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項聯乘

2018年尾,Tag Heuer與Bamford及Supreme合作後,再與有潮流教父之稱的藤原浩(Hiroshi Fujiwara)聯乘推出一枚Carrera Heuer 02 by Fragment Hiroshi Fujiwara腕表。今年這一枚Formula 1是兩者的第二次合作,亦是品牌首次在Formula 1系列中搭載自家的Calibre Heuer 02自動機芯,與上一代的Carrera表款在功能及機芯上都一致。 新表以Tag Heuer六、七十年代的經典賽車C-case型號作為設計靈感,加入藤原浩一貫的簡約主義風格,精減非必要的元素,保留腕表構造的精髓,突顯出陶瓷表圈上的經典測速刻度。整個黑色蛋白石表盤上沒有額外的裝飾,只在3:00及9:00位置設有兩個黑色壓紋計時盤,而4:30位置的「Fragment」與12:00位置的雙閃電logo正是藤原浩自家品牌的標記,整體顏色黑白十分鮮明,並以鮮紅作為點綴,也在表背採用紅色藍寶石水晶,加強時尚的風格。不鏽鋼腕表直徑44mm,可防水100米,於7月27日公開發售,全球限量500枚,但香港分配到的貨量只有個位數,轉瞬間已經售罄,想買的表迷要留意外國網站。($49,400) 今年最重要的聯乘肯定是兩大鍾表品牌的突破性合作,其實這並非是鐘表界的首次,Laurent Ferrier與Urwerk便曾在2017年為Only Watch攜手打造過一款腕表,後來雖然換了一個ax半拱形表鏡、立體陀飛輪及斜體顯時方式,兩者一拍即合。一個做了四色版的LM101、一個做了五色版的Endeavour Cylindrical Tourbillon,每款都限量15枚。 為甚麼是15?原因很簡單,15正正是H. Moser回歸表壇的年份,亦是MB&F創立的年份,數量好像不少,但實際開售時卻是一枚難求。首先介紹的是LM101,為了能更好地展示出Moser Concept系列的純粹簡潔,以及為煙燻表盤展現更大的空間,Max特意選取了Legacy Machine 101作為今次聯承的主要舞台。腕表只有一個特大的平衡擺輪、偏心的時分針,和一個極度簡約的動力儲備顯示。當中的平衝擺輪更選用了與MB&F合作了十年、Moser姊妹公司Precision Engineering AG所製的雙游絲,成對的配置可以校正游絲在伸展時重心偏移的問題,大幅提升精準度。為了能充分展現Moser Concept系列「返璞歸真」的理念,MB&F並沒有在表盤上加入品牌標誌及時標,僅在機芯上簽名以作識別。不鏽鋼腕表直徑40mm,搭載自家研發的手上鍊機芯。($417,000) 然後是Endeavour Cylindrical Tourbillon腕表,Moser選取了MB&F LM Thunderdome作為主要設計靈感,42mm表盤的上半部分是一個60秒立體陀飛輪,並沒有LM Thunderdome三軸陀飛輪的複雜,但內裡採用的圓柱游絲則是自家出品,亦是為MB&F該枚腕表所研發出來的,因為其形狀特殊,其製作困難度較傳統游絲高出近十倍的時間。表盤下半部分的40度傾斜時分盤,為了使表盤的煙燻色表盤能毫無阻礙地呈現出來,品牌特意採用藍寶石水晶作為時分盤,並固定於圓錐齒輪系統上,確保扭力於兩平面之間能順利傳遞。不鏽鋼造殼,搭載的是HMC 810自動機芯,具有三天動力儲備。($660,000) Octo Finissimo Tourbillon Automatique Carbon Octo Finissimo Automatique Extra-thin 三年前,曾特意去東京國立新美術館,參觀安藤忠雄展覽,內裡一比一的光之教堂是參觀者最流連忘返之地。安藤忠雄絕對是日本當代最著名的建築大師,而今年他與Bvlgari合作,創製出兩枚極具個人特色的作品,分別是限量200枚、鈦金屬外殼、搭載只厚2.23mm BVL138自動機芯的Octo Finissimo Automatique Extra-thin腕表,以及限量8枚、碳纖維外殼、搭載全球最薄BVL288陀飛輪機芯的Octo Finissimo Tourbillon Automatique Carbon腕表。 