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ncpain三大系列新表實拍

案上放著一盤又一盤的新表,面前投射屏幕顯示著新作品的重點,公關跟我們分享表壇軼事,我們去了Baselworld或Time to Move嗎? 非也!今年表展從缺,但早已如箭在弦的新表,延期至2021年太沒意思了,於是各大品牌都趁著六月艷陽天,發布年度新品,包括這次的主角Blancpain。 心中有數,寶珀不大可能在如此環境,貿然推出新一代招牌卡羅素,或者復刻第二枚Air Command同級數的經典,誠如品牌公關總結,今年重點固本培元,新增藍面、微調表面、改良鏈帶等等。 Villeret Complete Calendar Moon Phase 今年藍面落戶兩枚Villeret紅金腕表,第一枚是全曆月相表,不少別家品牌順應藍調熱潮才造藍面,Blancpain卻是歷史悠久的藍血一族,藍面最早可追溯至2000年。2012年品牌有過藍面全曆表,今年終於首次追加40mm紅金款式,調校機制保持品牌特色,可全天候隨時調校日曆,不用擔心個別時間調校會破壞機芯。表殼側邊不設pin-set,改用表耳調校器校正星期和月份,令表殼線條更一氣呵成。($199,500) Villeret Ultra-Slim Date 另一枚採用午夜藍面的腕表為趘薄日曆表,40mm紅金表殼,僅厚8.7mm,功勞全賴Cal. 1151自動機芯,配備兩個發條鼓,動力儲備高達四天,厚度卻只有3.37mm。去年的鉑金專門店版同樣配襯一片藍面,尺寸亦相同,但新紅金版增添了3:00位置日曆窗,實用功能大部分人都會歡迎。($151,000) Villeret Complete Calendar Moon Phase 上文介紹的紅金藍面版本,尺寸稍大一點,也沒有中央秒針。眼前此枚6264全曆表,38mm鋼殼符合近年細表標準,兩層式表殼,視覺顯得比一般38mm腕表為大。全曆和月相組合,早於1983年入籍Blancpain,新一代6264型號是6263型號的fine tune設計,同樣的雙窗星期和月份顯示,不過外緣式日期的指針,就以蛇形取替彎月形針頭,前者在Blancpain家族裡並不陌生。6:00位置的月相盤亦變得沉實低調,銀色月亮除掉了金色的奢華,和白色表盤更天生一對。腕表搭載Cal. 6763自動機芯,採用矽製游絲,擁有4天動力儲備。($103,000) Villeret Ultraplate 38mm鋼殼可以選全曆表,也有這枚大三針薄表選擇。新表為6224型號,和上一代6223比較,細節改動不容易察覺,但整合起來就更有現代筆觸。典雅的羅馬數字時標面積更大,閱時更清晰方便,7:00位置的「VII」時標亦從倒向改回正向放置。標誌性的鼠尾草葉形指針變成鏤空設計,秒針末端則新增創辦人Jehan-Jacques Blancpain的姓名字首標記。為了方便調校時間或上鍊,表冠添置更多坑紋,表底也改成透明設計,可見飾以honeycomb雕紋的上鍊擺陀。Cal. 1150機芯動力同樣可連續運行4天,並使用防磁的矽游絲。($74,000) Fifty Fathoms Titanium Bracelet 去年Blancpain替五十噚基本自動款換上鈦金屬殼,今年延伸至鏈帶,同用鈦金屬製成,作為專業潛水表,品牌這舉動相當貼心,因為鈦金屬鏈帶整體重量只有160克,比五十噚以往的鋼帶輕盈33%。還有一項表壇少見的設計,鏈帶兩邊再看不到鎖緊鏈節的螺絲,螺絲悉數移往鏈節底部,視覺上更和諧完美。腕表直徑45mm,內藏Cal. 1315自動機芯,採用矽游絲,動力儲備可達120小時,防水300米。($142,000)

