是本土著名鐘表零售商,其大中華區市場推廣部主管 Anthony Tsang亦坦言表行身處旋渦中不能幸免。難關有多難,數字是最客觀的說明。「早於去年年中的社會運動開始,及至新冠肺炎爆發,至今已近10個月,期間政府宣佈年對年奢侈品零售數字下跌四成。今年1月,巿民開始減少外出聚會,我們的營業額下跌超過50%,至2月,情況更為嚴峻,人流減少多達八九成,甚至來電查詢也大減八成。」Anthony續說:「加上肺炎在全球各地爆發,各國政府推出封關措施,本來約佔五成的旅客生意現在已接近歸零,不只是內地,日本、韓國、台灣,甚至東南亞的遊客都沒有了。」為應對惡劣的營商環境,Anthony表示表行已作出一連串措施,當中又以確保店舖及店員的安全衞生為首要:「我們會為店員提供口罩及清潔用品,包括清潔劑及酒精消毒搓手液,並會定時清潔店舖,例如噴消毒劑到地毯。」與此同時,他們更一改以往「高私人度」的銷售方式,寧可保持店內空氣流通,並指示員工避免不必要的身體接觸。 走在街上,不難發現很多店舖遲開舖,早收工,東方表行亦不例外。「為了避免人多聚集,我們縮短了營業時間,若有顧客來電查詢,我們會鼓勵進行預約服務,這樣既有助分流顧客,也可確保人客享有自在的購物空間。」此外,目前東方表行已安排員工放假,調配駐店員工數目至最低要求;不過Anthony特別指出公司未有「放無薪假」的要求:「雖然這樣對公司而言也很辛苦及艱難,但期望能同舟共濟,不用減少員工的收入。」疫情之下,2020成為沒有大型表展的一年,一時間,整個表壇失了焦點,對鐘表零售商而言也成了另一個挑戰。「以往表展期間,我們花四五天便能看完大部分品牌的新品,簡單直接;但沒有表展後,模式不得不改變,近來品牌們已邀約看新品,不過一天只能看一兩個,地點也不固定,相比以往更為辛苦。」Anthony說。不過,他認為香港人已經歷過不少風浪,具有足夠的靭性及應變力面對危機,他們亦願意作新嘗試,惟期望品牌能帶來一些具話題性的作品,讓零售商更容易作推廣。 事實上,一般常規型號沒有時間性,客戶自然輕鬆對待,但是一些「可一不可再」的作品,他們便不得不出手了,Anthony指出一些具話題性的作品,例如過去未見的全新型號、限量版等成為了近日的重點銷售項目:「我們相信客戶不是沒有購買能力,而是認為腕表不是必需品,故不急著購買,但當出現一些產量不多,兼具潛力或獨特性的作品,例如Zenith早前推出的大中華特別版及Casio的李小龍特別版,他們還是會感到興趣;又例如H. Moser & Cie.的全新作品Streamliner,雖然定價30多萬,但巿場反應十分理想。」假若人們避免外出,網上平台又是否解決方法?在Anthony眼中,即使沒有疫情,線上推廣及銷售都是一直在討論的項目:「網購於香港愈趨普遍,但還是集中於日用品,在奢侈品領域還沒有成熟。顧客始終重視產品的真實質感,希望能觸碰試戴一下。所以我們目前採用『線上線下組合營銷』策略,與品牌合作進行線上推廣,經由網站、社交媒體、線上遊戲傳遞腕表資訊,再借此引導客戶到店裡選購,把顧客由線上拉到線下。」Anthony認為腕表講究工藝與服務,一定是親身接觸比較完美,雖然疫情之下會受影響,但他們仍然希望主力以此方式為客人服務。

Continue reading

Roger Dubuis Excalibur Twofold 純白夜光表

俗語有云:「無氈無扇,神仙難變」,一枚鏤空表要變出新花樣,可以動腦根的地方其實不多,Roger Dubuis以星形夾板為品牌鏤空腕表立下鮮明形象,今年新推出的Excalibur Twofold不單讓星星發光,還穿上了純白新衣。熱愛創新的Roger Dubuis當然不會讓人輕易猜中其心思,所以表殼不是常見的白色陶瓷,夜光星星也不是直接在夾板表面塗上夜光物料。Excalibur Twofold的45mm純白表殼及表圈由品牌全新研製的MCF礦物複合纖維製作,這種超白物料以99.95%二氧化矽製成,再利用片狀模塑(SMC)工序塑型,其重量比碳纖維還要輕。一身雪白是新作的最大特色,白色表殼外,還配以FKM白色橡膠表帶,其性能比一般橡膠還要高。另外,表盤邊緣的白色刻度框架及內裡的RD01SQ雙飛行陀飛輪機芯夾板均是以MCF製,白色的五角星及雙陀飛輪視窗尤其養眼。Excalibur Twofold的美不只在日光下,也包括黑暗之中,因為它的表帶、機芯夾板、刻度及指針均會亮起夜光。這些夜光也是Roger Dubuis的創新成果。腕表表帶採用品牌首創的LumiSuperBiwiNova技術,使FKM白色橡膠上能出現夜光線條,而MCF夾板能擁有夜光轉角,也是靠Roger Dubuis的專利工藝才能完成,其持續發亮的時間比一般的標準夜光物料多60%。Roger Dubuis Excalibur Twofold腕表已取得日內瓦印記,僅限量生產8枚,售價為$2,165,000。表殼:礦物複合纖維(MCF) 尺寸:45mm 機芯:RD01SQ手上鍊 功能:時、分、雙飛行陀飛輪 表帶:FKM夜光橡膠表帶 防水:30米 數量:8枚 約售:$2,165,000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