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son英雄傳:Eric Giroud

上期跟大家介紹了Gerald Genta,我心目中20世紀最具影響力的腕表設計師,遺憾他已與世長辭,那麼要數21世紀的腕表設計師會是誰呢?就是這次的主角——Eric Giroud。Eric與Gerald Genta的最大分別是他至目前為止也沒有建立自己的品牌,因此一些腕表業外人士會對他的名字感到陌生,甚至完全沒有聽過。 究竟Eric有甚麼過人之處呢?讓我們先看看他的背景,Eric是設計師出身,參與過的項目種類繁多,包括傢俬、電子用品及各種日常生活用品,但早期的工作皆與腕表無關。直至一次偶然的機會,Eric收到一份腕表設計計劃書,這對當時的他來說是一個大挑戰,因為他過去沒有接觸過腕表設計,對此毫無概念;但樂於接受挑戰的他接受了這份工作,亦由此展開其腕表設計生涯。瑞士高級製表基金會 FHH首席華人教授及獨立表評人Eric開始腕表設計工作後,發現腕表世界有很多滿懷熱誠的人,充斥著很多不同的設計概念及夢想,讓他感到極具吸引力。自1997年出道至今,Eric設計過很多腕表作品,早期曾合作的品牌有Mido及Tissot,後期較為人熟悉的有Vacheron Constantin、MB&F及Harry Winston,著名作品有Harry Winston的Opus 9、Romain Jerome的Spacecraft、MB&F的LM Flying T及FOB Paris的Clous de Paris等。Clous de Paris並非高價腕表,所以Eric的作品並非身家雄厚的人才可以擁有。雖然剛提及的大多是獨立品牌或新興品牌,但其實Eric參與了很多傳統品牌的設計工作,但因為是商業秘密,恕我不能與大家分享。過去我曾跟Eric緊密合作,不妨借此機會跟大家分享。在2007年,國內腕表品牌上海牌找我當顧問,商討創作一款新表,因我與Eric相識之故,便招募了他與香港設計師李永銓一同參與設計。整個項目共創作了兩款陀飛輪腕表,其中一款採用了手上鍊機芯,當中的挑戰是腕表設計需要遷就機芯規格,故他們設計了很多款型,最後品牌選擇了比較簡潔的一款,元素亦能帶出國產特色,字釘及表盤設計都蘊藏故事。對腕表設計師而言,有否機芯限制會帶來完全不同的設計方向,如果存在限制,發揮空間會較小,例如一些計時機芯本來適用於36mm表殼,但現在要用於42mm腕表,無論是按鈕位置或副盤擺位,可供改動的自由度其實不多。也有一些品牌會讓Eric在完全沒有框架限制下進行創作,待他完成設計圖後,再跟工程人員商量如何製作機芯及表殼。所以有否機芯限制於Eric而言是一個重要考慮。Eric的腕表設計包含多種不同元素,而他本人不太喜歡花巧設計;不過,他的簡潔並不等同經典傳統,我們可見其創作的腕表造型都很新穎,想法前衞,例如MB&F腕表的形態佈局都跟傳統腕表相距甚遠。所以,我所指的不愛花巧是指作品設計會以較簡潔清晰的方法進行,例如LM101腕表。這些年來,Eric贏過很多設計獎項,作品不時登上GPHG的頒獎台,如2009年的Harry Winston Opus 9、2012年的MB&F Thunderbolt No 4、2013年的Delaneau Rondo 36、2016年的MB&F Legacy Machine Perpetual及2019年的MB&F Legacy Machine FlyingT,此外,2010年的Swarovski D:light及2015年MB&F HM6 Space Pirate watch都是Red Dot Design Award得主。從得獎名單可見Eric參與了很多MB&F的腕表設計,所以MB&F的成功除了Max居功至偉,設計師的努力也不可或缺。回說那款上海牌陀飛輪腕表,該腕表推出巿場時反應熱烈,我覺得著實是很值得收藏。雖然後來因品牌策略方向改變,未有與Eric繼續合作;不過,在那兩三年的合作過程中,我與Eric的交流變得密切,也讓我更深入了解他的工作思維,這亦令他成為我心目中最敬佩的21世紀腕表設計師,希望大家日後可多留意他的消息及產品。