Continue reading

2020年百達翡麗第一擊

1997年百達翡麗的日內瓦Plan-les-Ouates廠房開幕,紀念版雙子星包括Ref. 5500 Pagoda和Ref. 5029三問表;事隔23年新大樓落成,品牌大手筆以Ref. 6007鋼表作為賀禮,要知道,不鏽鋼之於PP意義重大,不是Only Watch獨一無二款式,就是大時大節的限量版,例如2006慶祝日內瓦總店開幕的Ref. 5565A。要非去年Weekly Calendar Ref. 5212A開了量產鋼版斯文表先例,今年入手Ref. 6007恐怕難上加難。腕表參照Ref. 6006的設計,表殼線條相近,只是不鏽鋼取代白金,直徑增加1mm至40mm。表盤中央有軌道式刻度環,但刪去小秒針用回中央秒針,日期亦從外緣歸位3:00位置。心水清的朋友會發現,灰藍色表盤中央帶有仿如碳纖維的圖案,有點臉熟是吧?3年前Only Watch的Ref. 5208T,正有這種藍色碳纖格紋,凹凸縱橫交錯,不同光線折射之下格外矚目。腕表搭戴Cal. 324 SC自動機芯,備有22k上鍊擺陀,可提供最高45小時動力。透明表底刻有Calatrava十字星圖騰,以及「New Manufacture 2019」字樣,紀念去年首批員工已遷往新大樓的重要時刻。腕表搭配白色縫線的小牛皮帶,表面經過處理呈現紡織布料的浮凸紋理,別樹一幟。Ref. 6007以開心價21萬餘發售,對比近15萬的Aquanaut Ref. 5167A,前者限產1,000枚,不用多費唇舌,有得揀的話大家都知道怎樣選擇。($212,200)表殼:不鏽鋼 尺寸:40mm 機芯:324 SC自動 功能:時、分、秒、日期 表帶:小牛皮帶 防水:30米 限量:1,000枚 年份:2020 約售:$212,200

Continue reading

Chopard藍神鐵三角

認住Alpine Eagle那隻鷹,知道它是蕭邦新一代鋼殼代表;但同樣要認住L.U.C這個名字,1996年品牌回歸製表搖籃Fleurier並建立起製表廠房,翌年,便誕下首枚Chopard Manufacture的結晶品,搭載L.U.C自家機芯。今年不能像去年一樣,去瑞士山區觀雄鷹、賞鷹表(Alpine Eagle),但在香港安靜地鑑賞2020年第一批蕭邦新表,也很不錯。 L.U.C Perpetual Twin 上年蕭邦第一次涉獵飛行陀飛輪推出L.U.C Flying T,今年是和老拍檔重拾舊緣,追溯至2016年,在慶祝L.U.C系列面世20周年之際,品牌發布了L.U.C Perpetual Twin,由品牌Twin雙發條鼓技術驅動,以萬年曆擔當表面唯一的男主角。萬年曆最實用的地方是甚麼?就是除了每年的大小月份,更可自行分辨閏年二月的長短。2016年是閏年,經過四年一閏,今年又重回閏年的日子,大條道理,歡迎第二代L.U.C Perpetual Twin登場。 新表把上一代的銀面拿掉,換上沉實淡雅的藍色。藍面在蕭邦L.U.C家族中並非異類,上至複雜類別的Perpetual Chrono或Lunar One,下至簡約流派的XPS,藍面皆是熟悉的臉孔。表面另一個改動的地方,在於時標的設計,上一代的羅馬數字時標退下陣來,由修長的刻度接班,本身表面資訊已夠豐富,指針和刻度當然愈簡單愈好。雙窗大日曆矗立於12:00位置,很有大當家的氣勢看顧著下面3個副盤,小秒針盤設於6:00位置,月份和閏年於3:00位置顯示,對面9:00位置則是星期顯示棲身之所。腕表搭載和上一代不一樣的L.U.C. 96.22-L自動機芯,機芯體積小了一點,從33mm變成30mm直徑,動力儲備則增至65小時。腕表除了鋼殼款式,另新增玫瑰金殼灰面版本,直徑同屬43mm,並獲COSC天文台認證,雖然你可能覺得,萬年曆不稀奇,鋼殼萬年曆逐漸增多,COSC又是鐘表業界普遍的標準,但將三者給合為一,目前為止,只有蕭邦一個。($193,000) Mille Miglia GTS Azzurro Chronograph 不同的系列,即使同樣擁有藍色調子,也可演變不同風格。L.U.C形象謙謙君子,藍色踏實一點較好,然而披於Mille Miglia身上,卻可狂野一點,最新的兩枚Mille Miglia型號,名字中的「Azzurro」在意大利文中意指藍色,經過鍛面打磨,光芒特別豔麗,加上紅色細節,別有賽車奔放不覊的風範。之前Mille Miglia的GTS計時表,以一片黑面示人,換成藍色表盤之後,更有陽光氣息。表圈呼應藍色主調,同樣以藍色鋁質製成,上有測速計顯示。3:00位置的是Mille Miglia生招牌,白框紅底刻上「1000 Miglia」字樣,箭頭形設計包括日曆顯示。表盤左邊是累計器腹地,設計仿照賽車儀錶板,關於計時的指針均用上紅色針頭,方便區分。藍色小牛皮穿孔表帶以賽車手套為創作靈感,不少品牌亦採用此等做法,裡面還有六十年代Dunlop輪胎紋理的橡膠內襯。腕表直徑為44mm,不鏽鋼製造,搭載獲COSC認證的自動機芯,限量750枚。($58,000) Mille Miglia GTS Azzurro Power Control GTS Power Control有過鋼殼藍面,又或金鋼殼灰面的款式,這次將兩大元素融為一體,蛻變為金鋼表殼加藍面版本。表殼主體以不鏽鋼製成,配襯玫瑰金表圈和表冠,湊一湊雙色的金鋼熱。藍面的映襯之下,3:00位置的紅色箭頭形日曆窗格外奪目鮮明,9:00位置像油量提示的60小時動力儲備也更清楚易讀。不鏽鋼表殼直徑為43mm,內藏Chopard 01.08-C自動機芯,獲COSC天文台認證,搭配計時款式一樣的藍色小牛皮帶,但產量更少,僅有500枚。($76,000)