兩款腕表都沒有任何時刻、logo,但表盤卻有螺旋圖案由小秒針底部或陀飛輪方向引伸而出,象徵永無窮盡的時間。安藤忠雄一向喜愛以混凝土及玻璃來設計建築物,並結合具有創意的採光方式,品牌特意選用如水泥色澤的磨砂鈦金屬及碳纖維做外殼,而Octo系列的設計及線條運用亦與安藤忠雄的創作理念不謀而合。 Excalibur Huracan 自從2017年開始,品牌主要聯乘對象有兩個,一個是意大利超級跑車林寶堅尼、一個是著名輪胎品牌Pirelli,每一年的腕表款式都深受車迷及表迷的歡迎,連在SIHH表展中都有一部鮮黃的林寶跑車停在展廳中央,極具震撼。與汽車品牌做聯乘,最重要是要突顯出車輛本身的特色,今年這枚全黑版的Excalibur Huracan腕表,其RD630自動機芯的上半部分夾板,便是仿效跑車中V10引擎的「引擎室拉桿」設計,表底透明水晶玻璃下的車胎形擺陀,更是受到超跑車輪的啟發而創製,可重現360度極速運轉的視覺效果。最重要是腕表12:00位置的12度傾斜擺輪,是品牌與Lamborghini Squadra Corse(林寶堅尼賽車部門)聯合創作機芯的標誌性元素。45mm鈦金屬腕表,其表殼、表圈和表冠都有黑色DLC塗層,再加上可自行更換的黑色橡膠嵌以阿爾坎塔拉(Alcantara)面料表帶,這種常用於超跑座位的面料不僅觸感柔軟,並且輕盈,由內至外都黑得非常徹底,極具型格。($383,000) Seamaster Diver 300M 007 Edition 許多荷里活大電影中,經常會見到不同腕表品牌的出現,但Omega與鐵金剛007可說是最長青及深入民心的合作。兩者的合作關係要追溯至1995年,Pierce Brosnan第一部主演的《Golden Eye》,優雅紳士的造型與Seamaster Diver 300M結合出不一樣的魅力,自此兩者成為了不可缺少的拍檔。今年將會是鐵金剛系列第25部電影《No Time To Die》上映的日子,亦是Daniel Craig最後一部007電影,品牌早於去年尾已宣布推出007專屬特別版,這款腕表亦會在大銀幕中亮相,可惜電影因為受到疫情影響,原定於4月份上映,現已改至年底,而腕表亦將會隨之更改推出日期。 今次腕表採用全新設計,具有濃厚的軍表味道,據說Daniel Craig與電影製作人都有提出意見,故此加強其軍表的造型之餘,亦具有復古元素及色調。腕表直徑42mm,鈦金屬外殼,採用同樣材質的網紋鏈帶,或NATO布帶,搭載的是8806 Co-Axial Master Chronometer自動機芯,可抵禦15,000 gauss的磁場。(鏈帶$75,300、NATO帶$66,400) H1.0 X MR PORTER MR PORTER是全球著名的男裝零售網站,許多鐘表品牌亦有在平台上出售其產品,網站在2019年引入HYT,隨後兩者便作出合作,於今年推出僅有五枚的限量版表款,並只在網站上發售。腕表以黑白作主調,黑色DLC不鏽鋼表殼直徑48.8mm,內裡標誌式的流動液體顯時,是以黑色及透明液體推動,而黑色緞面表盤襯以塗有白色Super-LumiNova的時刻,顯得分外出眾,而表盤的「60」、動力儲備顯示,以及表殼6:00位置的側面都有紅色作點綴,加強視覺效果。腕表搭載的手上鍊機芯,具有65小時動力儲備,可防水50米。(39,200歐羅) Big Bang Sang Bleu II Limited Edition 如果要論聯乘,Hublot絕對是聯乘界的多產品牌,無論是賽車、足球、高爾夫球、柔道、撲克牌、雕塑家等,都可以為其量身打造專屬腕表。而自2015年起,品牌與Sang Bleu刺青工作室創辦人Maxime Plescia-Buchi展開合作,從而又開拓出不一樣的設計美學。第一代的Sang Bleu表盤上結集了多個方形,交織成八邊形圖案;而2019年才出現的第二代則沿用幾何圖案美學,兩個累計副盤呈六邊形,呼應表殼輪廓設計。表盤中央只有一根指針,是末端為三角形的計時秒針,還有兩個修長的菱形,白色三角形尖端較大的指示小時,較小的顯示分鐘,兩支指針不斷轉動時,便會構成千變萬化的幾何圖案。 今年品牌再次推出第二代Sagng...