Continue reading

John拆機芯:Richard Mille鏤通有理

資深鐘表收藏家、獨立製表師及維修師傅表殼:TZP陶瓷及TPT碳纖維 尺寸:50.23 x 42.7mm 機芯:RMUL2手上鍊 功能:時、分、秒、55小時動力儲備 防水:50米Richard Mille除了創新物料,還吸引在甚麼地方呢?今次John拆解RM 61-01 Yohan Blake,讓大家可以近距離看清楚這個品牌究竟有幾吸引,看機芯鏤通的原因究竟在哪。 RM 61-01 Yohan Blake是Richard Mille在2014年為Yohan Blake這位全球第二快的牙買加短跑運動員而設計的腕表。由於任何多餘的重量對這位跑手來講都是負擔,所以腕表講求輕巧,除了表殼以黑色TZP陶瓷製作,搭載的RMUL2手上鍊機芯亦以高度鏤通的姿態示人,基板和搭橋更一律以鈦金屬製,並經PVD和Titalyt處理來提升剛性。RMUL2只有時、分、秒顯示,不過結構卻極其複雜,鏤通機芯看似脆弱,實則如建築骨架一樣牽涉很深奧的力學原理,通過搭橋將能量集中和轉移,能提供比傳統機芯更強的防震能力,好讓Yohan Blake這位飛人在比賽時都可佩戴腕表。對了,Yohan Blake習慣右手戴表,所以表殼左右不平衡的設計是為防止表冠會撞擊手背。 雖說跑步並不如打高爾夫球般會在球桿撞擊高球時帶來極大的反震,但想象一下,當Yohan Blake雙手在高速反覆擺動時,會產生出幾大離心力呢?1G?2G?放心,RM 61-01的抗衝擊力其實高達5000G呢。除了機芯結構獨特值得細味,John還表示,給他拆過的腕表無數,就只有Richard Mille會在螺絲加入俗稱戒指的墊圈,看得出品牌對表殼和機芯的安裝牢固程度比一般要求高,對整枚腕表在受到衝擊時的能量分散也極有幫助。 另外John還特別拆出整個擒縱系統給大家看,除了比較少見的黑色擒縱叉,還有那個帶有環紋裝飾、很閃亮的四臂十字形平衡擺輪。要留意的是,平衡擺輪的外圍有一處被刻意挖走,作用是為調整重量分布。原來擺輪在出廠時,其重量分布是完美平衡的,但在安裝擺輪軸心後便會出現不同程度的偏差。因此表匠需要在較重的一邊挖走些少物料來減重,從而修復平衡擺輪的重量分布。 John拿出另一個平衡擺輪來比較,可看到其邊緣帶有7個不同大小且分布不勻的凹孔,這除了顯示擺輪本身的質量問題之外,亦代表表匠需前後鑽了7次孔才完成擺輪平衡的修復,對比Richard Mille的擺輪上只有一處劃痕,除了證明這位表匠的手藝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外,也引證Richard Mille表匠非一般的上乘手藝。John表示,初學製表的話,花一整天來調整擺輪重量分布並不出奇,更甚者,在擺輪上鑽上二、三十個孔都未搞得好呢。為了減輕腕表的重量,螺絲也採用鈦金屬製造,並以不鏽鋼墊圈來增加鎖緊表殼的強度。拆開底蓋後,就能更清晰看到RMUL2手上鍊機芯的全貌。高度鏤通的RMUL2機芯以鈦金屬製造,表面經PVD及Titalyt處理,重量只有4.4克。想鬥贏RMUL2機芯的輕巧,其他品牌要出動直徑更細的超薄機芯才可。RMUL2機芯的擒縱系統採用了四臂十字形平衡擺輪和黑色擒縱叉。表匠在修復平衡擺輪的重量分布上有一流手藝和經驗,比另一擺輪需要鑽多個凹孔無論技術和美觀度都強得多。機芯夾板和搭橋經過噴砂修飾後才以PVD處理來黑化,在光線反射下,層次極之豐富迷人。機芯製作一絲不苟,連雙發條鼓和傳動齒輪都裝飾得極之漂亮,還經鑽孔來進一步偷輕。