Continue reading

PANERAI Luminor Marina Fibratech – 44m PAM1119

這個世界,落井下石容易,一沉百踩也不需負上甚麼責任,看看Panerai,從被人埋怨限量版可以私自加碼不好好控制產量,到詬病設計千篇一律只懂吃老本翻炒,最致命是二手價恐慌性江河日下,人言可畏,要看品牌夠不夠硬淨抵住流言蜚語。 然而,對於以爬格子為生的傳媒來說,Panerai依然恰如救星,永遠懂得製造話題,2019年,買表贈送旅程體驗;2020年,既有前無古人的70年保養,亦有史無前例的表殼物料,以下數百字介紹,要多謝Panerai全力灌溉養分。今年Panerai發表Luminor Marina福祿壽三星,各限量270枚,規格統一,44mm直徑,一概用上sandwich dial,下層可透出綠色夜光,機芯亦同為P.9010自動機芯,只不過,3款腕表採用不同表殼:DMLS(PAM1117)、 Carbotech(PAM1118)和Fibratech(PAM1119)。 去年Richemont同門兄弟如Cartier、IWC、Jaeger-LeCoultre及Panerai自己,將新表保養期提升至8年,Zenith則拍心口為El Primero金禧紀念版提供50年保養,區區一年光景,Panerai便將標準推上外太空宇宙,2017年Lab-ID PAM700可以五十年毋須抹油,新表PAM1119基本上可以一世保修,70年內包治腕表頭暈身㷫,只要不是人為損壞便可以了。腕表定價$147,500,看似不便宜,但試想想,假設腕表每3年拿去抹油一次,Panerai現時抹油服務收費由三千至五千不等,70年之內,已可省回6至7萬service fee,這樣計起來又划算不少。福祿壽三星的Carbotech和DMLS表殼都是品牌現役款式,唯獨Fibratech開創品牌和表壇先河,那是一種源自火山玄武岩的礦物纖維,一層一層以交叉形式疊加,然後以特定溫度和壓力製成,硬度和不鏽鋼差不多,但輕盈了70%?!抗腐蝕性更接近完美。 又不會腐蝕,機芯又有70年保修,夜光又是Superluminova X1級別,難怪這是一枚幾乎可戴一世的腕表。為甚麼Panerai要以70年為保養期限?原來今年是Luminor註冊為Panerai商標的70周年,當年Luminor夜光化身Panerai標誌性特色,今天品牌又在夜光大造文章,從慣常的指針和刻度,延伸至表冠護橋和槓桿,加上表殼內圈和表帶縫線,夜裡特別富有科幻感。($147,500)