Continue reading

Montblanc 全新Star Legacy 展現細節

Montblanc這兩年再次整合過旗下的腕表系列,包括重現 Minerva表廠經典的1858系列、延續歷史的Heritage系列、有著優雅造型的Tradition系列、運動感十足的TimeWalker系列等等。而這次在港展出的Star Legacy系列,可說是集數家之長,既有Minerva表廠的加持、又有經典元素,以及復古味道,貼合現代典雅時尚的追求。(Text:Delia / Photo:Ringo)Orbis Terrarum源自拉丁語,即「全球」、「地球」和「世界」的意思,這款世界時間顯示的功能,最早於2015年,出現於Heritage Spirit系列,次年再加入當時新推出的4810系列,以彩色的地圖圖案奪取大家的關注。今年,4810系列已不復在,品牌將其自家製的MB29.20自動機芯移師至Star Legacy系列之中,彩色地圖被藍寶石水晶表盤及金質地圖取替,大家仍能欣賞到北半球24個城市及時區的顯示。 要調校時間時,先調節8:00鐘位置的按鈕,將當地時間城市對準6:00位置的紅色三角形;接著,以表冠調節時分針,與此同時下層的日夜顯示盤亦會一同轉動。在設置正確的當地時間後,表盤周圍將同時顯示24時區的所有時間,在去旅行至另一時區,只需將該城市對準6:00位置。再次按下8點鐘位置按鈕,則時針、城市、晝夜圓盤和24小時時區都將一起自動旋轉,即可完成時間設定。時針1小時跳動一次,而不會影響分鐘。腕表備有不鏽鋼版($52,900)及玫瑰金版($158,600)兩款,直徑43mm,可防水50米。Star Legacy系列設計靈感源自 Minerva 表廠的經典腕表,以及其於 19 世紀末和 20 世紀初製造的懷表款式,故此保留了許多特色,包括優雅的葉形指針、銀白色表盤上飾有品牌標誌的放射式星形扭索條紋、洋蔥形表冠、路軌式分鐘刻度和細刻浮雕(上下扭索條紋),以及源自 Minerva 表廠傳統懷表並經重新設計的阿拉伯數字時標。 這枚月相腕表其6:00位置的視窗結合了月相和日期顯示,簡約而清晰易讀,腕表置於 42 mm圓形不鏽鋼表殼,搭載MB 29.14自動機芯,擁有42小時動能。($32,100)一直以來Star Legacy系列都包羅了男女、簡約、複雜等不同尺碼、不同功能的腕表,方便大家選擇最合心意的表款。其尺寸由42mm至32mm不等,為了更符合現時潮流的趨勢,品牌今年加入全新的43mm版本,並同時推出計時兼DayDate款式,以及大三針日曆款式。兩者皆配備帶有緞面和拋光細節的不鏽鋼殼,並搭配象牙色或碳灰色表盤。前者搭載MB25.07自動機芯,動力儲備有48小時,可在3:00位置看到星期及日期顯示。($35,400-$37,800)後者的Star Legacy Automatic Date腕表,則搭載MB 24.17自動機芯,具有38小時動力儲備。($24,000-$26,400)兩者皆搭配由意大利佛羅倫斯Richemont Pelletteria製作的Sfumato表帶,並備有不鏽鋼三鏈節表鏈,及可防水50米。

Continue reading

IWC Portugieser Yacht Club Moon & Tide

品牌今年主力推出Portugieser葡萄牙系列,將所有腕表款式換上自家機芯,當中此系列非常受歡迎的計時及自動機芯款式,都以新機芯取代了原有表款。除了基本款外,品牌還有多枚複雜腕表,包括這款品牌首次製作及全新研發、具有潮汐漲退顯示功能的Moon & Tide腕表。其實Yacht Club系列是在1967年才加入Portugieser行列,強調的是奢華、獨特及堅固。雖說整個腕表系列都是按航海時計、精確時計作為最初的設計意念,但對於船隻舶岸時要留意的潮汐漲退功能,卻一直未被加入其中,直至今年才以玫瑰金配以海洋般湛藍的表盤及同色系橡膠表帶一同登場。潮汐其實是由地球、月球、太陽三者之間的引力和離心力交互作用下所造成的,當地球每24小時自轉一圈,便會出現兩次滿潮和兩次乾潮,但要同時配合月球的運行速度,才能得知正確漲退時間,大概每12小時24分鐘會滿潮一次。於表盤6:00位置的12小時刻度中詳細顯示出滿潮和乾潮的預計時間,預計100年後才會有10分鐘誤差;12:00位置的雙月相顯示進一步指出大潮和小潮,從而提供目前潮汐強度的相關資訊。44.6mm紅金表殼搭載的是具有60小時動力儲備的82835自動機芯。($138,000)