Continue reading

世上不會有第二枚同樣的Cabestan

從這個月開始,資深收藏家George Tong 會分享他的獨立表匠作品收藏。有可能,你會看過同一位表匠的手筆;但卻不可能,找到第二枚一模一樣的設計,因為送到George 手上的,只會是獨一無二的度身訂造出品。 眼前的Cabestan WTV,「W」解作Winch,即是使用絞轆上鍊的意思;「TV」不是電視,「T」是Tourbillon 陀飛輪,「V」是Vertical 垂直, 這兩年看到F.P. Journe 或Cyrus 推出垂直陀飛輪, 但Cabestan 足足走前了10 年。除了陀飛輪, 齒輪和芝麻鏈也是垂直安裝,技術含量極高。George於2008 年預訂,翌年便已收貨,但其實腕表概念早於2003 年已經萌芽。資深腕表收藏家「設計師Jean-Francois Ruchonnet 在2003 年已構思了腕表,但一直未能落實, 直至找來曾創作Harry Winston Opus 3 的Vianney Halter 出山相助,腕表雛形漸見曙光。去到2007 年,原本負責Gyrotourbillon 的團隊離開了積家,其中包括我認識的Eric Coudray,用了半年時間便替Cabestan 完成了prototype,並在表展期間邀請我親身觀賞腕表,為了支持老朋友,當然義不容辭訂了一枚。」George 的藏品很多都是限量第一枚,不少品牌主動預留「1」號版本給他考慮,那次Cabestan沒有這樣做, 因為交到George 手上的款式, 是比No. 1 更高層次的tailor made 獨家款式。「原本WTV 採用密封表底,但商討過後,他們替我換上透明表背,並加添了月相顯示。他們更特地走到山上搜集打磨專用的樹枝,製作了8 塊拋光月亮,讓我挑選當中最好的兩塊,裝進月相轉盤,人性化效果和機器代工的有所不同。」獨一無二的身份,還可從時間滾筒看出端倪。「本身是黑底藍字的時間顯示,他們改成藍底白字,原本銀色的芝麻鏈,亦被鍍上藍色。最初取得腕表之後,發現假如小時滾筒身處12:00 至1:00 之間,比較容易混淆時間,於是便趁著把腕表拿回廠檢修之時,請他們改良顯示機制,變成現在接近即跳的模式,無論是12:30 或12:45,指標永遠對準『12』,閱讀時間相對清晰。」放眼如今表壇,形狀千奇百怪的表鏡,已經難不到獨立製表匠,但那可是10 年前的製成品,當然不能用如今生產表鏡的技術水平衡量。「WTV 的表鏡並非用藍寶石水晶製成,當時根本很難找到合適的生產商,即使僥倖找到,別人或許不會為稀少的產量而勉強接下訂單。最後皇天不負有心人,Cabestan 尋覓到一家合作夥伴,生產特別為WTV 而設的Pyrex 耐熱玻璃表鏡,硬度比藍寶石水晶稍遜,但打磨比較容易,易讀性完全沒有影響。」令George 感到慨嘆的是,WTV 之後Cabestan 創作過數枚腕表,例如三軸陀飛輪,但因為Eric Coudray 已離任,失去了靈魂人物,品牌也三度轉手,目前處於一個不太理想的狀態,投資者希望盡快取得回報,表匠卻深信慢工出細貨,這可能就是獨立製表匠普遍需要面對的問題。