Continue reading

MONTBLANC 1858 Geosphere

上一年,Montblanc當嚮導帶腕表遊走自然山系;這一年,品牌坐上破冰船帶腕表穿梭雪山冰川。 2020年Pantone Color of the year是藍色,各路腕表追逐藍面順理成章,但不代表每個藍面皆有本事,直中要害教人沒齒難忘。萬寶龍的藍,因為像灑上一場雪,產生出來的化學作用,非常的高。兩年前,萬寶龍整合出1858系列,慣性集合自動表、計時表和最焦點的Geosphere世界時間款式,第一年的黑面Geosphere,既有不鏽鋼,亦有銅殼版本;去年的Geosphere,換上銅殼綠面單一版本;來到第3個年頭,主打鈦金屬殼藍面,但雙龍出海,可配小牛皮帶或雙金屬鏈帶。 近年不乏利用表盤上一個地球儀,粗略顯示各地時區的設計,比如Greubel Forsey或Bovet等,沒有直接告訴你世界時間,但要是你有基本地理常識,可從地球儀大概估算出不同地區的時間。Montblanc也是其中一份子,早於2015年創製Villeret Tourbillon Cylindrique Geospheres Vasco da Gama,表盤裝載兩個南、北半球,閱讀更加方便。及至2018年的Geosphere,就是初階一點的南北半球多時區功能。表盤9:00位置可顯示第二時區,表盤中央則有上北下南兩個半球,外緣設有24小時制日夜指標,只要你略有地理知識,應可認出地球不同位置,對應外圍的刻度可知大概時間。取經自雪山冰川的概念,藍色代表海洋,白色象徵山峰,也依舊在地圖上點出世界七大峰,只不過由去年的紅點變成切合今年主題的藍點。腕表的另一個驚喜,是可選擇雙金屬鏈帶,兩旁較大的鏈節以鈦金屬製成,中間五格小鏈節則改為鋼製,較常見的三格或五格鏈帶特別,剛陽味和1858山峰主題更天生一對。(鏈帶款$48,000、皮帶款$45,000)

Continue reading

JAEGER-LECOULTRE Master Control Chronograph Calendar

是蠻難以置信的,一家開業187年的製表廠,生產機芯少說有1,200台,竟然不曾培植出計時、全曆和月相的三人組合,今年乘著Master Control大軍壓境,才初次披甲上陣。 Master Control問世於1992年,2017年的銀禧紀念,3枚sector dial不意外地當上鎂光燈下的主角;事隔3年,日曆表夠上進,動力長壽了,擒縱裝置也改用矽物料了;全曆表夠破格,外緣式日期的指針會從15號大步跨進90度至16號,月相盤前再沒礙事的遮蔽物;眼前的第3款計時全曆表,骨子裡還是很有Master Control的優雅氣度,卻不知不覺湊齊計時、全曆和月相三項半複雜功能,奉上積家第一次。2020年的Master Control 日曆表和全曆表,尺寸都從原有型號的39mm微調至40mm,Chronograph Calendar卻以不變應萬變,沿用原有計時表的40mm直徑,畢竟斯文表多一分都可能破壞清秀的氣場。對比Calendar和Chronograph Calendar兩個款式,籠統來說就是在全曆注入計時顯示,不用連根拔起大執位的,後者只是犧牲了3和9時標,容納30分鐘累計和小秒針,表盤外緣式日期讓位給脈搏計,自己轉往6:00位置和月相相宿相棲,另外星期和月份視窗靠得親密一點而已。說明是全新組合,機芯當然也是新插班生,由往日計時表的Cal. 751蛻變成Cal. 759自動機芯,同樣配備導柱輪和垂直離合器,動力也一如以往默默耕耘65小時。積家20多年前推出Master Control的原意,是標榜腕表連機芯通過1,000小時(即長達6星期)的測試,如今標準依舊,加上延長了的8年保養期,信心更有保證。另外表帶也延續了兩年前Polaris的快拆更換模式,腕表搭配法國皮革工坊的Novonappa小牛皮帶,透過特別設計的彈簧表耳固定裝置,毋須依賴任何工具便可自行更換不同表帶。($111,000)