Continue reading

PIAGET Altiplano Ultimate Concept

2018年由伯爵旗下的「研究和創新」(Research and Innovation)部門經過四年自主研發及製造的Altiplano Ultimate Concept腕表,創下了全球最薄的手上鍊腕表紀錄。當時無論是一體成形的表殼、獨特的內嵌式上鍊表冠和極致纖薄的水晶玻璃表鏡,甚至那條獨特的表帶,都為表壇帶來很大的震撼。然而「概念表」因為只此一枚,並未正式推出市場發售,表迷們無緣與其相見。相隔兩年,品牌終於將這枚機芯連表殼僅2mm厚、採用鈷基高科技合金材質表殼、直徑41mm的概念腕表正式投產,不過品牌明言因為製作相關部件非常耗時,故此一年只能製作三枚,非常珍貴。 一般傳統的腕表具有四層結構:表圈及水晶表鏡、表盤和裝嵌在表殼及表底中間的指針和機芯。但伯爵早在2014年已將表殼與機芯融為一體,推出厚度為3.65mm的900P腕表,為品牌的超薄大業奠下重要的基礎。Altiplano Ultimate Concept腕表的表殼因極致纖薄而無法以金質雕琢,必需採用鈷基合金材質,這種強韌的嶄新物料較金質堅固2.3倍,令製作難度倍增。其他組件則徹底重塑尺寸及重新設計,例如齒輪的厚度由傳統的0.2mm降至0.12mm,而標準腕表一般厚1mm的藍寶石水晶玻璃表鏡亦將厚度大削八成至0.2mm,絕對令人歎為觀止。1957年品牌所製的9P手上鍊機芯與今日的900P-UC手上鍊機芯同樣厚度,這不止是品牌對超薄機芯工藝的一大挑戰,亦是傳承歷史的紀念碑。全新腕表一共有五項專利正在申請中。($3,060,000)

Continue reading

MB&F X H. Moser 你的設計 我的名字 Part 2

兩大獨立品牌相遇,除了吸取對方所長,亦要一展自己的功架。Moser將MB&F的直筒游絲及傾斜時分盤發揚光大,MB&F亦將Moser的無字天書及最美煙燻表盤展露無遺。繼Endeavour Cylindrical Tourbillon H. Moser × MB&F之後,可以好好欣賞一下LM101 MB&F × H. Moser了。據MB&F創辦人Maximilian Busser所講,一開始是他看中了H. Moser的雙游絲、fume煙燻表盤,以及Concept系列的純粹,而主動向Moser CEO Edouard Meylan提出合作意願,而Edouard亦想借用MB&F的許多設計特色,兩者一拍即合。再加上二人一向老友,今次的合作絕對是順理成章。為了能更好地展示出Moser Concept系列的純粹簡潔,以及為煙燻表盤展現更大的空間,Max特意選取了Legacy Machine 101作為今次聯承的主要舞台。「我不希望因為萬年曆等複雜的設計而遮蓋了表盤的特色,故此特意挑選了這一款腕表。」Max曾在訪問中解釋過其設計的理念,而LM101亦只有一個特大的平衡擺輪、偏心的時分針,和一個極度簡約的動力儲備顯示。當中的平衝擺輪更選用了與MB&F合作了十年、Moser姊妹公司Precision Engineering AG所製的雙游絲,成對的配置可以校正游絲在伸展時重心偏移的問題,大幅提升精準度。為了能充分展現Moser Concept系列「反璞歸真」的理念,MB&F並沒有在表盤上加入品牌標誌及時標,僅在機芯上簽名以作識別。 既然採用了煙燻表盤,一種色彩自然不夠,品牌同時準備了四種煙燻表盤:煙燻紅、宇宙綠、水藍,以及最經典的電光藍。外殼與Endeavour Cylindrical Tourbillon一樣採用了不鏽鋼,這亦是MB&F歷來第三枚可公開選購的不鏽鋼腕表,意義非凡。腕表直徑40mm,搭載自家研發的手上鍊機芯,機芯學設計與修飾打磨仍然是大師Kari Voutilainen負責,但亦同時加入了一現更符合現代的修飾方式,如黑色NAC塗層的表橋等。腕表各色限量15枚。表殼:不鏽鋼 直徑:40mm 機芯:手上鍊 功能:時、分、動力儲備顯示 動力儲備:45小時 限量:15枚 約售:$417,000