Continue reading

情迷SPEEDMASTER For the Love of Speedmaster

對大部份收藏愛好者來說,收藏總是會上癮的,每當鎖定目標就會想盡辦法去搜尋,務必擴大自己的藏品數目,試問誰會甘願一生只擁有一兩件珍品!收藏吸引之處,並不單單在於擁有,而是搜尋過程中的追求體驗,遠勝筆墨所能形容。從另一角度看,收藏有如「狩獵」,擁有是次要,過程才是收藏重點。 以我個人為例,人棄我取一直是我的習慣,基於一個極簡單的理由——價值。爭取一些大眾偏好的東西,必然相對地需要提高花費,尤其是今天互聯網資訊製造了開放式價格,各類炒價的透明度極高,與其多付不合理價錢購買,倒不如尋找一些價格合理,而且性價比高的手表作為收藏目標。以勞力士為例,它確實是好表,但往往要用炒價購買就是我不沾手的主要原因。香港鐘表品牌 H.I.D主理人以我鍾情的Omega Speedmaster計時腕表為例,自從八十年代我擁有第一枚父母送贈的Speedmaster Professional Moonwatch之後,便一直對這個系列情有獨鍾。喜歡原因主要是它獨特、剛柔並重的外殼線條,以及實用的計時功能。它的表殼自六十年代中旬以來沒有改變過(這是腕表史上從未有過的),可見這系列的設計有多代表性。此外861手上鍊機芯與美國太空總署的淵源,以及321和861機芯的演變過程,也是相當有趣的歷史資訊。 在過去半世紀中,系列演變出Mark II、III、IV、V等多個不同款式。若要以它作為收藏目標的話,夠膽說趣味性一定比其他任何品牌系列更高。最瘋狂的時期,曾同時擁有28款不同的Speedmaster,當時滿以為距離集齊全套不遠了,但看畢一本約1998年出版的日本Speedmaster特集,才發現假如鎖定1957至1990年為限,在這本書內出現的Speedmaster已多達近50枚,最後不得不打消收藏整套Speedmaster的目標。 收藏Speedmaster大致可分成三大類別:歷史背景、罕有程度和獨特設計,歷史告訴我們,世上首枚Speedmaster腕表(編號CK-2915)於1957年誕生,歷史價值絕對佔首位。據知當年產量不多,至今存世的更少之又少。今年剛巧是Speedmaster Professional Moonwatch登月五十周年,加上近年六十年代製的Speedmaster(不論是Cal.321或861機芯)都已漲價不少,一枚普通69年登月版Speedmaster十多年前還是萬多元,今天已漲至數萬,321機芯的早期版本狀態好的更加要十萬以上,不論歷史、價值還是質素,我對它的評價依然甚高,絕對值得收藏。以下便是9款我認為值得收藏的Speedmaster型號及其相關資料:第一代Speedmaster計時腕表,配備俗稱箭咀針的巨型指針,全銀色布局,Speedmaster英文字樣刻在底蓋邊緣,海馬雕刻圖案則設在中央位置。 跟第一代相約,第二代產品改用了柳葉型指針,底蓋Speedmaster英文字樣及海馬雕刻圖案一併刻在中央位置,不鏽鋼外圈改用了黑色設計。 最後一期採用細尺碼39mm外殼的第三代Speedmaster腕表。跟第二代的主要分別在指針設計及表面字體等,當年於太空總署進行首次測試的便是這款。首批限量式生產的Speedmaster,採用黃金外殼配金色表面,小時刻度首次採用金屬凸字式設計。產量為1,024枚,首39枚贈送予美國正副總統及有份參與太空計劃的太空人,每一枚手表的底蓋均刻有獨立編號(1-39號)及擁有者名字。而「首枚登月腕表」字句更以橫向模式刻印於底蓋(有別於普通版本以圓圈模式編排)。相信是最罕有的一枚,屬1972年專門為太空總署特別測試而設的款式,從未在市面出售。曾經在外地見過一枚真身,擁有者亦不諱言從不太正途的方式購入。腕表特別採用白色表面及貌似穿梭機計時的時分針設計。為紀念歐米茄成立125周年而生產的Speedmaster 125腕表,限量2,000枚,屬於Speedmaster史上採用最獨特編排的款式。雖只是一枚電子Speedmaster,但亦大有來頭。這台1255機芯建基於寶路華專利音叉設計上,內附高頻率震動裝置,令指針運行較機械式暢順,運轉時會發出高頻音率。1980年代初專為德國市場而設的款式,採用861機芯,但「Professional」字樣卻從沒在其它表面出現。底蓋中央位置刻有海馬圖案。售價多年來表現平穩,可能與表帶及外殼設計欠質感有關。屬少有品種。首次為Speedmaster引入月相顯示功能,限量2,000枚,今天已成為當炒貨色。