Continue reading

鐘表界疫境自強系列──Moment

非常讚同Moment兩位掌舵人Franco和Cyrus的見解,肺炎是一個催化劑,讓大家清楚自己、明白不足,應對疫情不止搓搓手消消毒,其實該從根本經營模式清潔改革,Moment轉變銷售腕表類型,舖家不得不與時並進,甚至香港未來亦理當改弦易轍,才能在後疫情年代掙一片立足地。 冷門轉型熱門 肺炎一到,舖家生意直插,數字嚇人,不是下跌八成就是九成。Moment走運,海嘯來臨前正在轉型,貨品由冷門轉向熱門,疫情下生意勉強做得來。「我們以前專賣冷門特別款式,肺炎前剛好轉向吸納大眾熟悉的牌子,專門尋找限量版或市場難搵的罕有型號,疫情下生意仍然可以,大約下跌兩至三成。」 Franco回憶,昔日不用擔心腕表是否偏鋒,只要向客人道出其特點,不愁沒生意。「現在沒辦法了,唯有面對,加入熱門元素令生意更穩定,三成保持收藏家真正會喜歡的冷門特別款,七成賣大路貨,畢竟好景時花錢比較疏爽,如今消費更小心,大品牌有其brand value,對消費者來說更有保證。」 近廿載的荒謬市場 Franco自2000年左右入行,見證鐘表市場泡沫式膨脹,到達一個不可理喻的地埗。「近20年鐘表市場十分荒謬,以一般零售標準來說唔make sense,一個口罩成本一元可賣兩元,一枚十萬元的高級鐘表,利潤或許只有少得可憐的兩千,但店家卻要壓十萬蚊的貨。」所以Franco斷言,這回疫情對舖家的影響最壞最深遠。「鐘表銷售品牌的利潤最高,直接賺去七成,舖家最叻只賺十多個巴仙,別人說鐘表sales搵錢容易,身光頸靚,其實只是屁話,好景時還可以,現在和洗碗差不多……」 10個煲得返5個蓋 因為Moment是樓上舖,租金壓力較細,人手也不用地舖那麼多,利潤賺少一點,貨品價格競爭力便高一點。「做表講求現金流,遇上big drop,很多舖家都變得緊絀,唯有裁員、關舖。」實力雄厚、口袋夠深的舖家,還有本錢可燒,開舖多、賺錢少的寶號,便最危險了。「舖家的profit margin約為8-10%,如果要200萬養活一間舖,即要做上2,000萬生意,以往生意可以10個蓋冚10個煲剛剛好,現在生意一落千丈怎樣蓋?相信下年初之前,本身分店數目甚多的舖家,或會關掉不少分店。」難保年底經濟復甦,變回10個蓋出來?「估計年底最多返回高峰時期的三、四成,到下年疫情完全過去,很多店舖已彈窮糧絕,要是今年高位承接貴租的店舖,簽下3、4年長約,2021年一樣撐不下去,很大可能壯士斷臂關舖。」 是時候反思 Franco認為,樂觀看待疫情,不一定是壞事,反而可讓牌子思考未來如何令表迷產生passion。「銅表一出大家一窩鋒去造,復古一出全世界都是vintage,像倒模打印,是時候反思了,品牌省回參加Baselworld的費用,可投放多點資源於創作上,不要再沉醉過往的成功,人就是死線將近才學懂進步,現在可能正是一個good time。」 舖家也要反思,只做旅客生意能否生存。「要思考側重一邊搵食是否真正安全,幾年前各大集團如Richemont或Swatch Group已提醒店舖要開始專注本地客群,但很多舖家只對內地客恭敬,遺忘了本地客,其實香港人也會消費,只是期望被尊重的感受。」 香港已完?再造? Franco預測香港未來很難維持鐘表市場最大戶地位,交易可能只剩下現時的一半。「香港作為鐘表進入大陸市場的功用已達尾聲,未來10年,大牌子覺得大陸市場愈趨成熟,我得知的是不少品牌已決定關掉香港部分分店,轉為開在內地,香港的持分額只會愈來愈低。」那香港鐘表業還有甚麼出路?「反而香港在生產腕表方面仍然重要,不少內地鐘表廠的老闆仍是香港人,生產出來的部件仍有頂級水準,吸引瑞士品牌敲門求購零件。香港何不考慮投放更多宣傳於made in Hong Kong身上?讓更多人知道,香港擁有上乘的製表技術。」