Continue reading

H. Moser X MB&F 你的設計 我的名字 Part 1

一直都知道H. Moser的老闆Edouard Meylan與MB&F的老闆Maximilian Busser是老友,兩個品牌亦有長達十年的合作背景,因為MB&F所使用的游絲正是H. Moser姊妹公司Precision Engineering AG所供應。但想不到兩者還可以來一次如此獨特的crossover,一般而言兩個品牌的結合,多是腕表與其他行業的品牌,如汽車、服裝、珠寶等,但兩個鐘表品牌互相融合出具有各自特色的腕表,這絕對是難能可貴的一次經驗。還記得上期介紹過的MB&F LM Thunderdome嗎?半圓拱的藍寶石水晶玻璃、立體陀飛輪、斜面的時分針盤,H. Moser正是吸收了此表的重要元素,當Maxi與Edouard提及喜歡對方品牌的雙游絲、煙燻表盤及Concept系列,而想要合作時,Edourad一口答應,但要求是讓他們重新演繹MB&F一款作品。故此,便出現了這款Endeavour Cylindrical Tourbillon腕表,雖然設計概念相似,但所有機芯、陀飛輪及表盤都是由H. Moser自己製作而成。 首先是42mm表盤的上半部分是一個60秒立體陀飛輪,並沒有LM Thunderdome的三軸陀飛輪如此複雜,但內裡採用的圓柱游絲則是自家出品,亦是為MB&F該枚腕表所研發出來的,因為其形狀特殊,其製作困難度較傳統游絲高出近十倍的時間。表盤下半部分的40度傾斜時分盤,為了使表盤的煙燻色表盤能毫無阻礙地呈現出來,品牌特意採用藍寶石水晶作為時分盤,並固定於圓錐齒輪系統上,確保扭力於兩平面之間能順利傳遞。這枚crossover版本腕表以不鏽鋼造殼,搭載的是HMC 810自動機芯,具有三天動力儲備,因為是在品牌原有機芯上作出改動,故此其表冠被移至9:00位置,算得上是首款左手版腕表。新表共備有五個版本,分別是電光藍、宇宙綠、酒紅、Off-White灰色及冰河藍五色煙燻表盤,各限量15枚。用以紀念H. Moser回歸表壇十五年,以及MB&F創立十五年,極具意義。表殼:不鏽鋼 直徑:42mm 機芯:HMC 810自動 功能:時、分、立體陀飛輪 動力儲備:72小時 限量:15枚 約售:$660,000