Continue reading

走在勞力士Jim端 : MilSub

古董勞力士國度裡,最有經典意味的準是Submariner,在不同層面也吃得開,單紅有它的份兒,369盤有它的身影,Comex亦曾徵用過它。 Submariner之所以地位崇高,和它的開創性不無關係,1953年,不光是Submariner誕生的日子,也是現代防水腕表的根源開端。今期介紹的MilSub,即是Military Submariner的縮寫,也就是五十年代英國國防部委託勞力士生產的軍用潛水表。 上得戰場,MilSub當然比普通Submariner更驍勇善戰,夜光指針刻度表耳表帶都有特定規格,以下3款Ref. 5513、Ref. 5513/5517 double reference、Ref. 5517,可以概括七十年代MilSub發展藍圖的完整畫面。VRHK創辦人MilSub的元祖,源自五十年代的A/6538,不是飾演占士邦的Sean Connery向勞力士訂製的……而是英國國防部(Ministry of Defense,簡稱MOD)青睞勞力士製作潛水表的造詣,交托他們為海軍特種部隊設計軍用潛水表,坊間普遍認為A/6538誕生於1957年,奠定第一代勞力士軍表的地位。約於1967至1971年,MOD轉向Omega Seamaster埋手,直至1972年,MOD才重投勞力士懷抱,在79年之前,順序誕下Ref. 5513、Ref. 5513/5517、Ref. 5517三大MilSub型號。Jim解釋了MilSub的稀有之處:「72至79年之間,勞力士大約生產了1,200枚MilSub,但軍用腕表損耗甚大,估計存世的少於200枚。其中,Ref. 5513數量較多,Ref. 5513/5517 double reference最為矜貴,但因為Ref. 5517是MilSub的unique reference(如5513另有不是MilSub的版本),價值卻是最高。」好些古董勞力士,獨特之處只在一個英文字或一條線,MilSub比較昭然分明,從表殼到表圈再到表盤,皆有跡可尋。「表盤印上『T』字,代表tritium夜光物料;時針棄用Submariner常見的『benz針』,以較寬闊的指針代替,我們一般暱稱為『sword hand』或『arrow hand』。」普通的Submariner會在表圈著重點出開首15分鐘的潛水計時刻度,MilSub想得周詳一點,全面刻上60分鐘的刻度。「連接表殼和表帶的位置,MilSub選用了fixed bar,減少螺絲鬆脫令表帶掉下的機會。而且MilSub慣用NATO表帶,堅韌一點,針孔格數亦多一點,佩戴時彈性更高。」 MilSub的外在規格很不一樣,不過機芯仍然是一般Ref. 5513的版本,Jim最欣賞的是,即使機芯普通不過,勞力士出品就是耐用。「MilSub備有刻上編號的表底,『0552』是SBS海軍(Special Boat Service)的專屬編號,『W10』則是SAS(Special Air Service)陸軍空中部隊專用的身份編號。一般而言,W10比0552較為搶手。」Ref. 5513產於1972年至1978年,序號約為3,200,000至3,900,000之間。Ref. 5513/5517 double reference產於1977年至1979年,序號約為3,900,000左右。Ref. 5517產於1977年至1979年,序號約為5,200,000至5,300,000之間。七十年代勞力士負責把MilSub送交英國軍方的部門,其中一位員工名為Harry Hudson,後來晉升為英國勞力士的General Manager,保存了每一枚MilSub的序號或表底編號等資料,並會按MilSub收藏家要求,發出官方的認證文件,直至2011年Harry Hudson退休,服務才黯然終結。「擁有Hudson paper的MilSub,層次等級最高,也最為收藏家認可。假如是一枚full spec的MilSub,即是又有W10編號,又是Ref. 5517,又有Hudson paper,價值可高達320萬。」1972年至1979年期間出產的MilSub,可歸納為4款不同表盤,一個最能區分不同版本的特徵,是Ref. 5513的「T」字在「=」的左上方,Ref. 5517的「T」字卻在「=」正上方。 留意長方形刻度的設計,也可看出「Serif」和「Non-Serif」的分野,前者刻度的四個角落,長了凸出的截線,後者卻沒有;「Smudge Crown」的版本,皇冠標誌設計比較不規則;「Maxi MK 1」表盤的圓點刻度較大,夜光最顯眼。