Continue reading

鐘表界疫境自強系列──Sam Hines

2020年4月,我們的人生,像跳進另一個平衡時空,做了很多以前不會做的事:在家追看Netflix、在家跟著〈Show肌〉健身、在家用Zoom和朋友對酒當歌,還有連續四個星期,比〈慾罷不能〉更欲罷不能地關注著Sotheby’s的網上拍賣,正如蘇富比鐘表部環球主管Sam Hines所言:「世界正在急速急速地轉變。」面對疫情,以為網拍是權宜之計,後來才發現,網拍已悄悄展現其威力,大有機會成為鐘表拍賣新常態。 網拍試驗喜出望外 莫說各地收藏家不能來港參加拍賣,連拍賣行本身,辦公室停擺的停擺,員工休假的休假,拍賣市場怎會不一潭死水?唯獨香港有打不死精神,蘇富比於3、4月只有香港鐘表部有限度運作,live auction太天方夜譚了,online auction是唯一出路,4月8日起開始連續舉行了4場「Watches Weekly」拍賣,成績好得Sam令也感到意外。「拍賣結果遠勝預期,即使收藏家需要居家抗疫,無阻他們的熱情,4場拍賣合共錄得2,100萬,勞力士Paul Newman Daytona拍得238萬,百達翡麗Nautilus 5711更打破網上拍賣紀錄。」 Sam也觀察到,世界各地收藏家均對嶄新的每周拍賣感到感趣。「以第一場每周拍賣為例,參加者國籍十分平均,30%來自亞洲,30%來自美國,餘下的歐洲居多,當中最令我們意外的是不少為意大利人。」參與者並非來自單一市場,對拍賣行來說,的確是值得鼓舞的訊息。 網拍真正升格 成功非偶然,但一次疫情,助了網拍一大把。「以前的網拍,大多為中檔次款式,亦較易於網上找到,總括來說,就是一些不太值得放進實時拍賣的腕表收容所。現在收藏家不能遠遊,願意付出更多在網上尋找心頭好,未來網拍腕表價值將會提高,永久改變拍賣生態模式。」比如5月舉行、以計時表為主題的每周拍賣,其中一枚百達翡麗Ref. 5070以往是實時拍賣的星級拍品,一年前根本想象不到會在網拍出現。 傳統拍賣有時候讓人覺得高不可攀,換了網拍,接觸面便更大,Sam預期年底之前,會有愈來愈多網上拍賣,virtual比live auction更多。「日後網拍將會增加高價值和極重要的款式,同時改變實時拍賣模式,只選精英中之精英,可能是一些高級古董腕表,數量也會更精簡,從以前大約600枚拍品精選為100多枚。」 Zoom近看 品牌網上發布新表,拍賣行會照辦煮碗嗎?「最近我們正籌備網上串流觀賞系統,可以放大腕表、近看保存狀態,有興趣的買家,可以預約形式,告訴我們想看甚麼拍品,我們便會透過Zoom程式互動,相信不久之後便會推出市場。」窮則變,上課用Zoom,開會用Zoom,拍賣也要與時並進。 人們足不出「國」,表展被逼取消,對拍賣行孰好孰壞?「收藏家買不到表,會從拍賣會入貨;分銷商賣不出表,也會於拍賣寄賣,同樣帶旺拍賣,繼續鐘表交易,不會坐以待斃。」Sam坦言壞處在於香港鐘表展期間經常也有拍賣舉行,不少人會順道往拍賣會看個究竟,各國斷絕來往,對實時拍賣人流難免帶來一點影響。最後Sam給大家的建議是,根據09年金融風暴所得之經驗,收藏家對「藍籌」品牌興趣始終較大,例如百達翡麗、勞力士、江詩丹頓等:「他們的製表哲學不止賺錢,還有對傳統製表工藝的熱愛,收藏家感覺安全和舒服一點。」