Continue reading

鐘表界疫境自強系列──邱子傑

創立於1997年的歐洲坊(Europe Watch Company),代理多個超級腕表品牌,並且紮根於尖沙咀東部超過廿年,是表迷及遊客選購時計的熱門地點。但創辦人兼行政總裁邱子傑(Jeffery)直言,早於數年前開始公司已不再單單依靠遊客,而是多了許多本地熟客的支持,故此在疫情初期生意影響並不太大,「鐘表零售是一項長線生意,大部分零售商都具有很強的實力,大家都曾經歷過沙士及多次金融風暴,我覺得今次的新冠肺炎疫情總會過去,大家都會捱得過。」對歐洲坊而言,疫情的影響在近兩個月才真正顯現,「其實在二、三月時,我們的生意額仍算穩定,但從四月開始才有大幅度下跌。四月份的生意額比去年同期下跌了近40%,五月份的生意亦非常冷清。」歐洲坊身為百達翡麗、Rolex及Tudor等多個鐘表名牌的銷售代理商之一,一直吸引著許多本地及來港旅遊的表迷。Jeffery表示,內地客人與遊客無法入境對香港零售業有著一定的影響性,但集團已經在尖東地區經營超過二十年,與許多本地客人建立起良好的關係,「我們早在數年前開始已不再單靠遊客來維持銷售成績,有許多本地客人成為我們的熟客,憑著良好的口碑及服務,雖然年初開始新冠肺炎疫情嚴重,但今年第一季度的銷售成續仍然非常穩定。」 對於四月份開始下滑的銷售數字,Jeffery認為與疫情持續導致消費意欲下降有關,「當然各大品牌沒有新貨登場亦是一大原因。」Jeffery自稱公司在疫情開始後便已做足衞生防護措施,每間店舖的清潔、為客人探熱等一直都有做。「我們店內環境比較大,有多個獨立的VIP房間、吧檯等,能為客人提供私隱的同時,亦有助大家保持社交距離。」對於近日許多鐘表、珠寶零售店內只有零星客人,店舖職員似乎無所事事的情況,Jeffery直言事實並非如此,「其實我們店內職員都非常忙碌,因為明白到客人無法或不想上街的心情,職員會主動以不同的通訊軟件與熟客聯絡,經過長期的接觸,了解過客人的喜好後,能更容易向客人提供適合的產品,或者像朋友般交流,保持良好的關係。」 因應最近較冷淡情況,歐洲坊正是檢討現有服務及銷售模式的最佳時機,「我們為店舖職員提供了大量的培訓課程,除了提升產品知識外,溝通及服務方式亦要有所改善。我們與各大品牌合作,由品牌向我們職員更詳細地解說品牌歷史、腕表細節等,故此職員們其實比以往更要忙碌。」Jeffery認為這是提升自己及店舖形象的好機會,面對網上銷售逐漸增多,他指對腕表而言,親身體驗、佩戴才能真正感受到腕表的魅力。他承認網上的大量宣傳有助客人對相關品牌及表款提升興趣,「但始終照片與實物是有區別的,只有真的摸得到,才能讓人有所比較及選擇,所以零售店仍然是具有優勢的。」對於現時本港鐘表零售業所面臨的難關,Jeffery表現得非常有信心,「作為一項長線生意,鐘表業絕對是一個穩健的生意,因為要經營一家代理多個品牌的零售商,本身的投資額已非常大,故此零售商本身都很有實力,而且大家都經歷過以往沙士、金融危機等問題。今次的疫情總會有完結的一天,我相信大部分的行家都能捱過今次難關。」Jeffery自言做生意一定有高低起伏,市道好時有市道好的煩惱,市道不好時亦要做足準備應付問題。忍不住問他生意好會產生甚麼煩惱,他笑言:「生意好時,很多熱門產品不夠賣,有些客人會選擇去外地購買,這當然算是一種煩惱。」 作為一家代理商,Jeffery認為只有做到「有合理定價、給予消費者信心,以及良好口碑。」生意自然陸續有來,故此其經營模式並不會作太大改變。面對現時瑞士鐘表展的突發更改,明年可能要在不同時期出席多個表展,Jeffery無奈表示,「以往去表展除了欣賞未來一年的新產品,考慮買貨的成本、公關宣傳的策略外,與各大品牌主理人的相聚亦是重要目的。」 雖然現在各大表展化整為零,表展及品牌也開始嘗試B2C(Business-to-Customer)模式,但代理商作為品牌與客人之間的「中間人」,肩負著非常重要的角色,他強調:「香港本地客人很多都非常有要求,我們作為專業的代理商,更需要以多年的經驗及人才去為客人介紹不同的腕表。」他認為這是一份可以長久做下去的工作,亦能傳承至下一代,「當然我仲未老到要退休。」Jeffery對於現時的工作充滿熱忱,亦對將來滿懷期待。