Continue reading

Carson英雄傳:Gérald Genta

平日經常看到一些歷久彌新的經典設計,明明已有一段歷史卻不顯舊,有否想過這些設計其實是出自高瞻遠矚的設計師之手。在介紹本篇主角前,讓我先以一些經典為例。 位於美國紐約的古根漢美術館(The Solomon R. Guggenheim Museum)由著名建築師Frank Lloyd Wright設計,於1959年建成,美術館的外形無懼歲月留痕,在60年後的今天仍讓人感覺新穎,富現代感,甚至有點科幻感。另外,一些歷史悠久的獨特家具,如Eames Lounge Chair及Le Corbusier Chair,在今天仍常見於現代家庭及室內設計。它們不怕「老」,全因為設計具前瞻性,不會在20、30年後顯得老氣。瑞士高級製表基金會 FHH首席華人教授及獨立表評人那麼腕表界又有否這類能抵抗歲月洗禮的作品呢?如果有,買那些腕表就最好了,戴幾十年也不怕過氣。答案是有的,例如Rolex的運動表,多年來變化不大,主要是1、2mm的尺寸改動。另外還有Omega的Speedmaster,其表殼設計自1960年代至今也不曾改變過,這是十分罕有的。以上是品牌系列作品,接下來要說的就是今次的真正主角——腕表設計大師Gérald Genta 。 Gérald Genta 是瑞士人,1931年在日內瓦出世,20歲修畢珠寶設計證書課程後獲聘於宇宙表。雖然宇宙表至今仍然運作,但已經歷數次轉手,所以現時的產品跟以前相差甚大。宇宙表在四、五十年代最為活躍,Genta正是在其時加入。Genta在23歲時負責了他的首個項目,為SAS航空公司設計腕表。話說其時SAS的飛機將由歐洲穿越大西洋飛往美國,期間會經過北極地區,由於極地磁場強勁,腕表必須高度防磁才能保持運作。那件成品就是Polerouter,它不僅是Genta的首作,也是品牌首款採用微型擺陀的腕表。Polerouter於60年代停產,至今日仍受到Genta粉絲的愛戴。往後,Genta設計了很多經典作品,其中兩款代表作是1972年Audemars Piguet的Royal Oak及1976年Patek Philippe的Nautilus,這兩款作品揭示了Genta對航海的鍾愛,相關元素都可見於腕表之中,在七十年代登場時更引來了極大回響。其時Nautilus的設計元素與Patek Philippe的固有系列腕表完全不同,讓品牌可以有效率地開設新的生產線,同時不會與原有型號出現巿場競爭。同樣地,Royal Oak的造型也跟原來Audemars Piguet的腕表不同,有說腕表初推出時,坊間的接受程度並不太高。不過,這兩個系列在今天已不單是受歡迎,還可說是搶手了。除了這兩款腕表外,Genta還有不少知名作品,只是大家可能未有留意。例如Nautilus並不是Genta與Patek Philippe的首個合作產品,1968年的Golden Ellipse才是,腕表採用橢圓形表殼,表耳藏於殼內,這對當時的Patek Philippe來說也是不一樣的嘗試。另外,Genta在1959年為Omega設計了Constellation,又於1976年替IWC創出Ingenieur,其時的設計理念是針對防磁效能,有別於今天的Ingenieur。在今年推出新版本的Pasha亦是Genta於1985年為Cartier設計的。若有意收藏這位設計大師的作品,或會擔心難以搜集或定價高昂,但其實Genta在六十年代開創了同名品牌,作品路線獨特,如採用八角造型,並非人人接受,品牌最著名的作品要數「米奇老鼠表」,其定價較為合理,頗值得收藏。然而該品牌在2000年已被Bvlgari收購,所以現時一些Bvlgari腕表會帶有Genta腕表的DNA,Octo就是好例子,另外,Bvlgari Bvlgari腕表也是由Genta設計,但那是收購前的作品;但要留意不是所有Bvlgari腕表都與Genta有關。品牌被Bvlgari收購之時,Gérald Genta 已經69歲了,當你以為他會退休享清福時,他很快又開創新品牌Gerald Charles,不過至2010年後,所有設計都被Bvlgari收購了。2011年8月,Gérald Genta 與世長辭,終年80歲。他一生都在腕表界發亮,設計出一款又一款經典,可說是20世紀最重要的腕表設計師。