Continue reading

鐘表界疫境自強系列──梁青華

從1981年入行,見慣世面的老行尊口中吐出這句:「入行39年最差今次!」心底涼了豈止半截; 還好,這位香港鐘表業總會前主席、人稱華哥的梁青華補充了一句:「香港未來不會太差!」心頭才回暖一些。 華哥由喜運佳到創立天寶鐘表,歷盡中國改革開放、97年金融風暴、03年沙士肆虐、08年雷曼事件等,看慣風浪,由他以歷史為鑑預測未來,最有說服力不過。 剩10%鎖售也沒有 華哥為Corum開設的專門店,位處西九龍圓方,經過社會運動和肺炎疫情打擊,生意大幅下跌:「入行39年最差今次,生意剩下不到10%,現在國內遊客完全絕跡,只能依靠本地客人支撐,但最近於賽馬場合遇上朋友閒聊數句,都感覺當下沒有太熱烈的買表心情,除非是朋友生日送禮,或者新款非買不可。我們亦不敢像平常主動出擊打電話聯絡客人,唯有被動地等待他們上門。」 在華哥心目中,同樣是疫情籠罩,肺炎對零售的殺傷力比沙士來得更重。「沙士感覺壓力沒那麼大,生意照做,亦不乏walk-in的客人,我們也會將新表送到客人指定的地方給他選購。不過經歷沙士的教訓,加上封城措施,大家更了解疫情的嚴重性,生命可貴,寧將健康放在第一位,變得緊張、保守。」 奇跡反彈不容易 華哥憶述,97年金融風暴之後,鐘表行情慢慢回升,千禧年左右已回復平穩,殊不知沙士一役,卻令華哥猶如坐上過山車高低跌宕。「2003年沙士當時喜運佳有7間門市,開首數月生意極差,虧損嚴重,本以為要壯士斷臂捨棄個別分店,但疫情緩和之後,加上開放自由行之助,生意急速反彈,03至04年度的銷售業績結算下來,竟可平反敗局兼獲得盈利。」 然而華哥語重深長提醒大家,沙士式奇跡反彈的日子,不太可能好夢重溫。「今次不一定再現這種優勢了,當年零售、酒店、旅遊業等受惠於自由行帶動,才出現百花齊放的局面,即使預計6月疫情平靜下來,年尾有可能逐步靠穩,但遊客因社會運動和疫情離開了,要他們回來還是要想想辦法。」 雨過天青兩大玄機 談論了很久的本土和遊客消費平衡,肺炎像一個訊號,逼大家認真看待,不能停留嘴上關注階段。華哥說以後很難再出現自由行神話,唯有寄望本地消費再次強大起來。「以往有些零售行業過份偏重自由行,近乎孤注一擲,疫情一到,化妝品店、鐘表店等逼不得已關掉過剩的店舖。不過我相信香港人的消費能力仍在,只要市況回復平靜,大家安心出外購物,本土消費還是甚有潛力,香港未來不會太差,你看看有些正在炒賣的型號根本不受影響便知道了。」華哥補充說,疫情過去,他們會主動出擊,跟本地客戶群增加溝通,例如安排約10多人的小型飯局,看新表之餘也維繫感情,不能像沙士之後『撓埋手』等自由行送上門的了。 另一方面,華哥相信國內依然是香港的重要依靠,期望高鐵能夠真正發揮作用。「高鐵運作之初適逢社會運動,現在又受疫情影響,還沒發揮最大效果,將來社會全面正常下來,高鐵會是重要的交通橋樑,帶來很多國內客人。」當初華哥在圓方開設Corum專門店,就是瞄準那裡的高消費潛力,雲集世界名牌,環境比大眾化的廣東道更高一級,而事實上,在社會運動和疫情之前,圓方店舖的成績一直有長足的進步,未來仍然值得期待。 網購還要走一段路 在肺炎疫情的鍛練下,人們開始習慣網上搜購衛生和日常用品,下一步,有機會拓展至高級腕表嗎?「我們也曾在深圳嘗試開設網店,但只限於三數千的款式比較成功。或許,國內有些城市沒有某品牌的專門店,客人有機會網上購買,但不會是數十至數百萬的款式。一般價值高的腕表,消費者會希望戴上手親身觸摸,看看尺寸是否適合、表帶顏色是否滿意,香港地方不大,點到點大部分不用一個鐘,暫時看不到網購可以佔據一個很大數字。」