Continue reading

Jaquet Droz 2020新表

在各大表展都取消、疫情日趨嚴峻的情況下,想不到Jaquet Droz卻有大批新表,在四月初來到香港,為一眾表迷送上及時雨。讓我們一同欣賞各款新表的工藝及美態。Grande Seconde Skelet-One Plasma Ceramic 品牌去年亦曾以陶瓷造殼,製作過一枚全鏤通的Grande Seconde腕表,今年這款雖然同樣是陶瓷,但卻是品牌首次採用的等離子陶瓷。這種陶瓷是經過20,000度高溫燒製,使原本白色陶瓷轉化成如今偏向碳灰色的金屬光澤,內裡卻並沒有添加任何金屬成分。這種陶瓷保留了原有的特性:硬度、輕盈度和耐刮性能,最重要是當擁有者佩戴一段時間後,可以將表交給品牌回廠經過二次燒製,表殼色澤會變回白色,非常神奇。腕表直徑41.5mm,搭載JD 2663SQ手上鍊機芯,配以深灰色織布表帶。($191,700)Loving Butterfly Automaton Chinchilla Red 品牌今年準備了兩款Loving Butterfly腕表,一枚是以藍色蛋白石作為表盤,另一款側是這枚採用十分稀有的木化石(Chinchilla Red)造表盤,那個駕駛著蝴蝶車的金雕丘彼得,配上紅金外殼,使整個畫面如落日黃昏一般溫暖。與此同時,表盤上的時分盤則採用了縞瑪瑙裝飾,腕表直徑43mm,搭載JD 2653 ATi自動機芯,具有矽製游絲及22K紅金擺陀,可儲能68小時。因應著早前澳洲大型山火的災難事故,品牌決定將這款僅限量28枚的腕表,每賣出一枚,便會全球捐出100棵樹,作為對大自然的回饋。($1,022,400)Petite Heure Minute Tiger 微繪琺瑯工藝一向是品牌的一大絕技,今年大師繼續在黑色琺瑯上繪畫出細緻而具有霸氣的白底黑紋老虎,並且特意集中於眼部位置,讓人每次閱讀時間,都會與其對視。白金腕表直徑43mm,搭載JD 2653.P自動機芯,具有68小時動力儲備,限量28枚。($261,600)Grande Seconde Moon Anthracite 這款月相腕表並非首次出現,但品牌為其換上了灰色磨砂表盤,使這個品牌專屬色彩與6:00位置的藍色星空月相盤產生更強的對比色。與此同時,時分針、小秒針及日期指針都以藍鋼製成,與精美的銀色大型月亮互相呼應。所搭載的JD 2660QL3自動機芯,其月相顯示每122年才需要調校一次。腕表直徑43mm,不鏽鋼外殼。($123,600)Grande Seconde Off-Centered Chronograph Black Onyx 去年品牌所推出的單按鈕計時腕表,深受表迷們喜愛,今年品牌增加一款大小機芯不變的不鏽鋼配縞瑪瑙表盤款式,但是只要細心留意,便會發現表盤比去年要簡潔了許多。以往兩層式的表盤不再存在,時分盤以金屬圈圍繞,30分鐘計時及日期盤則少了許多裝飾,只有簡單的刻度及數字,使整枚銀黑色腕表顯得份外優雅知性。腕表直徑43mm,搭載具有40小時動力儲備的JD 26M5R自動機芯。($170,400)

Continue reading

鐘表界疫境自強系列──Raymond Chan

創立不足五年的本地鐘表品牌Andersmann,一向於網上發售,僅少量會交由經銷商出售,但面對全球性的肺炎風暴,創辦人Raymond亦開始感到壓力。「香港生意至少少了一半,但原本已規劃好的計劃仍會繼續實行,雖然會有所拖慢,但絕不會停下來。」對於自己一手一腳打造出來的香港品牌,Raymond一直都有自己的堅持:由瑞士製造,而且只造潛水表。這位最初毫無製表概念、未學過設計的化工科技公司老闆,按個人的喜好,畫下了自己心目中的潛水表圖案,花了一年時間去實現自己的夢想。他一開始便專門做網上銷售,「這樣可以薄利多銷,定價自然更為合理。」他說公司第一位客人,是一位瑞士人,讓人始料不及。 自2015年尾推出首個腕表系列Oceanmaster I及II,Raymond保持每年推出一款自家腕表,今年雖然遇到了嚴重疫情,但他仍在三月推出全新的Bronze 1000M 44mm腕表。「一款腕表從設計理念、製作完成,前後要經歷10個月,這款表是我一早已準備好今年要出的。」他直言曾考慮更改發布時間,但最終感覺疫情的嚴重性可能不斷擴大,遲出不如早出。近幾個月,香港人因為經常留在家中,網購成為了解決生活所需的最佳選擇,Raymond對此深有同感,「我這個牌子本身便是做網上銷售,所以並不擔心銷路問題,但今年直至現時為止,主要銷量仍是美國及北歐比較多。」他認為現在是一個很好的時機去做marketing,「可能是瑞士表展停擺、新產品無法按時推出的原因,有些外國知名的鐘表雜誌會主動聯絡我,用一些意想不到的價格向我推銷廣告位置,讓我深感意外。」但面對如此難得向外國表迷推介自家品牌的機會,Raymond自然不會錯過。 「現在正是一個尋找機會的契機,我會繼續按部就班完成所有事,與此同時希望讓更多人有機會認識到我的牌子及腕表。」近兩年Raymond在自家化工科技公司附近開設了一個Andersmann showroom,方便香港顧客親身到店內欣賞其作品並選購,與此同時,他還與不同的朋友、品牌做crossover,製作了許多腕表以外的產品,如皮具、旅行箱、網球拍等等,「有些細件皮具,會作為禮品送予本地的客人,讓大家有不同的體驗及感到物超所值。」對於防疫工作,Raymond表示自家公司一直都有嚴格執行防疫措施,而其showroom亦是採用預約形式,每次只會招待少量的客人,可以讓客人安心選購。