Continue reading

John拆機芯 : Rolex Oyster Perpetual 36

資深鐘表收藏家、獨立製表師及維修師傅綠松石藍色Oyster Perpetual 36,直徑36mm,搭載3230自動機芯,搭配的三格式鏈帶新增5mm微調功能,比舊型號佩戴更舒適,約售$43,400。新鮮滾熱辣,John找來勞力士最新綠松石藍面Oyster Perpetual 36,簡單開底蓋和甩針,看看全新3230機芯的面貌和研究最新一代的表盤設計有何改動。 勞力士今年推出的新表中,除了全新一代Submariner理所當然受到表迷追捧,屬於入門級的Oyster Perpetual亦打破過往經常被忽視的命運,意外地得到大家高度關注。原因之一,是今代Oyster Perpetual尤其36mm款式備有多種鮮艷如珍貴寶石面的顏色表盤選擇,無論紅黃綠藍還是粉紅都各有魅力,尤其坊間不理品牌反對決意叫作Tiffany blue的綠松石藍色款最矚目。另一原因,是今年依隨全新Submariner「盲十」登場的全新3230自動機芯,居然也一併套用到今代Oyster Perpetual中。即是說,勞力士對走時精準度的追求一視同仁,無論是Submariner還是Oyster Perpetual,統統都改配最新機芯,一律通過品牌在2015年所製定的頂級天文台認證。 作為勞力士表迷和製表師兼維修師傅,John在取得其中一款綠松石藍色Oyster Perpetual 36後已急不及待開蓋窺探一下全新3230型機芯的廬山真面目。其實就算不開蓋,都知道3230機芯是3235機芯的無日期版,所以也預料新機芯並沒有加入新技術。不過每次看到防磁的藍色Parachrom游絲與鈹銅合金平衡擺輪所構成獨特的顏色反差,以及隱藏在自動擺陀底下的紫色齒輪,十分佩服品牌在機芯配色上的用心。亦由於今次是拆新表,負責固定擺輪軸心和起防震作用的Paraflex緩震裝置特別顯得亮眼,近看可發現負責鎖定彈簧的鎖頭比一般設計厚,彈簧造型也與別不同,在抗震力方面比舊設計提高50%,這是勞力士腕表擁有高度可靠性的原因之一。不過也由於所拆的腕表屬全新貨,John決定不將機芯拆解,想看真Chronergy擒縱系統如何利用鏤通減輕重量和對動力的損耗,或者留待下次吧。 至於全新表盤的設計,John對今次用色十分滿意,表盤色澤極均勻,表盤上的印字亦是一貫高品質,6點位新加入在「SWISS MADE」字樣中間的微細皇冠也份外清晰,五支火柴線條明快,絕不含糊,而四方形5分鐘刻度也帶有一定立體感,證明顏料份量恰到好處,也引證勞力士在表盤製作技術的精良。不過最緊要的是,今次拆表可以看到勞力士對製表技術確是不斷在改良和進步中,留意表盤安裝在機芯後,邊緣位置其實還留有些少空間。留空的目的,是為防止表盤邊緣會被表殼內框壓壞。這個新設計,單純在腕表正面看是很難察覺到的。另外,反轉表盤可見勞力士已沒有採用舊式針腳設計,透過圍在表盤邊沿的四個獨特腳位,能令表盤安裝得更牢固。扭開底蓋可看到設計幾乎與3235機芯一模一樣的全新3230機芯。與底蓋齒牙相鄰的是非一般粗的防水膠邊。拆除表盤後,可見3230機芯與3235機芯的最大分野是沒有日期顯示。細心看夾板外沿,可看到專為安裝表盤而設的四個不同大小腳位,能保證表盤不會因碰撞走位。以鈮、鋯和氧合金製成的藍色Parachrom游絲和鈹銅合金平衡擺輪是機芯的主角,近看可見游絲末端的上繞式設計、星狀擺輪砝碼,以及比一般設計更粗壯的Paraflex緩震裝置。通過轉動這顆螺絲,就能微調擺輪夾板與擺輪間的空隙,是對後期保養維修一項重要設計。對你來講,這是綠松石藍色還是Tiffany blue呢?看真一點,會發現表盤邊緣留有一定空間。現今的勞力士表盤是雙層式設計,頂層有顏色的部份直徑較細,邊位留空可保護表盤。另可看今代6點位新增的小皇冠,印製十分精美。反轉表盤,可看到現今勞力士的表盤採用了獨特的四腳位設計,令安裝更牢固。其實勞力士的鏈帶設計與舊裝已很不同,表耳和Endlink的中間位置增加了凹凸筍位,以進一步加強鏈帶的安裝穩定性,即使佩戴多年都不會走位發出異聲。

Continue reading