Continue reading

長命夜光俠 Panerai Luminor Marina PAM1117

誠意推薦《職業特工隊7》湯告魯斯戲內佩戴,劇情不如這樣:先用3D打印腕表出來(別再打印臉皮了,看得多不怕觀眾厭倦?);然後去廢置核電廠英雄救美,為了隱藏自己做到敵明我暗,一腳踢爛電箱,用腕表夜光探測前方虛實;又然後隻身肉搏整隊僱傭兵,救得美人歸,但發現腕表不小心撞停了,懊惱之際,醒目的Benji走出來說腕表應該有70年保養……70年保養究竟是怎麼樣的概念?假設當年買了一台Ferrari 125 S,或者一部Leica M3 Prototype,到今天它們都在保養生效期之中⋯⋯去年Richemont同門兄弟Cartier、IWC、Jaeger-LeCoultre及Panerai自己,將新表保養期提升至8年,Zenith則拍心口為El Primero金禧紀念版提供50年保養,區區一年光景,Panerai便將標準推上外太空宇宙,2017年Lab-ID PAM700可以五十年毋須抹油,新表PAM1117是基本上可以一世保修,就算你年少有成,20歲買得起應該要幾十萬的PAM1117,70年後閣下已經是90歲長命伯伯了。 為甚麼Panerai要將保養設定為70年?80年不是更不可思議?60年又不是更有循環的意味?真正的原因和Luminor有關,遠在1940年,品牌已開始引入Luminor夜光物料,在這70周年的日子,以此為保養期限的benchmark,更加門當戶對。和Panerai爭奪創新表殼物料武林盟主,只會自討沒趣,Composite鋁化陶、青銅、Carbotech碳纖維、Eco-Titanium環保鈦金屬、BMG-Tech金屬玻璃等等,開潮流風氣之數量,不是狀元也是榜眼了。2016年,品牌推出PAM578 Luminor 1950 Tourbillon GMT,兩年後差不多規格的PAM767和PAM768登場,和現在PAM1117的型號編碼中都有一個「7」字,冥冥中流露同室關係,同樣以直接金屬鐳射燒結(Direct Metal Laser Sintering)製成鈦金屬表殼。現代3D打印技術漸見成熟,造屋造車造火箭都不成問題,但放諸表壇尚屬摸索階段,個別品牌會以3D打印prototype,Christoph Laimer亦曾創製3D打印陀飛輪,但穩定地輸出表殼的只有Panerai這個異數。DMLS生產過程是利用光導纖維鐳射技術,將鈦金屬粉末燒結成0.03mm的薄層,然後一層一層噴製塑型,過往兩代的特點是鏤空表殼,外表無異一般鈦金屬,但鏤空結構幫上減磅一把,PAM578當時的資料顯示不計表帶只重98克,全新PAM1117因為省掉陀飛輪,44mm表殼僅重18克,計上機芯和表帶才重100克,未去到挑戰最輕盈腕表,然而以Panerai標準來說是輕裝上陣了。沒錯,DMLS 3D打印方便製成複雜的內部形狀,塑型得以更天馬行空,但礙於所有嶄新物料的通病,生產成本較高,看看第一枚藍寶石水晶表殼和現在款式的價格分野便不難理解,上兩代DMLS鈦金屬表身價都在百萬級別,亦僅可限量生產。PAM1117數量稍多一些,全球限產270枚。Panerai和夜光情比金堅,義無反顧得兩個孩子的名字都和夜光千絲萬縷。Radiomir和Luminor代表兩種夜光物料的朝代更迭。Radiomir靈感源自含有Radium(鐳)的夜光物料,1916年已被品牌使用,但因為輻射量太強,上世紀四十年代被蘊含Tritium(氚)的Luminor夜光物料取代,並直接以此為系列名稱。 除了指針或刻度,夜光早已滲透各界層面,A. Lange & Sohne發明吸收紫外線儲存夜光能量的Lumen系列,、Ball Watch創新於表圈鑲貼自體發光氣燈、Bell & Ross Full Lum型號更是表面和表帶大面積附帶夜光。今年輪到頒給Panerai表壇之光,表盤時標和指針不在話下,夜光版圖再覆蓋表冠護橋、表冠、槓桿和表帶上的品牌標誌。同時,用上SuperLumimova光譜裡的X1超級夜光,勝過標準和A級的SuperLuminova,經過兩小時後,亮度高於標準級別的60%以上,白天看腕表是一枚藍面小三針,黑夜裡頭卻化身鐳射夜光俠。表殼:DMLS鈦金屬 尺寸:44mm 機芯:P.9010自動 功能:時、分、小秒、日期 表帶:Sporttech織紋皮帶 防水:300米 限量:270枚 年份:2020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