Continue reading

鐘表界疫境自強系列──Helena Hui

對於Trinity公關公司而言,面對疫情持續升溫,雖然困難重重,但同時機遇處處。與各大鐘表品牌並肩作戰十多年的Helena,一直保持信念、寵辱不驚:「人生不易,今次是很好的時機,讓我們可以檢視本身的business model,從而開發出新的idea,或許更有助長遠發展。」訪問Helena是一件非常愉快的事,因為能從她身上感受到強大的正能量,而且她很愛笑,其笑聲能感染到所有人。作為一位跟不少鐘表品牌合作的公關公司老闆,Helena本身是一位非常有掌控力的人,「我未做PR之前是一個很有planning的人,喜歡掌握一切,才能安心,但成為了公關之後,才發現一切都是如此難以掌握。」過往經常出現的突發事情,將她鍛鍊成為一位更出色的PR。「從中我學會了『人生不一定要跟plan去做』,要放過自己。」 面對今次突如其來的疫症,Helena表示公司自農曆年後便一直處於work from home的狀態,但同事們一直都有積極工作,「我們試過要臨時見面開會,各個同事從家中四方八面匯聚在一起,開完會後又馬上四散。」對於這個情景她感到欣慰的同時,亦認為是非常適合現時環境的工作模式,「雖然大家都在家中,但同事們仍會九點開始辦工,和在公司時一樣。」由於現在不適合舉辦任何大型活動,從二月至今,Trinity只為兩個品牌舉辦過活動,規模及人數都盡量控制得宜,「我都很明白大家都會有擔心,擔心不夠口罩、擔心感染風險,所以我們都做了很多防疫措施,例如安排一個較大的空間舉行活動、保持社交距離,讓大家分時段出席,避免太多人聚集;活動中照樣提供飲品及點心,但點心會用獨立玻璃罩蓋著,確保衞生。」讓大家安心之後,才用更多時間及空間去觀賞腕表。 「活動的確是少了很多,但我們除了舉辦活動之外,還可以做其他工作來幫助各個品牌增加曝光率。」Helena笑言,同事們現在不止單向傳送press release給各個傳媒,還會積極向媒體推介公司負責的各個鐘表品牌產品,讓大家可以拍攝產品,這樣同樣有助推廣工作。「大家都知道今年瑞士各大鐘表展都已取消,新作的推出時間亦有所改變,在如此情況下我們更應該『與時並進』。」 Helena的「與時並進」並非只是一個口號,一向「八足咁多爪」的她,直言正好藉這段時間去開發一些新的idea。「之前一直都很忙,每個星期活動不斷,現在反而多了時間去審視自己並開創新路向,我們要有長遠的發展路線。」親身經歷過沙士,Helena坦言香港人當年為疫症付出過沉重代價,故此今次疫情初至,便馬上懂得如何應對,但另一方面由於social media盛行,更容易產生恐慌,她相信經此一役,未來香港人會更加成熟。「香港人一向不靠人,一直在錯誤中學習,正如我最喜愛的一句名言:"What doesn't kill you makes you stronger."」她強調在疫情肆虐下,香港人一定不能獨善其身,「做人不可以自私,要互相合作,要自救更要救人,有多的口罩要分享給有需要的人,如此才能更有效、更全面地對抗疫症。」 在今次肺炎一疫中,香港人學懂了口罩型號、衞生標準、洗手20秒之外,亦充分學習了許多以往未曾經歷過的事情,Helena表示在與時並進的同時,還要「盡力做好每一件事」。 隨著公德心、公眾衞生的提升,社會自然會逐漸復甦,「在最初的一個月,香港人可以不上班、不上學,集中對抗疫情,但在各項措施有效實施之下,各項商業活動亦會慢慢回復正常。」她堅信在「疫境」過後,大家會懂得更冷靜、理智地去消費,從而步入理智型消費,「今次是一個很好的時機,讓大家學會反思何謂『想要』、何謂『需要』,當理智型消費模式出現,生意自然會回復正常。」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